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11节

作者:板东龄人

当车子驶进来宫车站前的小巷子,随即看见一栋小平房,它的玄关处挂着“长尾医院内科小儿科”的招牌。

浅川和龙司站在门前仰望着招牌。

如果没有办法从长尾身上打听到任何情报,那他们的时间就到此结束,没有时间再去寻找新的线索了。

(到底能打听出什么呢?长尾有可能这么凑巧记住将近三十年前跟山村贞子有关的事情吗?)

事实上,浅川和龙司无法确认南箱根疗养院跟山村贞子有任何关联。原本在南箱根疗养院共事的几位医生中,除了田中洋三之外,其它人都已经安享天年,他们实在没有其它线索可以找了。

浅川看见手表指着十一点半,距离“死亡期限”还有十个小时左右。

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浅川推开门的手反而有些迟疑。

“你在犹豫什么?赶快进去呀!”

龙司推了推浅川的背。

其实龙司了解飞车赶来的浅川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犹豫不前,因为他害怕最后的一线希望被切断,完全失去生存的希望。于是龙司率先走在前头,打开大门。

门内狭窄的候诊室墙边放着一张三人座长椅,这时刚好没有待诊的病患。

龙司缩起身体,透过柜台的小窗;对一个肥胖的中年护士说道:“对不起,我们想见医生。”

护士专心看着杂志,头也不抬,悠闲地说:“是要看诊吗?”

“不是,我们有事情想请教医生。”

护士阖上杂志,慢慢抬起头来,戴上眼镜问道:“请问有什么事?”

“不是跟你说我们有事要请教医生吗?”

浅川站在龙司背后探出头来问道:“医生在吗?”

护士用两只手压住镜框,交互看着这两个男人的脸。

“请告诉我,你们找医生有什么事?”

她的气势凌人,龙司和浅川不禁挺直身躯而入。

“有这种护士坐在柜台,难怪没有病人来挂号。”

龙司故意大声挖苦道。

“你说什么?”

(在这个时候惹恼对方就完蛋了!)

浅川一想到这里,正想低头道歉之际,诊疗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只见穿着白衣的长尾城太郎出现在他们眼前。

“发生什么事了?”

长尾城太郎虽然秃头,但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五十七岁来得年轻。

他一脸不悦地皱起眉头,望着站在玄关的两个男人。

浅川和龙司听到长尾城太郎的声音,同时回过头去。在他们看到长尾城太郎的一瞬间,两人不禁同时“啊!”了一声,并马上断定:长尾城太郎知道有关山村贞子的情报。

浅川感到一阵电流窜过脑部,深深烙印在他脑海里的画面快速地苏醒过来。

一个喘着粗气的男人……他那张满是汗水的脸迫近眼前,双眼充血,躶露的肩头上有一个洞开的伤口,从伤口流出来的血落在“眼睛”上,网膜霎时像是罩上一片乌云…………那个具有强烈压迫感、隐含着杀意的男人,正是他们现在看到的长尾城太郎。虽然他已经有一把年纪,但录像带里出现的男人绝对是他!

浅川和龙司对望了一眼之后,龙司指着长尾城太郎笑道:“哈哈哈!这么一来,游戏就更有趣了,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你。”

面对两个陌生男人的奇怪反应,长尾城太郎心中起了一阵反感,接着提高声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龙司毫不理会他的询问,跨大步走向长尾城太郎,一把揪住他的胸口。

长尾城太郎比龙司高个十公分左右,但龙司依然用惊人的臂力将他的耳朵拉到自己的嘴边,然后柔声问道:“大约三十年前,你在南箱根疗养院对山村贞子做了什么事?”

长尾城太郎双眼骨碌碌地转动着,极力搜寻过去的影像;忽然他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差点就失去意识,龙司眼明手快地撑住他的身体,让他靠在墙上。

长尾城太郎并非因为过去的记忆复苏而受到冲击,而是对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感到讶异。

剎那间,一股莫名的恐惧流窜他的全身。

“医生!”

护士──藤村一脸担心地叫唤道。

“我看你还是提早午休吧!嗯?”

龙司说完,以眼神示意浅川该怎么做。

浅川将玄关的窗帘拉上,避免有其它患者突然闯进来。

“医生……”

藤村不知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战战兢兢地等待长尾城太郎下指示。此刻的长尾城太郎十分紧张,他知道“那件事情”绝对不能让长舌的藤村知道,只好佯装镇静地说:“藤村小姐,就提前休息吧!你可以去吃饭了。”

“医生……”

“没有关系的,你先走,不用为我担心。”

藤村不明就里地呆立在原地好一会儿,直到长尾城太郎发生声怒吼:“还不快去!”她才迅速跑到外头。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谈了吗?”

龙司直接走进诊疗室,长尾城太郎则像被医生宣告患癌症的病患一样,颓丧地跟在他后面。

“我要先提醒医生,请你千万不要撒谎,因为我跟这个人可是‘亲眼’看到所有的经过哦!”

龙司伸手指了指浅川,然后又指着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有这种事?”

