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丝安娜》

第09节

作者:玛姬·史菊华

马丁·贝克走出地铁站,深深地吸一口气。这趟旅程和以往一样令他感到不适,因为车内很挤。

天气相当爽朗,还有一阵清新的微风由波罗的海的方向吹向城里。他过街到一家烟草店里买了一条烟,然后继续走向史凯普桥。到了桥上他停下来点了根烟,靠在栏杆上,面向河水站着。有一艘挂英国旗帜的巡洋舰在远处的港口下错,他看不到船名,但猜想它是“德佛尼雅号”。船边有一群海鸥,正为了一堆被丢到船外的垃圾打架尖叫着。他静静站住,凝望这艘船和码头。

有两个面容苦闷的人坐在一堆木头上。其中一个想把木头烟嘴吸过的烟屁股再点燃,但一直没成功,旁边那个开始过去帮忙。马丁·贝克看看腕表,八点五十五分。“他们一定是没钱了。”他想,“不然这时候他们应该已经在酒店门口排队的。”

他经过正在码头下锚卸货的“钻孔二号”,走到瑞森旅馆对面的街道上。他花了几分钟才通过川流不息的车阵,越过马路。

七月三日搭乘“黛安娜号”的乘客名单,并不在斯德哥尔摩的办公室,而是放在哥审堡的办公室。不过他们答应尽快送来,而且已先把船员和服务人员的名单给他。他离开时顺手拿了些说明的小册子,一路上翻阅着直到回到办公室。

米兰德已经坐在房里等着了。

“你好。”马丁·贝克说。

“早安。”米兰德说。

“你的烟斗闻起来真可怕,不过请务必坐在这儿,好把空气弄臭,这儿一向欢迎你。你是来找我的?”

“如果你抽烟斗,就不会那么快得癌症;还有,你抽的那个牌子,据说是命中率最高的,至少我听到的是这样。还有,我是来听阁下吩咐命令的。”

“去查一查美国运通、邮局、银行、电话公司和其他一些线索,你了解,不是吗?”

“好像了解。再说一次那个女人的名字吧!”

马丁·贝克把“罗丝安娜·麦格罗”这几个字写在一张纸上,然后交给他。

“这名字怎么念?”

等到他离开后,贝克才打开窗户。天气很冷,强风扫过树梢,树叶纷纷掉落。过一会儿他又关上窗子,把夹克挂在椅背上,坐下来。

他拿起电话,拨外侨办公室的号码。如果她在旅馆有登记,他们就应该有档案,不论如何都会有些记录才对。电话铃响了很久才有人来接。接电话的女孩又花了十分钟,才查完资料回来。她找到了登记卡,罗丝安娜·麦格罗从六月三十号到七月二号,住在斯德哥尔摩的吉利特旅馆。

“麻烦给我一份影本。”马丁·贝克说。

他握着话筒按下电话的通话钮,等着断线的讯号;接着又电召一部计程车,并很快穿上夹克。十分钟后他付了车资走出来,经由玻璃门走进这家旅馆。

总台前面站了六个人,他们衣服领口上挂着统一样式的名牌,而且同时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服务员似乎不太高兴,手臂向上挥动以表达不满。看来那争论还会持续一段时间,马丁·贝克就在大厅找一张椅子坐下来。

他一直等到他们谈完,人群也被电梯吞没后,才走到总台前。

总台职员很冷静地翻阅着厚厚的登记本,找到名字之后还将本子翻转给贝克查看。她的字迹工整娟秀地写着,出生地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住址: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之前人在何处:美国内布拉斯加州。

马丁·贝克一并查看了六月三十日以及之前和之后几天登记的房客。在罗丝安娜之前至少还有八个美国人登记住房,其中只有两个人不是由美国直接过来的。其中一人刚游完瑞典的北角,她的名字写得很草,只看得懂她叫“菲莉丝”什么的;另一人写在她正下方,刚由挪威北角过来。

“这是一次团体旅游吗?”马丁·贝克问。

“我查查看。”总台职员边说边转头去看,“我记不得了不过应该是。有时会有一团团的老美来登记住宿,他们多半是由那维克搭乘‘一元火车’(观光火车)过来的。”

贝克拿出一张照片给他瞧瞧,不过他以摇头代替回答。

“嗯,对不起,我们有这么多旅客进进出出的……”

他问遍了,没有人记得她。不过这趟访查还是有些收获至少他知道她曾经住在何处,看过她留在登记卡上的字迹,也进去她住过的房间查看。她是七月二号离开旅馆的。

“然后呢?你接着上哪里去了?”他轻声自问。

他的太阳穴抽痛着,喉咙也疼,他一边猜想自己感冒有多严重,一边走回办公室。

她可能是搭运河船继续旅游的,而在船离港的前一夜登船。他从船务公司的小册子里读到,旅客可以在船开的前一晚登船。他愈来愈相信她可能是上了“黛安娜号”,尽管目前没有证据证明。

他也好奇,米兰德现在在哪里查案,于是拿起电话。当他正要拨号时,听到非常轻的敲门声。

米兰德站在门口。

“没有。”他报告说,“美国运通或其他类似的地方,都没有人听过她。我要去吃点东西了,可以吗?”

他不反对,米兰德就离开了。

于是他拨电话到莫塔拉,但艾柏格不在。

他的头愈来愈痛,找了头痛葯好一阵子仍找不到,只好跑去找柯柏借一些。他刚踏进柯柏的办公室,就狠狠地咳了一阵,咳得直不起腰也说不出话。

柯柏把他的头扶起来,很担忧地看着他。

“你声音听起来比那十八个可蜜利女郎还糟。来,过来,让医生看一看。”

他拿出放大镜,仔细查看马丁·贝克的脸、喉咙和身体。

“如果你不听医生的话,所剩时日就不多了。你得回家去缩在被窝里,喝下一大杯的威士忌,也许三杯才够,要加点兰姆酒的,只有这个东西才能帮助你;之后上床睡一觉,醒来时病痛全消。”

“那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我不喜欢兰姆酒。”贝克说。

“那就喝白兰地。别担心卡夫卡会打电话来,我应付得来,我的英语可是一级棒。”

“他不会打来。你可有头痛葯?”

“没有,不过有一些巧克力糖给你。”

马丁·贝克回到办公室,里面弥漫着沉重的烟味,不过他可不想开窗,让外面的冷空气跑进来。

过半小时,他又打给艾柏格,还是没人接。于是他拿出“黛安娜号”的船员名单。里面有十八个姓名,他们的住址遍布全国各地,其中六人在斯德哥尔摩,两人没有住址,还有两个住在莫塔拉。

直到四点三十分,他才决定听柯柏的忠告。清理完桌面后,穿戴上外套和帽子回家去,中途在一家葯房买了一盒葯丸。

他在橱柜里找到仅存的一点白兰地,倒入一个装肉汤的杯子,拿着杯子走进卧室。等他老婆回到家里,进了卧房点灯时,他早就睡沉了。

第二天他一大早就醒了过来,却赖在床上直到八点十五分。起床、盥洗、着装后,他觉得好多了,头痛似乎也消失了。

九点整,他打开办公室的门,看见一封信在桌上,信封上盖着红色的“特快递送”邮戳。他连外套都不脱,就先用食指拆开这封信。

信封里装着旅客名单。

他很快就找到她的名字。

罗丝安娜·麦格罗,女士,美国籍,a7号单人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罗丝安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