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锁的房间》

编辑前言

作者:玛姬·史菊华

侯安国

关于推理小说的滥筋,有研究者认为,可追溯到1794年英国作家威廉·高德温的《卡列布·威廉斯》。大多数学者公认的意见还是十九世纪上半叶美国作家艾德加·爱伦·坡的侦探小说。对此,本人用力不深,心得全无,未敢妄断,姑且从众。

爱伦·坡以谋杀和破案为小说主题创作了五个短篇:《莫格街的谋杀案》、《玛丽·罗杰特神秘案件》、《被盗窃的信》、《金甲虫》、《你就是杀人凶手》。有趣的是,这五个短篇为后世侦探故事的创作建立了五种常用的模式,无论是鼎鼎大名的柯南·道尔、克里斯蒂,还是今天的推理小说作家,无不受其影响。尊之为鼻祖,爱伦·坡当之无愧。

如果我们以爱伦·坡为起点,推理小说的传承已有一百五十多年,其间的衍变大致也可分为三个阶段:

从爱伦·坡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为早期侦探小说阶段。这一时期作品少,且多为短篇,作家也大都是业余创作,如英国大作家狄更斯、柯灵斯,他们的作品虽然已经出现了警察形象,而且对后世侦探小说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但他们毕竟还是严肃文学作家。这一时期的最大贡献是,出现了英国作家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这是迄今为止世界范围内流传最广、影响最深的侦探故事。柯南·道尔一共写了四个长篇、六十几个短篇。在作品中,他运用曲折的故事情节和巧妙的构思,塑造了福尔摩斯这样一个既是科学家又是侦探,既是绅士又是超人英雄的艺术形象。这一形象个性独特,血肉丰满。直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提到福尔摩斯,也可以说是妇孺皆知。

第一次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推理小说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短篇故事逐渐为长篇小说所取代二写作技巧上也逐渐确定了固定的格式。这一时期作品数以千计,名家竞出,如英国的阿嘉莎·克里斯蒂、陶洛赛·赛伊尔斯、玛嘉莉·阿灵厄姆、爱德蒙·克利斯宾,美国的艾勒里·奎恩、厄尔·斯坦利·加德纳、约翰·狄克逊·卡尔等名字,至今仍家喻户晓。“黄金时代”的大多数作家都把逻辑推理绝对化,有的甚至宣扬“直觉”、“神意”,神乎其神,玄乎其玄。破案的侦探是一架“思想机器”,其他人物更是xy,生活气息、社会现实消失得无影无踪,创作仅是作家争奇斗智的竞赛,作品也只是为读者消闲解闷的智力游戏。后世评论家名之“舒适的”推理小说时期,绝非空穴来风。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是推理小说的发展和行生时期。这一时期的推理小说具有三大特点:一是一定程度反映了社会现实,接近真正的文学作品;二是出现了犯罪小说、间谍小说及日本推理小说等流派和分支;三是除英美等主要国家外,法国、德国、瑞士、加拿大、日本等诸多国家都掀起了推理小说热潮。这一时期推理小说在内容、体裁、技巧上都有很大突破。我们称这一时期为推理小说的“繁荣时期”,想必并不为过。

“犯罪小说”是推理小说历史中的“美国发明”。起源于美国三四十年代的“硬汉”派侦探小说是其代表,开宗立派的祖师爷更非达谢尔·哈梅特和雷蒙德·昌德勒莫属。两人思想激进,创作态度严肃。在他们作品里勾划出了当时美国社会面貌的某些真实图景,人物不再是为情节需要而安排的xy符号,侦探本人也不是万能的英雄,而是有独特个性的有血有肉的人,给人以真实感。此外,法国的乔治·西麦农和瑞士作家弗里德里希·杜伦马特,都是犯罪小说作家中独辟新径的佼佼者。

间谍小说是推理小说中的一个重要分支。间谍小说起源于二十世纪初的英国,并出现了以约翰·布坎、笔名萨卜的亥尔曼·西利尔·玛克奈尔为代表的浪漫主义和以威廉·騒墨赛·毛姆、艾里克·安布勒为代表的现实主义两大流派。这对后来兴盛时期的间谍小说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二战后,英国爱国主义情绪高涨,间谍小说又出现了一次gāo cháo。一派继承了布坎一萨卜的传统,以依恩·弗莱明为代表。弗莱明创作了十一部间谍小说,他塑造的代号“007”的间谍詹姆斯·邦德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超人式英雄,曾轰动一时。后被陆续改编为电影,经几代名星着力刻划,更是深入人心。另一派则继承了毛姆一安布勒的现实主义传统,以英国现代知名作家格雷厄姆·格林和约翰·勒卡雷为代表。格林的《沉静的美国人》、《人的因素》,勒卡雷的《冷落后复出的间谍》、《香港谍影》都是成功而畅销轰动的作品。此外,六七十年代有名的间谍小说作家尚有英国的兰·戴顿、弗雷德里·福赛斯,美国的阿里斯特·麦克林、海伦·麦克英纳斯等。不少优秀作品情节曲折离奇,结构严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北约与华约国之间勾心斗角的间谍战,反映出争夺世界霸权的激烈斗争。间谍小说以庞大的国际斗争为背景,自然比纯粹的谋杀案更能吸引读者。

