《七夜怪谈》

第09节

作者:板东龄人

十月十七日星期三吉野站在参拜道和青山路的交叉口,再度拿出笔记本确认上面记载的住址──“南青山六─一杉山庄”,这是二十五年前山村贞子住的地方。

吉野绕过转角,前方根津美术馆的旁边正是六─一发。

然而吉野担心的事情果真发生了,原本应该是杉山庄的地方,如今竟然耸立着一栋豪华壮观的红砖公寓。

(要追踪一个女人二十五年前的行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嘛!)

吉野只查到四名与山村贞子同期入团的练习生的联络处,如果他们对山村贞子的行踪也一无所知,那么所有线索便到此为止了。

吉野看看手表,已经过了上午十一点。

他转身跑进附近的文具店,将他截至目前为止所查到的资料传真到伊豆大岛的通讯部给浅川。

同一时间,浅川和龙司正在早津家等候进一步的消息。

“喂,浅川,你镇静一点!”

浅川焦躁不安地四处走动,龙司朝着他的背影怒斥道:“急有什么用?”

收音机播放着台风情报,好似故意挑起浅川的不安情绪似的。

“星期四!”

浅川的脑袋里好象有一盆煮沸的开水不停地翻腾。

(明天晚上十点是我的死期啊!这个烂台风要不就赶快通过,否则就转变成热带低气压,赶快消失吧!)

“岛上的船和飞机到底什么时候才恢复行驶?”

浅川不知道该将满腹的怒气往何处宣泄,没有任何形容词可以确切描述他现在的懊恼情绪。

(我不应该来这种地方的!真要追究这整件事情的起因,那得追溯到哪一个部份呢?)

“我不应该看那卷录像带?不应该对大石智子和岩田秀一的死亡产生疑问?还是不应该在那个地方拦出租车?”

“喂!叫你镇定点你听不懂吗?你对早津先生抱怨有什么用呢?”

龙司体谅地握住浅川的手臂。

“或许我们得在这个岛上进行咒文交代的事啊!那四个小鬼头为什么没有照着咒文去做,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没钱来这边。你说,这不是很有可能吗?尽量往好的方面去想,这样心情就比较平静了。”

“那也得等知道咒文再说。”

浅川用力拂开龙司的手。

早津和他的妻子──富子看到两个老大不小的男人为了莫名其妙的“咒文”在争吵,不禁诧异地对看着。

但是看在浅川眼里,却觉得他们在窃笑。

“有什么好笑的?”

浅川没好气地逼近他们质问道。

龙司见状,赶紧拉住他的手。

“别这样,你这样慌乱也于事无补。”

心肠软的早津感受到浅川异样的焦躁情绪,不禁觉得台风造成的交通阻碍彷佛是自己应负的责任,因此在心中祈祷浅川的工作能顺利进行。

“调查工作有进展吗?”

早津沈稳地问道,他希望藉此让浅川的情绪稳定下来。

“嗯,还好。”

“山村志津子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就住在不远的地方,要不要找他来问问看?由于台风来袭,源先生没办法出海捕鱼,我想他一定很高兴有伴聊天。”

早津想给浅川一个采访的对象,多多少少可以消除他暴躁的情绪。

“他快要七十岁了,我不知道他提供的讯息能不能让你们满意,不过总比坐在这里干等好吧!”

“哦……”

早津不等浅川回答,回头对着在厨房的妻子说:“喂,帮我打个电话给源先生,请他立刻过来一趟。”

早津说的没错,源次一抵达,便高兴地谈论山村志津子的事情。

源次比志津子大三岁,今年六十八岁,是志津子青梅竹马的朋友,同时也是志津子的初恋情人。

不知道是因为跟人交谈而使得记忆更形清晰,还是因为有听众而形成一种刺激,过往的记忆更容易被激发出来。

对源次而言,谈论志津子的事情等于在述说自己的青春时代。从他时而语意模糊,时而泪眼婆娑地谈着志津子的事情,浅川和龙司知道了她的另一面。

但他们知道不能将源次说的话全部当真,一方面回忆容易被人美化,对男人而言,初恋情人是很特别的,她们跟其它女人不一样;另一方面,这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了,源次有可能将志津子与其它女人的印象混在一起。

