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02节

作者:板东龄人

两人在热海车站分道扬镳之后,浅川准备将山村贞子的遣骸送到差木地,请她的亲戚们将她供奉起来。

堂姊的女儿将近三十年来杳无音讯,如今遗骨突然被一个陌生人送回来,一定会造成他们的困扰。但事已至此,浅川打算用“自杀”这个理由交代了事。

原本他计划交出遗骨之后马上回东京,不巧当天没有船,而他租的车子又停放在热海港;若搭飞机回去反而更麻烦,只好在大岛停留一晚。

“将遗骸送回去这件事,你一个人做得来吗?”

他们在热海车站前下车时,龙司揶揄道。

山村贞子的遗骸用黑色的四方巾包住,放在车后座,要把这个小小的包里送到差木地那个山地村子,即使是小孩子也做得来。比较困难的是,该如何让山村贞子的亲戚们收下她的遗骸呢?

一旦对方拒绝收下山村贞子的遗骸,那事情就麻烦了。

浅川认为山村贞子的遗骸若是无法供奉起来的话,就不算完成咒文上的交代。

(我该怎么办?突然将二十五年前死亡的遗骸送过去,然后对他们说:“这是你们的亲戚山村贞子的遗骸。”他们会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相信这种事吗?)

“那么再见啰!改天我们在东京见面。”

龙司一边挥手,一边走向热海车站的出口。

“如果有空的话,也可以找时间碰面。”

龙司还有一大堆论文等着处理呢!

“谢了,改天好好谢谢你。”

“少来!我也玩得挺高兴的。”

浅川目送龙司的背影离去。

当龙司的身影即将自他的视线中消失之际,浅川突然一个踉跄,差一点从楼梯上滚下来;浅川极力维持身体的平衡,此时龙司壮硕的身躯却在他的眼中形成双重影像……浅川感到一阵疲累,不禁用手揉着眼睛;当他的手离开眼睛时,龙司已经消失在月台上了。就在这时,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伴随着让人鼻头发痒的柑橘味流窜过浅川的心头。

当天下午,浅川顺利地将山村贞子的遗骸送到山村敬的家里。

山村敬刚捕鱼回来,看到浅川抱着一个黑色方巾布包,立刻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浅川用双手将布包递过去,说道:“这是贞子小姐的遗骸。”

山村敬定定地望着布包好一会儿,然后走向浅川,低下头接过布包,一脸恭敬地说:“不好意思,劳烦您大老远跑这一趟。”

浅川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干脆就收下山村贞子的遣骸。

山村敬看出浅川心头的疑问,语气坚定地对他说:“这是贞子,不会错的。”

山村贞子在三岁之前,还有九岁到十八岁之间一直待在村子里,对今年六十一岁的山村敬而言,她的存在究竟有什么意义?不过,从他接过遗骸时的表情来推断,可以想像他对山村贞子投注相当深的感情。

事情解决之后,浅川很想尽快逃离山村贞子的身边,于是编了个谎言:“我还要赶飞机,时间快来不及了。”

浅川担心山村敬会突然改变心意,扬言除非有证据,否则不接受遗骸,那可就伤脑筋了。何况对方如果追问山村贞子的事情,浅川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离开山村家之后,浅川顺便绕到早津家里打个招呼,然后朝着大岛温泉旅馆走去。现在他只想好好地泡个澡,洗去一身的疲惫后,再将这段经过写成文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