(不可能会有人目击到现场的情况,当时那片茂密的树林中没有其它人在。更教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个男人的年龄……当时……)

“虽然你不相信,不过我们两人对你这张脸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龙司的语气突然变了。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要不要我们说出你身上的特征?你的右肩上还留有伤痕,对不对?”

长尾城太郎一听到龙司的指证,双眼旋即瞪得老大,下巴不停地颤抖。

龙司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需要我们说出你的肩上为什么会有那个伤口吗?”

龙司把头往前一伸,嘴巴凑近长尾城太郎的肩头说:“是被山村贞子咬的吧!就像这样……”

说完,他张开嘴巴,作势要往长尾城太郎的白衣服咬下去。

长尾城太郎的下巴抖得更厉害了,他拚命想张开嘴巴说话,但两排牙齿始终没办法顺利咬合,迟迟说不出话来。

“现在你懂了吧!你听好,我们绝对不会把你所说的话告诉任何人,可是我要知道山村贞子发生的所有事情。”

尽管长尾城太郎已经无力思考,但他仍感觉出事情不太寻常。

(如果他们亲眼目睹那件事的话,现在又何必要我说出实情呢?

更何况,这两个男人当时不知道生下来了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长尾城太郎怎么想都觉得前后矛盾,他突然觉得头痛慾裂。

“嘿嘿嘿……”

龙司一边笑,一边看着浅川。

浅川觉得他的眼神彷佛在传达一个讯息:“嘿嘿嘿!只要这样吓吓他,保证他一定会老老实实说出来。”

龙司说的果然没错,长尾城太郎开始说了。

他对自己连细节都记得这么清楚感到很不可思议,说着说着,就连身上的感觉器官也忆起当时的兴奋感。

(当时的情景、热气、碰触、肌肤的光泽、蝉叫声、汗水和草的味道,以及那口古井……)

“当时的感觉很奇怪,我想大概是因为发烧和头痛,使我失去正常的判断力;那些症状正是天花的初期症状,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染上那种病……还好疗养院那边没有任何人受到感染,如果结核病患者同时遭到‘天花’侵袭,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在一个新住院患者的胸部断层扫描照片中看到一个一圆硬币大小的洞,我告诉他顶多只能活一年。写好诊断书之后,我突然觉得很不舒服,于是走到外面去。

我呼吸了外头的清新空气之后,头痛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减轻,于是走下病房大楼旁边的楼梯,想要逃到庭院前面的绿荫处。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一个年轻女子靠在树干上,俯视着底下的风景。

她并不是疗养院的患者,而是在我到任之前就住院的下大副教授伊熊平八郎的女儿,名叫山村贞子。他们虽然是父女,但却不同姓,所以我对他们的印象非常深刻。

不到一个月期间,山村贞子到南箱根疗养院的次数非常频繁,可是她又不常待在父亲的身边,也很少向医生打探父亲的病况,彷佛是来享受风光明媚的高原景色。

我在她旁边坐下来,对她笑了笑,问她父亲的情况怎么样了,她却表现出一副不想知道父亲情况的样子。从山村贞子的模样看来,她似乎非常了解父亲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而且能比任何一位医生更准确地预知父亲死亡的日子。

当我坐在她的身边,听她述说她的人生和家人的事情时,原先令人无法忍受的头痛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奇怪的兴奋感,好象有某种活力不知从何处涌出,让体内的温度升高了。

我仔细观察山村贞子的脸,不相信这个世上竟会有一个女人的脸孔长得这么端整。

我不清楚审美的标准为何,可是,比我大二十几岁的田中医生也说他从来没有见过比山村贞子更漂亮的女人。

那时候,我极力压抑住被体热呛住的呼吸,轻轻地将手搭在她的肩上说道:‘我们到一个比较阴凉的地方去聊聊吧!’山村贞子不疑有他,点点头就要站起来。

当她弯着背、正要站起来时,我看到她隐藏在白色罩衫下、形状完美的娇小rǔ房,rǔ房的色泽是那么地白皙。

霎时,我的脑中一片空白,体内升起一股猛烈的冲击。山村贞子并没有发现到我的悸动,神情自然地用手拂掉沾在长裙上的灰尘,她的一举一动看在我眼里都是那么的天真、可爱。

在萦绕不去的蝉声中,我们慢慢走到树木茂密的森林中;当时我们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可是我的脚却不知不觉地朝着某个方向前进。没多久,汗水濡湿我的背部,我脱下衬衫,身上只穿着一件背心。

一走进兽道,往前方开展的山谷斜坡上有一户老旧民房。这间房子大概已经十几年没人住了,墙上有许多腐朽的地方,屋顶随时都有可能塌下来。

民房的对面有一口古井,山村贞子看到古井的时候,说了一声:‘啊!口好渴哦!