源次说起话来口齿不清,又喜欢拐弯抹角,浅川不禁开始感到厌烦。

当源次娓娓道出:“志津子之所以改变,大概是因为那个石像的缘故。有一次,她从海里捡起一个修行者的石像……那是在一个满月的夜里……”

浅川和龙司听到这里,顿时被勾起高度的兴趣。

根据源次所说,山村志津子身上具有的神奇力量跟这件事有关。捡石像的晚上,源次就在她的身边,那是昭和二十一年夏天快结束的某个夜里,当时志津子二十一岁,源次二十四岁。

当时暑气肆虐,到了晚上仍觉得燠热难当。在这么炎热的夜里,源次坐在走廊上,静静地观赏海面上映照出来的夜空景象。

这时,志津子忽然打破四周的寂静,跑上他家前面的坡道,站在他面前说:“阿源,把船划出来,我们去钓鱼。”

她一边说,一边拉扯源次的袖子。

源次问她理由,志津子只说:“错过这么美的夜晚,未免太可惜了。”

源次仍旧楞楞地望着这个岛上最漂亮的女孩子。

“不要像个傻瓜一样,快一点!”

志津子说着便拉住源次的衣领,勉强他站起来。

源次平常总是乖乖听志津子的话,让她耍得团团转,这一回却反问道:“你说要钓鱼……到底要钓什么鱼?”

志津子望着海面,若无其事地说:“修行者的石像。”

“修行者的……”

接着,志津子无限憾恨地说出当天中午左右,美军士兵已经将修行者的石像丢到海里去了。

位于东边海岸中段的修行者海滩上,有一个小洞穴叫修行者洞窟,里头安放着一尊纪元六九九年漂流到此地的修行者石像,名叫役小角。

据说役小角天生博学多闻,经过努力修行之后,他学会了咒术、仙术,可以自由操控鬼神。

可是,役小角所展现的预知能力让那些掌理文武大权的权力者大为惊恐,遂以蛊惑世人的罪名,将他流放到伊豆大岛,这是距今约一千三百年前发生的事情。

役小角在海边的洞窟里修行,教导岛上的居民农业和渔业技术,获得人们的尊敬;

后来他被赦免,又回到本上开修道场。

他定居大岛的时间大约有三年,留下他曾穿着铁鞋飞到富士山的传说。

岛上的居民都非常景仰他,于是修行者洞窟成为最受重视的灵场,每年六月十五日还会举行“修行者祭”。

太平洋战争结束后,美军将供奉于修行者洞窟内的役小角石像丢到海中。

信仰役小角十分虔诚的志津子躲在蚯蚓鼻的岩石暗处,当美国海军巡逻艇将石像丢进海里时,她便将石像落海的位置牢牢记在脑中。

源次听到志津子要去钓的竟是修行者的石像,不禁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他对自己捕鱼的技巧相当有自信,可是却从来没有钓过石像。

他之所以无法立刻拒绝志津子,主要是因为在这么美丽的月夜里能够跟志津子单独出海,真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

源次想利用这个机会讨好志津子,因此便将船划到海上。

他们在修行者海滩和蚯蚓鼻两处生火做记号,然后开始往海面上划去。

他们两人对这一带海域很熟悉,像是海水深度有多少?这一带有什么样的鱼群?

他们都相当清楚。

当天晚上月光皎洁,不过一潜进水里,月光根本照不到水面下的事物,源次不知道志津子打算用什么方法找到石像。

他一面划桨,一面询问她。

但志津子不回答,一个劲儿目测海边燃烧的火光,确认自己的位置。

船划出数百公尺之后,志津子大叫道:“在这里停住。”

她靠上船头,将脸凑近水面,往漆黑的海里窥探,然后命令源次说:“把脸转过去。”

源次知道志津子接下来想做什么,一颗心不禁猛烈地鼓动。

志津子站起来脱下白点花纹的衣服,衣服滑过肌肤发出声音,更加撩起源次的想象力,他觉得呼吸愈来愈困难了。

接着,源次的背后响起志津子跳进水里的声音,水珠溅在肩上,他倏地回头一看。

只见志津子用布巾束起黑色长发,嘴里衔着细绳子,然后深深吸了两口气,整个人潜入海底。

志津子一次又一次地浮出水面,最后一次抬起头时,她口中的绳子不见了。

她颤抖着声音对源次说:“我已经将修行者绑好了,拉上来吧!”

