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怪谈》

第01节

作者:板东龄人

十月十一日   星期四

雨势渐渐转强,浅川不禁加快雨刷的速度。

箱根的天气十分善变,原本小田原一带还是晴天,随着高度的增加,湿气也愈来愈重,浅川来到山崖附近就遇上猛烈的风雨。

白天时,可以从覆盖在箱根山的云层预测山上的气候;可是夜里开车必须专心注视前方的路况,因此无暇顾及其它。

等到浅川停下车、抬头看向天空时,才发现天空的星星不知在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在东京车站搭乘下行列车时,街上只不过罩上一层薄暮;到了热海车站租车时,月亮已在云层间隐约浮现;而现在,原本飘落在车前灯光圈中的细小水滴已经变成大雨滴,不停地敲打在车窗上。

仪表板上的液晶时钟显示十九点三十二分,浅川迅速在心中计算一下来到这边所花费的时间。

他在十七点十六分搭下行列车,到达热海是十八点七分;十八点三十分走出车站,办好租车手续,尔后又在超市买了两杯杯面和一小瓶威士忌,十九点整离开市区。

前面是一条闪着橘色灯光的漫长隧道,一穿过这条隧道,进入热函道路之后,应该就可以看到南箱根太平洋乐园的入口指针。

浅川开车进入贯穿丹那断层的隧道中,耳边的风声突然变得不一样了。浅川和车内的所有东西顿时笼罩在橘色的灯光下,诡异的气氛使他失去沈着与冷静,整个人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对面没有半辆来车,四周静得除了雨刷发出的吱吱声外,听不到其它声响。

浅川让雨刷停止运作,心想在八点以前应该可以到达目的地。

此刻马路上空荡荡的,可是浅川没有猛踩油门的冲动,因为他对即将前往的地点很没好感。

今天下午四点二十分时,浅川一直守在报社的传真机旁边,热海的通讯部有了回覆,传真文件上附有八月二十七日到三十日之间,别墅小木屋房客住宿帐册的影印本。

浅川一看到打印出来的影本,霎时感到雀跃不已,因为上面果然有野野山结贵、大石智子、迂遥子和能美武彦这四个人的名字,他们是二十九日投宿于别墅小木屋的b-4号房。

很明显的,岩田秀一冒用野野山结贵的名字,这么一来,就能明确掌握这四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和场所。

八月二十九日星期三,刚好是他们四人死亡的前一星期,他们肯定投宿在南箱根太平洋乐园别墅小木屋的b-4号房。

于是浅川当场拿起话筒拨了别墅小木屋的电话号码,预约今天晚上的b-4号房间。

浅川有足够时间在那里过一夜,只要能赶上明天上午十一点的编辑会议就行了。

车子穿过隧道之后,前方出现一个收费亭,浅川递上三百圆硬币,随口问道:

“南箱根太平洋乐园在前面吗?”

浅川早就知道要怎么走,甚至已经在地图上确认过数次,他现在只是觉得好久没见到人,因此一看到人便想和对方说说话。

“前面有指针,请在指针处左转。”

浅川接过收据,却迟迟没有开车。

收费亭内的男人一脸讶异地看着浅川,浅川只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慢慢地发动车子。

数小时前,当浅川证实那四个人前往南箱根太平洋乐园投宿时,曾经感到十分喜悦,但此刻那股喜悦已经荡然无存,而且那四人的脸孔在浅川眼前忽隐忽现,彷佛在笑着告诉他:想打退堂鼓就趁现在!

浅川一再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这时候放弃,何况新闻记者追寻真相的特殊本能正在他体内蠢蠢慾动呢!