二战后日本盛行的“推理小说”,也不可小觑。二战前,日本推理小说经历了译述西方侦探作品和自己创作侦探故事的过程,还形成了两大流派:一是以逻辑推理为特征的本格派,以江户川乱步、角田喜久雄为代表;一是以科学幻想、变态心理、阴森恐怖和荒诞离奇为特征的变格派,以横沟正史、木木高太郎等为代表。二战后,随着日本社会、政治、经济的变化,推理小说开始密切关注社会,这时又出现了以松本清张、水上勉为代表的“社会派”。六十年代崛起的森村诚一既尊重本格派的传统,又重视社会派的特点,把日本推理小说向前推进了一大步。生岛治郎等作家则直接受美国“硬汉”派代表哈梅特影响,作品富于真实感,具有浓烈的生活气息。日本推理小说虽不为众多评论家看重,但我们认为,在推理小说西方作家一统天下的局面中,它终究是亚洲大地上一枝独放的奇葩。正如体育竞赛一样,奥运冠军固然可嘉,亚运冠军也颇值得珍视。

推理小说于海外,流行一百五六十年,长盛不衰,其间名家辈出,名作更是难以胜数。我们推出“谋杀俱乐部”,本慾将名家杰作穷搜尽罗,但这显然并不现实,也浪费读者钱财。思索再三,只好作如下打算:

1.照顾传承:编选本丛书时,文学成就和娱乐效果固然是我们考虑的首要因素,但我们也非常重视推理小说发展史上各个时期、各个流派代表作家的代表作品的介绍。我们的想法是,尽可能让读者从我们选录的作品中理清推理小说衍变的脉络,看到推理小说发展的全貌。

2.限制数量:历代推理小说家的创作数量参差不齐,限于规模,每位作者入选不超出两本著作,不管他是创作逾百的高产作家,还是借墨如金的慧星作家。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一来可以让读者多了解一些特色不同的作家;二来可以使读者多阅读一些风格各异的作品。

3.放宽尺度:在这里,我们的“放宽尺度”有两层涵义:一是宽松定义,无论是英美传统的侦探小说,还是后来的犯罪小说、间谍小说、追捕小说、日本“推理小说”以及它们的种种变体,我们都将其招至麾下,择善而录;二是放宽语种尺度,以英语为中心,兼及其他语种。英美作家的作品固然是我们选录的重中之重,且占压倒的优势,是因为推理小说不仅起源于这两个国家,它的市场至今仍为这两个国家作者所垄断,这几乎是不争的事实。但其他国家,如法国、瑞士、瑞典、日本等作家的作品,也并非乏善可陈。既有善可陈,不妨择其善者而陈之,何必弃之如敝屣。

4.拉近时段:时间越久,理解越难,何况中西方本来就存在着方方面面的差异,隔世隔时,就更难明晓。所以对于十九世纪的作品,除照顾传承我们会选录部分名家名作外,从数量上讲,我们会更多的选择二十世纪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让我们觉得更亲近一些,也更现实一些。

一种文学形式要生存和发展下去,一靠作家们前仆后继的创作,二靠不同时代读者的捧场。虽然今天仍有不少人对推理小说持有偏见,认为它主要是为了消遣娱乐,小道而已。但在消遣娱乐中,它却可以锻炼读者的思考能力,增长读者的知识,开启读者的智慧,让读者了解不同的社会制度和风土人惰。正赖于此,才有了千百万读者的热烈拥戴,才有了推理小说生生不息的历史。

学习和借鉴只是一种手段,一种过程,创造才是目的。我们出版世界推理小说名作还有一个初衷:那就是让大家看多了以后,也来尝试着动动手,创作创作。尝试多了,手熟了,说不定那天一部推理小说名篇就会在中华大地上诞生,国内空白被填补,那是国人的骄傲,也是我们出版人的幸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上锁的房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