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12节

作者:板东龄人

事实上,浅川和龙司原先并不是要寻找山村贞子藏身的地方,但两人却在无意间查出所有发生在她身上的灾难,以及被埋葬的地点。

因此,当龙司要浅川在大型五金行前面停下来时,浅川知道龙司跟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时浅川还无法想象接下来的工作有多么辛苦,他单纯地认为只要古井没有完全被掩埋,应该不会太难找才对。

一旦知道古井的地点,就可以轻而易举地从里面捡起山村贞子的遗骸。

午后一点的阳光反射在温泉街的坡道上,显得非常刺眼,悠闲的街道和炫目的景象弄混了浅川的想象力,他没有察觉到只有四、五公尺深的井底跟充满阳光的地面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浅川看到西崎五金行的招牌之后,随即又发现店头摆着割草机,因此他确信这家店应该有他们需要的各种工具。

“你负责买东西吧!”

说完,浅川便拿出一张电话卡,跑向附近的电话亭。

“喂,现在可不是打电话的时候啊!”

龙司嘴里一边叨念,一边走进五金行,依序拿了绳子、水桶、铲子、滑车、探照灯……等工具。

浅川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听到老婆的声音,心中不由得感到十分焦躁;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距离“死亡期限”只剩下九个小时。

浅川推进电话卡,按下岳父家的号码。

钤声响了一会儿,来接电话的是岳父。

“啊!我是浅川,能不能请爸爸帮我叫一下阿静跟阳子?”

浅川省掉了所有问候语,直接表明要妻子、女儿来接电话。他知道这么做十分失礼,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顾虑岳父的感受了。

岳父似乎想说些什么,不过他可能也了解浅川目前的状况十分危急,因此立刻把女儿和孙女叫来听电话。

浅川心里想着:(还好不是妈妈来接电话,否则一定得听一连串没完没了的问候、寒暄,最后可能连让我讲话的机会都没有。)

“喂?”

“阿静,是你吗?”

老婆的声音让他觉得好怀念。

“老公,你现在在哪里?”

“在热海,你那边怎么样?”

“嗯,没什么事,阳子已经跟外公、外婆混熟了。”

“她在旁边吗?”

他听到阳子在一旁找爸爸,一面拼命地爬上妈妈的膝盖,一面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小阳子,是爸爸哟!”

阿静把话筒放在阳子的耳边。

“爸爸、爸爸……”

浅川感觉到女儿好象就在自己身边,心头涌起一股想把阳子拥在怀中的冲动。

“阳子,乖乖等哦!爸爸很快就会开车去接你……”

“是吗?你什么时候来?”

不知何时,阿静已经接过话筒说道。

“星期天……对,星期天我会租车去接你们,我们可以去日光开车兜风,然后一起回家。”

“真的吗?阳子,太好了,爸爸说这个星期天要带我们去兜风耶!”

浅川的眼底涌起一阵热气。

(这个约定究竟能不能实现呢?

为了预防万一,最好还是不要让她抱着太大的期望。)

“那件事快解决了吗?”

“快了。”

“我们先前已经约定好了,等一切都结束之后,你要将整件事情从头到尾说给我听。”

这是浅川和妻子的约定。

他当初告诉阿静不要过问这件事,等事情告一段落,再全部说给她听;而妻子也信守约定,这段期间不询问他任何事情。

“喂!你要讲到什么时候?”

龙司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浅川回过头,看见他正把买来的工具丢进车子的行李箱。

“我再打电话给你,今天晚上或许没机会打了……”

浅川把话筒挂上,结束这段谈话。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这通电话,是为了要听听她们的声音?或者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传达?