他承认这次单枪匹马前来调查,的确给自己带来一股强大的不安和恐惧感。

(如果跟吉野说这件事情,他大概二话不说就会跟来了。

但是这时候不适合有同业的人随行……)

浅川已经把这一连串过程记录下来,存进磁盘中。

他希望找到一个不碍事又愿意为这件事特地跑一趟的人,而事实上,他心中早已有个适当人选。

那个人是某大学的客座讲师,对于超自然现象有相当独到的见解,他平常有很多空间时间,很适合参与浅川的“探险”。

但是,浅川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和那个“特异人士”处得来。

南箱根太平洋乐园的指针立在山坡的斜面上,上头没有任何霓虹灯装饰,只用黑色油漆在白底油画板上写字;如果在车灯照到指针的一瞬间没有仔细看的话,很可能就会错过了。

浅川驱车左转,开进山路。

途中,茂密的玉米和丈把高的草茎从两侧垂挂到路面上,使得原本就狭窄的道路变得愈加窄小,让人对每一个急转弯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景物感到不安。

就休闲俱乐部这类游乐区而言,这条信道似乎太狭隘了。浅川一直担心前方是否无路可走,而且路面弯度很大,又没有路灯,他只好放慢速度往上爬,万一对面突然出现来车,才不会连闪避的时间都没有。

雨不知在什么时候停了。路面持续往上攀升,车子愈往上开,两旁开始出现许多正在出售的新别墅;接着马路划分成双线道,路况也变得比较好,路旁还立着漂亮、美观的路灯。

一进入太平洋乐园的建地,到处都可以看到华丽、炫目的装饰,浅川不由得为这急遽的变化感到十分惊讶。

广大停车场的对面有一栋三层楼建筑,里面有服务中心和餐厅。

浅川把车子停在广场上,走进服务中心。他抬头看了大厅里的时钟一眼,刚好是八点整,跟他先前估计的时间一样。

这时候,他隐约听到某处传来砰砰的打球声。

他循声望去,看见服务中心的下方有四座网球场,在黄色灯光的照耀下,有几对男女正兴高采烈地打球。

更令人惊讶的是,四座球场居然都挤满了人。

浅川实在无法理解有人会在十月上旬、星期四晚上八点跑到这种地方来打球。

(这些人是发什么神经啊?)

不过,站在这里可以一眼看尽三岛和沼津的夜景,对面黑压压的一片正是田子浦海。

浅川在外面待了一会儿便走进服务中心,一进门就是餐厅,餐厅是采用整片玻璃墙的设计,因此外面的情形一览无遗。

浅川朝里面看了一眼,顿时感到十分讶异。

尽管餐厅的营业时间只到八点,但现在里面依然坐满一半的客人,其中有举家出游,也有女孩子凑成的团体。

浅川再度感到百思不解。

(这些人到底从哪里来的?我实在很难想象他们是经由刚才那条山路上来的。

该不会是我刚刚走的是小路,事实上还有更宽广的路?

但这里的职员明明在电话中说:“在热函道路的中途往左转,直接上山路。”)

浅川依照对方的指示开车过来,怎么也想不出还有其它信道。

他知道餐厅已经准备打烊,但仍走进去。

可能是为了让客人欣赏美丽的夜景,餐厅里面还点着昏黄的灯光;玻璃窗外的草坪呈现平缓的弧度,视线往草坪下方延伸,可以看见万家灯火的景象。

浅川抓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服务生,询问别墅小木屋的所在地。

服务生指着浅川刚才进来的大门说:

“从那边那条路右转,大约走两百公尺就可以看到管理员办公室。”

“那里有停车场吗?”

“管理员办公室前面就是停车场。”

浅川之所以特地走进餐厅,是因为他先前将小木屋想成“十三号星期五”电影中那种阴森建筑,但事实上并没有那么糟。

另外,他到现在还没从那条险恶山路带给他的胆战心情中回过神来,一上山又看到那么多人在山上享受打网球和用餐的快乐,总觉得这里的人好象都不是活人似的。

他站在停车场一端俯瞰山谷,只能看见散布在缓坡上的十栋小木屋中的六栋,更下面的地方连路灯都照射不到,没有一间木屋露出灯光,完全浸婬在深暗的树荫中;浅川今晚要投宿的b-4号房刚好位在亮光和黑暗的交界。

他绕到正面,打开管理员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面传出电视的声音,却不见半个人影。

原来管理员坐在左手边后面的和室里,他没有留意到浅川走进来,而柜台挡住浅川的视线,因此他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后来他从反射在橱柜玻璃上的英文字幕和影像画面来判断,管理员不是在看电视节目,而是在观赏西洋电影,只见一大堆录像带将旁边的橱柜塞得满满的。

浅川伸手扶着柜台,朝里面打了一声招呼,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小个子男人马上探头出来点头致意。

“我是之前预约住宿的浅川。”

小个子男人一听,马上打开登记簿来确认。

“是b-4房吧!请在这上面写下您的大名和地址。”

于是浅川在登记簿上写下本名,因为他昨天已经把野野山结贵的会员证邮寄回去给他。

“您一个人来吗?”

