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玫瑰城堡

作者:横沟正史

  迷宫专家

  富士夫身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里,内部的通道四通八达,宛若迷宫一般。
  富士夫一直在迷宫里东走西走。始终绕不出去,心中越来越感到不安、恐惧。
  更糟的是,即使他现在想往回走也不可能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到原点。

  (啊!这座漆黑的地底迷宫里竟然只有我一个人……)

  富士夫感到十分孤独、害怕,几乎要哭出来。
  他想大声叫喊,但是声音却卡在喉咙里。

  (我会葬身在这个黑暗的迷宫里没有人知道吗?)

  富士夫在地底迷宫里不停地走着,无边无际的恐惧感使他的心底升起一阵凉意……
  终于,他忍不住流下泪来。
  就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敲击洞壁的声者。
  富士夫一听到声音,心中顿时萌生一线生机。

  (有人……有人来救我了!)

  “救生救命啊!我在这里……”
  富士夫拚命叫喊着。
  突然间,他从梦中惊醒过来。

  (原来是做了一场噩梦啊!)
  一想到这里,富士夫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个噩梦不仅让他吓出一身冷汗,一颗心也噗咚噗咚地跳得好快。
  富士夫回想起先前自己在梦中大呼救命的声音,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
  他躺在床上侧耳倾听,看着有没有人听见他的叫声而赶来查深情况。

  (如果有人听见我的叫声,那就糗大了。)

  幸好家中一片寂静,其他人似乎都睡得很熟。
  他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觉。
  可是,人一旦从噩梦中惊醒,就不容易再入睡了;而且越是想睡,头脑反而越清醒。
  因此富士夫打消睡觉的念头,开始回想刚才做的噩梦。
  富士夫为什么会做那个噩梦呢?
  关于这一点,他自己倒是非常清楚。
  现在,我们就开始述说他为什么会做那个噩梦吧!
  那天,富士夫和叔叔小田切博士在八月的炎炎夏日下走了十几公里,其于抵达“黑玫瑰城堡”时,整个人宛若一团棉花般虚弱无力,两条腿僵硬得提不起来。
  富士夫今年十四岁,是国中二年级的学生,他的叔叔——小田切博士趁着暑假带他到伊豆半岛的温泉区避暑。
  富士夫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但身体却不是很健壮,因此小田切博士如多利用这个暑假好好留炼他的体格。
  他每天拉着窗上失去好游或到海水浴场游泳,今天他们更是一口气走了十几公里来到“黑玫瑰城堡”,并打算住在这里。
  途中,小田切博士已经为富士夫介绍过“黑玫瑰城堡”的来历。
  “我曾经说如果有机会来这里的温泉区,一定要再次拜访‘黑玫瑰城堡’,里面住了一个非常可怜的人。”
  “黑玫瑰城堡”的主人原本是一位叫古宫一摩的子爵,古宫子爵是一位非常有趣的人,对建筑特别有研究,算是日本相当有名的大师。
  大学毕业之后,古官子爵区出国游历,四处参观外国的建筑物。
  在旅游途中,他对欧洲的古堡最感兴趣,因此一回到日本,便在伊豆半岛上建造这座“黑玫瑰城堡”。
  城堡里面的装满,摆饰全部由欧洲进口,尽管它的外观不像欧洲古堡那么雄伟、宏大,但只要你一走进这栋建筑物里;马上就会感染到欧洲古堡的神秘气氛。
  “即使他现在已经不是子爵,但我还是习惯这么称呼他。古宫子爵有一个非常奇特的嗜好……”
  “叔叔,古宫子爵有什么奇特的嗜好?”
  “外国的古老建筑物大都和迷宫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像埃及的金字塔里面就宛如一座迷宫;还有在希腊文化之前,兴盛于地中海克里特岛古文明的遗迹,看起来也像一座迷。
  另外,罗马的地下基客有联系罗马城和附近村庄的地下通道;那些地下通道有如蜘蛛网一般四通八达,也算是另一种地下迷宫,古宫子爵就是研统这一类迷宫的专象。”
  “叔叔,古宫子爵为什么喜欢研究迷宫呢?”
  “我听说他是想将伊豆半岛的某个地方设计成规模庞大的迷宫,藉此吸引外国观光客前来参观……啊!到了,富士夫,那栋建筑物就是‘黑玫瑰城堡’。”
  经过小田切博士的说明之后,富士夫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看到“黑玫瑰城堡”时的成觉。