’就跑了过去,并弯身看向古井。我也跟着走近古井,但是我的目的不是要看古井,而是要看山村贞子弯腰时露出的胸口。

我把两手支在古井边,近距离看她;一阵湿冷的空气登时从漆黑的士里窜升上来,轻抚着我的脸庞,却仍旧无法消弭我内心的火热与冲动。我不知道这股冲动是从何处而来,所有的控制能力都被天花的热度夺走了……我发誓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被这种感官诱惑驱策过。

就在下一秒钟,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触摸她那涨起的rǔ房,山村贞子大吃一惊地抬起头来,我的脑海里好象有什么东西弹跳起来一般,接下来的记忆变得非常模糊,只能想起片断的影像。

当我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将山村贞子压在地上,她的罩衫被我翻到胸口,然后……她猛烈地抵抗着,甚至用力咬住我的右肩,一阵强烈的痛楚让我恢复理智,我看到自己肩头上流出来的鲜血滴在山村贞子的脸上,血水流进她的眼中,她露出厌恶的表情擦拭着……紧接着,我随着她身体摆动的节奏,将身体压了上去。

当时我到底有着一张怎样的脸?山村贞子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我?在她眼里,我一定像一头畜牲……我一边想,一边达到目的。

事情结束后,山村贞子一脸愤恨地瞅着我,她仰躺着曲起双膝,利用手肘撑着地面慢慢往后退去。

我再度看着她的身体,突然觉得有些怪异。她身上那件已经变皱的灰色裙子缠卷到腰部,但她丝毫无意遮掩躶露出来的胸部,只是慢慢地往后退……阳光倏地洒向她的大腿深处,将那小小的黑色块状物清楚地照了出来。

我抬眼看着她的胸部,确定她有一对形状美好的rǔ房;然后再把视线往下移,却发现那个被*毛覆盖住的耻丘内部有一对发育完全的睪丸……如果我不是医生,可能早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屁滚尿流了。

我曾经在外国文献上看过‘睪丸性女性化症候群’这种病例,那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症候群,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在医学文献之外,而且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亲眼见到。

‘睪丸性女性化症候群’是半阴阳人的症状之一,从外观上看起来是不折不扣的女性身体,有rǔ房、外*部、*道等构造,但是多半没有子宫,性染色体是xy男性型。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具有这种症候群的通常都是美女。

山村贞子依旧定定地看着我,这恐怕是她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人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几分钟以前她仍是个处女,但今后她如果要以女人的身分活下去,必须经过一番考验才行。我一面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一面意识到有个念头窜进我的脑中。

“我要杀了你!”

我直觉认为这是山村贞子传达给我的讯息,如果我不先下手的话,铁定会先被她杀死。

因此我再度压在她的身体上,双手掐住她细瘦的脖子,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上去。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次她并没有像先前那么强烈地抵抗,反而瞇起眼睛,全身变得软绵绵的。

我不确定她是否已经没了气息,只知道抱起她的身体走近古井。这时,我觉得自己的行动依然抢在意志之前;也就是说,我并非企图把她丢进古井中,才抱起她的身体,而是在我抱起她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漆黑的洞口,因而产生那种意念。

事情好象完全依照某种安排在进行,而且是被一种外在的意念所影响。在模糊的意识中我了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耳畔还有一种声音告诉我这是梦。

从古井上方往下看,里面十分漆黑,深不见底;但是井中窜上一股泥土的味道,因此我知道井底积了浅浅的水。

接着我松开手,让山村贞子的身体顺着古井的壁面滑下去,直到井底传出一记碰撞声……尽管如此,我仍然无法释怀,开始朝井底丢下石头和泥土,试图让她的身体永远被掩埋在井底。

我用双手捧起一抔土,连同五、六个拳头般大小的石头一起丢下去;石头落在山村贞子的身上,自井底传出沉重的声响,不断地刺激着我的想象力。

一想到那具充满‘病态美’的肉体被泥土和石头砸坏,我实在难以自持……我非常清楚自己矛盾的心态,一方面希望毁灭她的肉体,另一方面却又为她的肉体受到伤害感到惋惜不已。”

长尾城太郎一说完,浅川便把一张传真纸递到他的面前,那是南箱根太平洋乐园的配置图。

“那口古井位在地图上的哪个地方?”

浅川气势凌人地问道。

长尾城大郎花了一些时间才看懂地图上标示的位置,浅川还告诉他以前疗养院的位置现在是一间餐厅。

“我想就在这一带。”

他指出一个位置说道。

“错不了,别墅小木屋就在那里。”

浅川站起来说:“走吧!”

可是龙司却一副老神在在地说:“哎呀!你别这么急嘛!我们还有事情没问这位老伯伯。喂,你刚才说那是什么症候群?”

“睪丸性女性化症候群。”

“那么这个女人会生小孩吗?”

长尾城太郎摇摇头回答:“不、不行。”

“我还要确认另外一件事。当你强暴山村贞子的时候,你已经染上天花了吗?”

只见长尾城太郎点点头。

“这么说来,日本最后一个感染上天花的人应该是山村贞子,是不是?”

山村贞子在临死前,天花病毒一定已经侵入她的身体。

不过在感染上天花之后,她马上就死了……一旦宿主死亡,病毒自然就存活不了,因此也不能说她有受到感染吧!

长尾城太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垂下眼睑逃避龙司灼人的目光,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

“喂,你搞什么?赶快走呀!”

浅川站在玄关催促着龙司。

“哼!你的回忆可真美呀!”

龙司用食指弹了弹长尾城太郎的鼻头,然后追在浅川的后面离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