管理员抬起头,一脸狐疑地看着浅川。

以前从没有客人单独到这里投宿过,因为这么做是很不划算的。

管理员递给浅川一套被单,回头看着橱柜说:

“如果您想看录像带,我们这里的片子应有尽有。”

“你是指录像带出租吗?”

浅川快速地瞄了一眼那些录像带的片名,其中有“星际大战”、“回到未来”、“十三号星期五”……大都是一些以sf为主的西洋名片,此外还有不少新片,想必来这里投宿的多半是年轻人吧!

浅川扫视一遍之后,并没有找到自己想看的片子,更何况他今天来这里是有其它“目的”的。

“很不巧,我还有工作要做。”

浅川将放在地上的手提文字处理机提起来给管理员看。

管理员见状,似乎了解浅川一个人到这里来投宿的理由了。

“房里的设备齐全吧?”

浅川小心地确认道。

“是的,您可以自由使用。”

其实,浅川只需要一个可以烧开水冲泡面的水壶就行了。

浅川接过被单和钥匙,正要离开办公室时,管理员忙不迭地为他说明b-4号房的地点,之后又说了一声:“请慢慢享用。”

浅川依照管理员的指示来到小木屋前,戴上预先准备好的橡胶手套,然后才打开门,按下玄关旁的开关。

这是他保护自己不受病毒感染的护身符,也是一种让自己心安的作法。

小木屋里从壁纸到地毯、四人座的沙发、电视、餐具组等,所有东西都是新的,而且看起来相当实用。

浅川脱下鞋子,走上玄关,大略巡视一下屋里的设备。

客厅对面有一座阳台,二楼和一楼各有一间四叠半的和室,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确实太奢侈了。

他将蕾丝窗帘和玻璃门一起拉开,让新鲜的空气流进屋内。

小木屋里打扫得一尘不染,这跟浅川原先的想象背道而驰,照这么看来,他很可能会无功而返。

他走进客厅旁的和室,打开橱柜查看一下,结果什么都没看见。

检查过衣橱之后,他脱下衬衫、长裤,换上一件针织衫和运动裤,并将脱下来的衣物挂在衣橱里。

接着,浅川爬上二楼,点亮和室房里所有的灯。

(我真是孩子气!竟然把房里的灯都点亮了。)

浅川轻轻打开厕所的门,确认里面的情况,然后让门开一道小缝,但是这个举动让他想起小时候玩的试胆游戏。

夏夜里,他常常不敢自己一个人去上厕所,于是把门打开一道缝,要求父亲在外面等候。

厕所的另一边用毛玻璃区隔出一间漂亮的浴室,里面没有残留任何水气,浴缸也是干的,由此可见最近没有客人来这间小木屋投宿。

浅川想脱下橡胶手套,不料橡胶手套却因为流汗而黏在手上,迟迟拿不下来。

这时,高原上的冷风吹进屋里,将窗帘吹得轻轻飘飞起来。

浅川从冷冻库里拿出一些冰块放进杯子里,接着倒入半杯先前买的威士忌;本来他想加入水龙头的水冲调一下,却在转瞬间放弃这个想法、随即关上水龙头。

他目前还没有勇气食用这间小木屋的东西,但基于微生物怕冷、怕热的特性,他才会对冷冻库里的冰块放松戒心。

他让身体深深地沈进沙发里,然后打开电视机的开关,一个新人的歌声随即流泻出来。这个时候,东京也在播放同样的节目。

过了一会儿,浅川将电视转到另一个频道。

其实他根本无心看电视,只是将音量调到适中,然后从包包里拿出摄影机放在桌上,准备录下突发状况。

一切准备妥当后,浅川啜了一口威士忌,顿时感到镇定不少。

他开始在脑中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想一遍。

(如果今晚在这里找不到任何线索,那么原本计划要写的报导就会触礁了。)

但是换个角度来看,找不到线索就代表那种可怕病毒不存在,那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夜怪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