  冒失男子

  “黑玫瑰城堡”矗立在一座低矮的山丘上,尽管外观看起来不够雄伟、宏大,但是观测哨、尖塔和钟棱等高耸入云的景物却十分奇特。
  每当落日余晕照映在这栋建筑物上所烘托出的美景,实在很难用只字片语来形容。
  “叔叔,真是太美了,这栋城堡好美啊!”
  富士夫忘情地发出一连串惊叹声。
  “是啊!不过这栋宏伟的建筑物里却发生一段令人感伤的故事,如今住在城堡里的人甚至没有时间沉下伤心的泪水。”
  “叔叔,究竟那是什么样的故事?”
  “我现在正要告诉你……”
  当他们两人边说边走在通往“黑政现城堡”的缓坡时,有个男人突然从旁边的树林里跳出来。
  男人一看到小田切博士和富士夫便吃惊地停下脚步,接着又惊慌张张地跑开,男人的长相和装扮非常奇特,所以小田切博士和富土夫也被他吓了一大跳。
  那男人戴着一副大墨镜,脸上长满了胡子,看起来有如一头黑熊。
  此外,他的额头到左眼角有一道很长的疤痕,乍看之下会让人吓一大跳,加上他的穿着十分落魄,仿佛将一大块抹布穿在身上似的,手上还拿着一根粗粗的拐杖。
  小田切博士和富士夫对着一眼之后,那个男人立刻将脸转开,一溜烟地跑掉了。
  “叔叔,那个人是……”
  “嗯,那个人啊……如果他这样神出鬼没、晃来晃去的话,我们就必须小心‘黑玫瑰城堡’里的每一个人……”
  小田切博士叨念了几句,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看着富土夫问道:
  “对了,富士夫,刚才我说到哪里?”
  “叔叔刚才说到‘黑玫瑰城堡’发生过一段令人感伤的故事,那究竟是怎么样的故事呢?”
  “这的确是非常奇怪的事情……有一天晚上,古宫子爵突然不见了,就像烟霞一般消失了。”
  “古官子爵为什么会像烟雾一般地消失了?”
  “不知道。去年夏天的某个晚上,古官子爵的夫人和女儿都有看见他走进寝室,可是到了第二天,古宫子爵却不见踪影了!奇怪的是,家中的玄关、后门,以及所有窗户都上了琐,完全看不出古宫子爵离家出走的迹象。
  古官子爵的家人搜遍城堡中的每个角落,始经找不到他,所以我才会说古宫子爵就像烟雾般消失无踪。”
  “真是奇怪。”
  “古宫子爵失踪后,他的夫人和女儿一直相信有一天他会再度回到‘黑玫瑰城堡’,可是过了一年,古宫子爵依然音讯全无,因此子爵夫人——达子和女儿美智子整日以泪洗面。由于达子夫人哭得大伤心,听说已经失明了。”
  听到这么悲惨的故事,富士夫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叔叔,美智子今年几岁?”
  “她今年十三岁,比你小一岁,你们两个应该可以成为好朋友。啊!对了!古宫子爵消失的时候又发生一件怪事!”
  “是什么怪事?”
  “古宫子爵有收然宝石的嗜好,他收集了许多钻石、红宝石等,可是在他失踪之后,他的家人曾经找寻过这些宝石,却始终不见踪影。”
  “这倒是很奇怪。”
  不久。他们来到‘黑玫瑰城堡’。
  由于小田切博士事前已经联络妥当,因此达子夫人和美智子都迎接他们。
  达子夫人的双眼失明后,脸上总是戴着一副绿色墨镜。
  美智子虽然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但由于遭遇父亲无故失踪的悲参境遇,使她看起来比同年龄的女孩早熟、懂事。
  那天晚上,“黑政槐城堡”里除了小田切博士和富士夫之外,还有一位客人。
  他叫柳泽一郎,一名律师,最近在“黑玫瑰城堡”附近买下一栋别墅作为避暑之用。
  柳泽一郎大约四十岁左右,个子很高,是一位非常有教养的绅士。
  “最近柳津先生每天都会到我们家坐坐,否则家里只有年幼的美智子和帮佣,实在教人不放心……”
  达子夫人说道。
  小田切博士、富士夫和柳泽一郎在“黑玫瑰城堡”用过晚餐后,一起来到会客室聊天。
  由于富士夫白天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在聊天的过程中不时地打瞌睡,最后终于体力不支睡着了。
  柳泽一郎将他抱到二楼的房间睡觉,那时候大约是九点左右。但富士夫实在太累了,完全不知道柳泽一郎抱他回房间睡觉这件事。
  后来,柳泽一郎和小田切博士聊到十二点,才回去自己的别墅。
  当晚,富士夫在房里区来后,便再也睡不着了。
  他开始回想今天前来“黑玫瑰城堡”的途中,小田切博士告诉他关于城堡的事情。
  突然间,富士夫听见某处传来敲打墙壁的声音。
  咚咚咚…敲打墙壁的声音一直持续着。
  富士夫这才想起先前他在睡梦中就曾听到这种声音,但是他现在绝对不是在做梦,的确是有人在敲打墙壁……
  他立刻从床上坐起来环机房间内部,然后发现一件难以形容的怪事。

