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01节

作者:板东龄人

十月十九日星期五管理员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将浅川从睡眠中惊醒,他提醒浅川上午十一点是checkout的时间,并问浅川要不要再住一晚。

浅川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拿起枕边的手表来看。他的手臂已经完全没有力气,连抬起来都觉得吃力,明天一定会感到强烈的肌肉酸痛。

他没有戴眼镜,因此得将手表拿到眼前才能看清楚。

现在时间是十一点又过几分,浅川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甚至有点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

“您还要多住一晚吗?”

管理员不耐烦地问道。

浅川听到旁边的龙司发出呻吟声,确定这里不是自己的房间。

“喂?”

管理员在电话另一端焦急地呼唤。

突然间,一股莫名的喜悦涌上浅川的心头,他看着龙司翻了个身,微微地睁开眼睛,口水从嘴角流出来。

浅川对于昨天的记忆有些朦胧,隐约想起他和龙司去拜访长尾城太郎到前往别墅小木屋的情景,但之后的事情全部一片模糊。

紧接着,一连串恐怖的影像几乎让浅川窒息……先前他做了一个印象深刻的梦,但是在醒来的瞬间,却把梦的内容忘记了。

现在,浅川的心情感到格外开朗。

“喂?您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啊!是……”

浅川赶紧将话筒拿到耳边回答:“checkout的时间是十一点。”

“知道了,我们马上准备离开。”

这时,浅川听到厨房那边传来滴滴答答的水声。

(可能是昨天晚上睡觉前没有把水龙头关紧吧!)

浅川摇了摇龙司的身体,只见龙司眨一下眼睛,随即又闭上。

“龙司,起床了!”

浅川不晓得他和龙司究竟睡了几个小时,不过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

“龙司,我们再不离开,管理员就要加收住宿费用了。”

浅川再度用力摇晃龙司,但龙司依旧没有醒来。

在无计可施之下,他突然看到餐桌上放着一个rǔ白色塑料袋,因此想起先前的梦境。

他不停地呼唤山村贞子的名字,然后从地板下的湿泥中挖出山村贞子的骨骸。之后,龙司用清水将山村贞子沾满泥泞的骨骸洗干净……那个时候已经过了“死亡期限”,而现在……浅川仍活着!

这表示他们已经成功地赶走死神,生命将开始绽放光芒。

塑料袋中装着山村贞子的头盖骨,它就像大理石摆饰一般美丽。

“喂,龙司!该起床了!”

突然间,浅川的脑中闪过一股不祥的预感,于是急忙贴在龙司的胸口,确认他是不是还活着。

正当他的耳朵快要碰触到龙司的胸口之际,脖子冷不防被两只粗手掐住。

浅川陷入极度的恐慌中,拚命地挣扎。

“嘿嘿嘿!笨蛋,你以为我死了吗?”

龙司松开掐住浅川脖子的双手,像小孩子般发出奇怪的笑声。在经历过那么恐怖的事件之后,龙司这个恶作剧实在教人笑不出来。

浅川努力克制住胸中的怒气,毕竟他欠龙司一个人情。

“不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彼此、彼此,谁教你昨天晚上那样吓我。”

龙司躺在床上发出“嘿嘿……”的笑声。

“我昨天晚上怎么了?”

“谁教你昨天晚上不说一声就倒在井底!我以为时间到了,你已经被getout了,我差点被你吓死。”

浅川不解地眨着眼睛。

“咦?你不记得啦!嗯……你真是个烦人的家伙!”

浅川根本记不起自己昨晚是如何爬出井底的。

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记起自己昨天晚上在虚脱的状态下,被龙司用绳子拉出古井。即使龙司拥有强大的臂力,但是要将一个六十公斤重的人拉上来四、五公尺,的确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浅川被拉出古井的样子,与志津子从海底拉起役小角石像的情景倒是挺像的。

不过,志津子将石像拉上来之后,获得不可思议的力量;而龙司拉起浅川后,却落得浑身肌肉酸痛的下场。

“龙司。”

浅川难得以如此正经的语气叫道。

“干嘛?”

“这次多亏有你帮忙。”

“少来!不要说这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

“如果没有你的帮忙,现在我可能已经……我真的很感激你。”

“你别再说了,我真的想吐耶!被你这种人感激又得不到一点好处。”

“一起去吃午餐吧!我请客。”

“当然是你请客啰!”

龙司一边说,一边准备起身,但脚步显得有些踉跄。

浅川从南箱根太平洋乐园的餐厅打电话给住在足利的老婆,说他会依照先前的约定,在星期天早上租车去接她们母女。

阿静询问浅川那件棘手的事件是不是已经解决了,浅川回答她:“大概吧!”

目前他只能以自己还活着的事实来推断事情应该已经获得解决。

不过当他放下话筒时,心中仍对一些细节无法释怀。

他不确定龙司是否也有同样的疑问,因此在餐桌上问他:“喂,事情真的这样就解决了吗?”

龙司趁着浅川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把午餐扫个精光。

“小宝贝很高兴吗?”

龙司没有立刻回答浅川的问题,故意扯到其它地方。

“嗯。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还有一些疙瘩?”

“你在意吗?”

“你呢?”

“有一点吧!”

“哪一点让你放心不下?”

“就是那个老太婆说的话:‘你明年就要生小孩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个老太婆的预言。”

浅川知道他跟龙司在同一个问题上产生疑问,接着说道:“如果老太婆口中的‘你’是指山村贞子的母亲──志津子的话……”

浅川尚未说完,龙司立刻反驳道:“这是不可能的!录像带上的影像是盘踞在山村贞子眼底或她心中的画面,因此老太婆应该是对着她讲话才对;所以,老太婆所说的‘你’除了山村贞子之外,不可能是其它人。”

“老太婆的预言有可能只是胡说的。”

“山村贞子的预知能力应该是百分之百正确。”

“可是,山村贞子不能生小孩呀!”

“所以这才奇怪啊!就生物学来说,山村贞子不是女人,而是不折不扣的男人,所以她不可能生孩子,何况她到死前都还是处女啊!而且……”

“而且什么?”

“强暴她的长尾城太郎是日本最后一个天花患者,这是个奇妙的巧合。”

浅川的心头罩上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如果这整件事情涉及遗传基因的构造和组合,或是地球诞生之前、宇宙的混沌状态的话,那就不是单靠个人的力量所能解决的事情了。

现在他只能尽量让自己接受既有的事实,勉强自己抹去心中的不安。

“你看我现在这样活蹦乱跳的,不就表示咒文之谜已经解开,这个事件已经结束了……”

说到这里,浅川突然想到役小角的石像是否也运用超能力驱使志津子采取行动,事后才赋与她神奇的力量?

浅川觉得这件事与他们昨夜挖出山村贞子头盖骨的情形很像;他从古井底部捡起山村贞子的遗骨,而志津子从海底捞起役小角的石像。

最让他难以释怀的是,山村志津子获得的能力为她带来不幸……龙司瞄了浅川的脸和肩头一眼,确定眼前这个男人确实还活着之后,接连点了两次头。

“嗯,这件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龙司叹了一口气,整个人深陷在椅子里。

“可是……”

“什么?”

龙司一边支起身体,一边喃喃问道:“山村贞子到底生下什么东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