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05章

作者:板东龄人

浅川原本想趁工作空档去追查四名少男少女的死因,后来由于工作太繁忙,迟迟无法按照计划进行。

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在日渐浓重的秋意催促之下,酷暑渐渐成为人们的记忆。

这一阵子,浅川才仔细留意报纸上的社会新闻,但一直都没有发现类似事件。

随着时光流逝,越来越多人相信那四个人的死亡只是单纯的偶然,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关联。

吉野可能已经忘了这档事,他在那次之后就没有再跟浅川见面。如果吉野还将那件事放在心上,应该会跟浅川联络才对。

另一方面,浅川对这个事件的热忱也逐渐消失,他将随身携带的四张卡片从口袋里拿出来,重温一下自己坚信“事非偶然”的想法。

这四张卡片上分别写着死者的名字,底下空白处则仔细记载他们四人的出生年月日、地址、在学状况、死因……等经由采访所得到的情报。

卡片一

大石智子  昭和四十七年十月二十一日生

私立启圣女子学园三年级,十七岁

地址:横滨市中区本牧元町一-七号

九月五日晚上十一点左右,父母出门期间,死在自宅一楼的厨

房,死因是急性心肌功能不全。

卡片二

岩田秀一  昭和四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生

英进补习班一年重考生,十九岁

地址:品川区西中延一-五-二十三号

九月五日晚上十点五十四分在品川车站前的十字路口倒地死亡,

死因是心肌梗塞。

卡片三

遥子  昭和四十八年一月十二日生

私立启圣女子学园三年级,十七岁

地址:横滨市矶子区森五-十九号

九月五日深夜至天明在大楠山麓县公路旁的车中死亡,死因是急性

心肌功能不全。

卡片四

能美武彦  昭和四十五年十二月四日生

英进补习班二年重考生,十九岁

地址:涩谷区上原一-十-四号。

九月五日深夜至天明和遥子同时在大楠山麓的事上死亡,死因

是急性心肌功能不全。

浅川经由访问确知大石智子和迂遥子是同一所高中的朋友,岩田秀一和能美武彦则是在同一家补习班补习的重考生。

从迂遥子和能美武彦在九月五日深夜开车前往横须贺大楠山麓这一点来推断,他们两人即使不是恋人,应该也是经常玩在一起的亲密朋友。

浅川向迂遥子的朋友打听之后,得知她确实跟一个东京的补习班重考生交往,只不过目前还不知道他们是何时且如何认识的。

由此推断下来,便产生大石智子和岩田秀一是否也是一对恋人的疑问。

但是不管浅川怎么调查,都查不到大石智子和岩田秀一是一对恋人的证据。

(也许智子根本就不认识岩田秀一,那么将他们四人连结在一起的线又在哪里呢?

如果那个“神秘东西”以随机方式来拣选牺牲者,这四个人的关系未免又太接近了。会不会这四人得知一些其它人不知道的秘密,因此遭到谋杀?

抑或他们同时在某个场所感染了侵袭心脏的病毒?)

浅川尝试以科学的观点来思考,边走边摇头。

(有那种会引起急性心肌功能不全的滤过性病毒吗?)

“滤过性病毒、滤过性病毒……”

他一面爬楼梯,一面喃喃自语。

浅川重新考虑是否应该先寻求科学方面的解释,暂时假设这个世上存在一种引发急性心脏病的病毒,这种假设比超自然现象来得现实、具体,而且不用担心会遭到他人讥笑。

尽管地球上目前尚未发现这种病毒,但它有可能隐藏在外层空间飞来的陨石内部而带到地球上;也有可能是一种新开发出来的生化武器。

(嗯,我姑且将它当作是一种滤过性病毒在做怪吧!)

不过,所有疑问并没有因为浅川这个假设而获得解决。

(这四个人为什么死前都带着一脸惊恐的表情?

遥子和能美武彦为何在狭窄的车内拚命地想逃开对方?

还有,尸体上为什么检验不出任何病毒?)

这些令人费解的问题依旧在浅川的脑中萦绕不去。

如果这四个人是由于细菌外泄、受到感染而死,那么第三个疑问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答案:一定是有关单位下令保密。

根据这个假设,我们从尚未有其它被害者出现这个事实来研判,可以很明显得知这种滤过性病毒并非经由空气感染,它可能像爱滋病毒那样经由血液、体液感染,或者是一种在经由特殊管道才会感染的病毒。

果真如此,他们四人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接触到那个“神秘东西”?

(当务之急是要过滤这四个人八月到九月间的行动,找出共同的时间、场所。

但如果这是他们四个人的秘密,父母和朋友都不知道的话,那么就不容易查出来了……)

这时,浅川坐到文字处理机前面,暂且将来历不明的滤过性病毒赶出脑海。

他有一篇报导必须在今天完成,于是拿出刚刚采访回来的笔记,开始一边听录音带的内容,一边快速地整理。

明天是星期天,浅川要和妻子——阿静去探望她的姊姊——大石良美,他想亲自到智子死亡的地点,感受一下现场的感觉。

在还没有决定报导标题的情况下,浅川开始敲起键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