  奇怪的大时钟

  由于富士夫是被柳泽一郎抱过这个房间睡觉的,在这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房间的角落放了一个大时钟。
  这种时钟在外国被叫做爷爷钟,大约有一个人那么高。
  富士夫之所以能在黑暗中看见那座大时钟,是因为大时钟的钟面涂了夜光涂料,所以能清楚看见现在的时间。
  此外,钟面下方有一扇可供一人进出的玻璃门,里面有一个左右摇摇的金色钟摆。
  现在时间是十点半,富士夫不经意地瞥了钟摆一回,突然睁大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我还在做梦?
  左右摇摇的钟摆怎么会浮现出一张人脸?)

  “啊!”
  富立夫不由得紧紧抓住床单的一角。
  那真的是一张人脸,而且就像马戏团中经常出现的小丑脸蛋——一张脸涂成白色,两顿画着红色的心型和方块。
  那张胜不但张大嘴巴笑着.还一直看着富士夫。
  富士夫摇摇头,心想自己果然还在做梦。
  如果他不是在做梦,左右摇晃的钟摆怎么会突然变成一张人脸呢?
  但富士夫并非在做梦,他不仅看到一张脸,接下来还看见一个人形……
  只见那个人穿着宽松、白底红色圆点图案的衣服,好象是马戏团里的小丑戏服。

  (天啊!大时钟里面竞然有人……)

  就在富士夫准备大声尖叫之际,大时钟的玻璃门突然往左边打开,紧接着,一个奇怪的小丑从玻璃门里面跳出来。
  富士夫被这究如其来的怪异景象吓得大叫一声,迅速将脸埋在床上,不敢再看下去。
  接下来,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从身后一把抱住富立夫,并用手帕捂住他的鼻子,一阵刺鼻的味道由鼻子直冲富士夫的脑门。
  没一会儿,富士夫就不省人事了。因此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他当然一概不知。
  当富士夫清醒过来时,整个房间里充满阳光。
  富士夫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思绪仍然混浊未明。
  瞬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富士夫旋即从床上坐起来,定睛一看,房间的角落果然有一个大时钟,金色的钟摆一左一右地摆动着。
  他将视线移到钟面上,得知现在的时刻是十一点钟。
  富士夫从床上跳下来,慢慢走向大时钟,然后伸手去摸钟面下方的玻球门。由于玻璃门没有上琐,他一下子就打开了。
  富土探头进去玻璃门内,摸了摸大时钟后面的板子,结果板子嘎的一声掉下来,后面露出一个好大的洞。
  他赶紧从房间冲出去,可是才跑到门口,便愣在原地。
  富士夫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大时钟后面的墙壁就是走廊上的墙壁,上面丝毫没有挖掘的痕迹。
  再说,哪有人会去挖一个通向走廊的大洞呢?
  当富士夫发现如上并没有预期的洞口时,的确感到有些失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晚发生的一切只是出于我的幻想?
  大时钟后面的板子是因为太老旧、钉子松动才会作下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其实只是一场梦,全是因为我太累了……嗯,一定是这样,不然怎么可能会..(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黑玫瑰城堡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