就算他现在和阿静聊上一个小时,等到要挂断电话时,同样会有意犹未尽的强烈孤寂感。

总之,过了今天晚上十点,这桩诡异事件的神秘面纱即将被揭开……正午时分,南箱根太平洋乐园弥漫着高原气息。上回浅川来这里所感受到的妖冶气息,此刻被阳光遮掩,网球的弹跳声听起来也格外自然、顺耳。

白雪皑皑的富士山就在眼前,零星散布在山下的温室屋顶闪烁着银色光芒。

别墅小木屋在一般日子里没啥客人造访,b─4号房今天也是空着的。

浅川要龙司去办手续,自己则扛着行李到b─4号房。

换上轻便的衣服后,他定定地环视屋内四周,不禁回想起一个星期前的晚上,他连滚带爬地逃离这个房间的情景。

当时他忍住恶心感、跑进厕所呕吐的时候,紧张得尿失禁……他连蹲在厕所时看到的涂鸦内容也记得一清二楚。

浅川打开厕所的门,在同一个地方看见相同的涂鸦。

到了下午两点多,浅川和龙司两人来到阳台上,他们一边观察四周的草丛,一边吃着在半路上买来的便当。此时,他们俩离开长尾医院时的焦躁感已经消失无踪。

浅川经常会在即将截稿时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是望着咖啡从吸管滴下来的样子,而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

“先把肚子填饱吧!”

龙司替自己买两人份的便当,认真地吃起来;浅川则没啥食慾。

不一会儿,他停下筷子,专汪地看着室内,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喂,你就把话挑明说吧!我们待会儿到底要做什么?”

“那还用问?当然是找出山村贞子啊!”

“找出来之后怎么办?”

“把她送回差木地好好供奉。”

“那么咒文是……你是说,山村贞子希望的事情就是这样?”

龙司一边咀嚼满嘴的饭菜,一边用迷蒙的眼睛凝视着某一点。

浅川从他的表情得知:龙司还没有了解所有的事情。

不过浅川并不感到害怕,这是他获得明确答案的最后机会,过了今晚,他就没办法重来了。

“目前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有这样了。”

龙司说着将吃完的便当盒丢出去。

“喂,有没有可能是她想报复杀害她的人?”

“你的意思说,如果我们把长尾城太郎干的好事公诸于世,山村贞子就会息怒?”

浅川探索着龙司的心思。

(如果在挖出遗骨、将她供奉起来之后,仍然救不了我的时候,龙司是不是打算杀了长尾城太郎?他是不是以我做试验来让自己得救?)

“喂,你可别胡思乱想哦!”

龙司笑了笑,接着说:“如果长尾真的招惹山村贞子的话,他早就没命了。”

(嗯,她确实有那个能力。)

“那么,山村贞子为什么会那么轻易地被长尾杀了?”

“这就很难说了……不过,她一直反复经历着身边亲人死亡或受挫折的悲剧,像她离开剧团不也是一种挫折吗?到结核病疗养院探望父亲时,她也知道父亲即将不久于人世。”

“你是说……对现世感到悲观的人,不会怨恨杀死他的人?”

“不,应该是山村贞子故意让长尾那老头萌生杀害她的念头,我想,或许是她借用长尾的手来自杀……”

(母亲跳进三原山火山口自杀,父亲患肺结核即将死亡,以及自己成为女演员的梦想遭受挫折、身体上天生的残缺……她有太多自杀的动机了。)

吉野传真给浅川的报告中,记录了“飞翔剧团”的创始人──重森趁着酒意夜袭山村贞子的公寓,第二天就因为心脏麻痹而死了。

这一定是山村贞子使用超能力杀了重森,她可以在不留下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地杀死人。

既然如此,长尾城太郎为什么可以活下来?如果不是山村贞子操控他的意志,要他杀害自己的话,这个矛盾就没办法解释了。

“好吧!就算是自杀好了,山村贞子为什么非得让自己在死前被强姦呢?你可别说死亡之时仍是处女是一种遗憾这种蠢话。”

浅川这句话刚好命中龙司的要害,简直教他无言以对。

“这种想法很可笑吗?”

“啊?”

“不希望自己死的时候仍是处女的想法那么可笑吗?”

龙司正经八百地将脸凑近浅川说道。

“如果是我……我是说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想,因为我不要保持童子之身而死亡。”

浅川觉得眼前这个人不像平时的龙司,但是又很难说出他那里不一样。

“你是当真的吗?男人跟女人是不同的,尤其是山村贞子。”

“嘿嘿嘿……开玩笑的啦!其实,山村贞子并不想被强姦,有谁会愿意被别人侵犯呢?当时她也用力咬住长尾的肩膀,而且咬得深可见骨。所以,她应该是在被长尾强暴之后,脑海里突然掠过想死的念头,于是便用超能力操纵长尾……嗯,就是这样。”

“照这么看来,她对长尾应该还是有怨恨啊!”