源次把身体移向船头,拉起绳索。

志津子不知何时上了船,而且已经穿好衣服蹲到源次旁边,帮忙将石像拉上来。

两人把拉上来的石像放在船中央,使劲划回岸边。这段期间源次和志津子都没有交谈,当时的气氛让源次觉得不便提出任何问题。

但是,他始终搞不懂志津子如何在漆黑的海中找到石像的位置。

三天后,源次询问志津子这件事,她说修行者的石像在海底呼唤她,石像那对绿色眼睛在漆黑的海底发光。

以前志津子从来没有头痛过,可是自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常常闹头疼,一些前所未见的情景迅速在她脑中展开,而且这些景象总在不久的将来实现了。

源次详细追问后才知道,每当未来的情景闪过志津子脑海的时候,就会有一股柑橘香味扑鼻而来;她甚至预知源次嫁到小田原的姊姊死亡的景象。

可是,志津子并非特意去预知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所以她没有被人请去预言某个人的将来。

第二年,志津子不听源次的劝阻前往束京,认识了伊熊平八郎,并且怀了他的孩子。那一年年底,山村志津子回到故乡待产,生下山村贞子。

源次说,十年后山村志津子之所以会跳进三原山的火山口,绝对与她的恋人──伊熊平八郎脱不了干系。

他还说志津子之所以具有预知能力,可能是那尊役小角石像赐与她超能力的。

就在这个时候,传真机上传来吉野在“飞翔剧团”拿到的山村贞子放大照片。

浅川的心头涌起一股莫名感动,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山村贞子”的容貌。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但毕竟他曾经跟这个女人拥有共同的感觉,从同一观点去眺望那些影像。

就像和一个女孩子在一张洒满柔和阳光的阴暗床上做爱,看不到对方的脸,只求肉体的交合以及达到gāo cháo;如今,她的容貌终于得见天日。

尽管由传真机传送过来的照片有些模糊,但已经足以让人看出山村贞子那美丽而端整的脸孔,以及迷人的魅力。

“真是一个大美女!”

龙司惊叹地说道,而浅川则没来由地想起高野舞。

单就脸孔来做比较,山村贞子比高野舞美得多;可是,高野舞拥有女人特有的柔媚气息,山村贞子所散发出来的则是一种“令人不舒服”的感觉。

但照片不可能会散发出那种诡异感,一定是山村贞子所具有的超能力对四周的人造成影响。

紧接着,第二张传真是有关山村志津子的消息,内容刚好接上刚才源次所说的故事。

山村志津子于一九四七年离开故乡差木地到东京,有一天因为头痛倒地不起,被送到医院去,她在该医院医生的介绍下,和t大学的精神科副教授伊能平八郎相识。

伊熊平八郎以科学方法来解释催眠现象,却意外发现志津子有惊人的超能力,并对此事产生莫大的兴趣,甚至因此改变研究主题。

从此,伊熊平八郎将志津子当成实验对象,专心研究超能力。没多久,已有妻室的伊熊平八郎对志津子产生爱慕之情,两人超越了研究者和被实验者的关系。

同一年年底,志津子怀有伊熊平八郎的骨肉,为了避开世人的眼光,她回到伊豆大岛差木地,在那里生下山村贞子。

后来志津子把女儿留在差木地,很快又回到东京。三年后,她为了要回女儿而回到差木地,而后一直到她跳进三原山的火山口自杀为止,志津子始终将女儿带在身边,片刻不离。

到了一九五○年,伊熊平八郎和山村志津子这对组合在周刊杂志和报纸上引起轩然大波,超能力现象开始受到世人的关注。

人们一开始对志津子的超能力深信不疑,可是批判声浪依然不绝于耳,甚至有人一口咬定那纯粹是一场骗局。

就在一群权威学者撂下一句“可疑”的话之后,志津子和伊熊平八郎的立场马上变得十分不利。

志津子的超能力主要表现在写字、透视、预知等所谓“esp”方面,她从来就没有发挥过隔空移物的超能力。

根据某家杂志社的报导,志津子只要把额头抵在一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