浅川还是无法理解。

“喂,你忘了吗?山村贞子的怨恨可不是针对某个特定的人,而是指向一般大众;

相较之下,她憎恨长尾的心情根本算不上什么。”

(憎恨众人?如果她把这种恨意注入那卷录像带的话,那么咒文的内容会是什么呢?任意攻击每个人……)

接着,龙司哑着声音说道:“算了,有时间去想这些事,倒不如早一点去找出山村贞子,只有她能够解开所有的谜底。”

龙司一口气喝光乌龙茶,站起来将空罐瞄准谷底丢下去。

他们两人站在缓坡上观察附近的草丛,龙司交给浅川一把镰刀,用下巴指了指b─4号房左侧的斜坡,要浅川割掉那个地方的草,才方便察看地势的高低起伏。

浅川弯下腰,膝盖着地,以水平的弧度挥动镰刀。

(将近三十年前,这个地方盖起老旧的民房,庭院前有一口古井。)

浅川伸了伸腰,在心中试问自己:(如果是我住在这里,应该会选择视野比较好的地区。

但是,视野比较好的地点在哪里呢?)

浅川一边凝视并排在下方的温室屋顶,一边移动自己的位置。但是不管从什么地方眺望,眼前的景观似乎都差不多。

不过,如果要盖房子的话,b─4号房旁边的a─4号房一带是最容易盖的地方;

从侧面看过去,只有那块地是平坦的。

浅川爬到a─4号房和b─4号房中间,一边割草,一边用手探索土质。

他没有汲过水井的水,甚至没有直接碰触水井的经验。

(在这种山区里,水井长什么样子呢?水真的会涌出来吗?

对了,地图上显示从谷底朝东方走几百公尺,会有一片被高大树木围绕的沼泽……)

浅川的思绪一直无法集中,他感觉到体内的血液直往脑门上冲。

(手表上的指针就快指向三点了,距离“死亡期限”还有七个小时,现在做这些事情来得及吗?)

他越想思绪越紊乱,盲目地挥动手上的镰刀。

(古井到底是什么样子?四周一定是堆了高高的石头,但如果石头崩塌下来埋到地底下……果真如此,那我一定来不及将遗骸挖出来。)

浅川又看了看手表,时间刚好是三点钟。他刚才在阳台上已经喝了将近五百cc的乌龙茶,现在又开始感到口干舌燥。

(找到凸出的土块,找出石块堆高的遗迹……)

这些声音不停地在浅川脑中回荡。

他提起铲子往凸出的土堆刺下去,尽管时间不断地压迫着他,他却感受不到一丝疲累。

(做这些事对吗?其它该做的事还有一箩筐呢!

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曾经挖过一个小小的横穴……)

“哈哈……”

浅川无力地笑着,突然想起小时候的趣事。

“喂!你在干什么?”

龙司的声音让浅川吓了一大跳。

“你老待在这边干什么?扩大你的搜索范围好不好?”

浅川张大嘴巴,抬起头看着龙司,他正背对着阳光,整张脸一片漆黑,大滴大滴的汗水从他黝黑的脸上滴落到脚边。

(我在这里干什么?)

浅川低下头,只见眼前的地面上已挖出一个小洞。

“你打算挖一个陷阱吗?”

龙司叹了一口气。

浅川皱起眉头,看了看手表。

“别老是看手表,你这个笨蛋!”

龙司拂开浅川的手,瞪着他好一会儿。

接着他又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子,语气沈稳地说道:“你先休息一下。”

“现在哪有休息时间?”

“我是要你先冷静下来,心情一旦浮躁就办不好事。”

龙司轻轻地往浅川的胸口一推,浅川顿时失去平衡,跌了个四脚朝天。

“你就这样躺着睡吧!就像婴儿一样……”

浅川挣扎着想爬起来。

“别动!好好地睡一觉,别浪费你的体力。”

龙司用脚踩住浅川的胸口,一直到他放弃挣扎为止。

当浅川闭上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