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样红宝石

作者:横沟正史


   神秘广告人
  傍晚时分,日比谷的路旁有一个穿着玩偶极装的“广告人”,他看准备公司的下班 时间,准备趁机展开宣传工作。
  这位“广告人”钻进大型填充娃娃里面,头上戴着三角帽,一张脸化妆得非常滑稽, 站在路上将广告传单散发给过往的行人。
  突林间,一个少女穿过公园,迎面走来。
  她的手上拎着花篮,大概正要去人潮拥挤的银座卖花吧!
  少女一看到伫立在注色街头的广告人,随即露出害怕、不安的眼神。
  她慢慢地接近广告人,就在相遇的一瞬间,两人迅速地交换了东西。
  这时,一名尾随少女的男子毫不犹豫地走到广告人和女孩身边叫道:
  “喂、喂.等一下!”
  少女的脸色霎时变得非常惨白。
  “请、请问有什么事吗?”
  少女战战兢兢地回道:
  “就是有事才叫你啊!我是刑警,你知才把什么东西交给那个人?”
  “没、还有……”
  少女的脸色越来越惨白。
  “你以为不承认就骗得了我吗?刚才我可是亲眼看见你把东西交给那个人。我们一 直很疑惑你到底是如何跟你哥哥联络的,因此一直跟踪你,想不到你哥哥竟然会装扮成 广告人……喂,广告人,脱掉你身上的广告道具。”
  “关我什么事?”
  广告人镇定地回道。
  “想不到你还能这么镇定,你应该就是这个女孩的哥哥——深尾史郎吧!”
  “我是这个女孩的哥哥?你别开玩笑了!”
  “你还想赖!别说那么多,快点脱掉这个填充娃娃!”
  “是、是、是,遵命。”
  广告人说完,便将填充娃娃的头部拿下来。
  结果刑警和少女一看到他的脸时,不禁睁大双眼。
  “啊!认错人了……”
  “警察先生,怎么样?疑虑澄清了吗?”
  眼前这个广告人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如此一表人材的年轻人竟会从事出发传 单的工作,教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我明白了,你是受这女孩的哥哥所托才来这里的吧!别说那么多废活了,快把这 个女孩刚才递给你的纸条交出来。”
  “纸条?警察先生,你是不是又弄错了?我不记得曾经从这个女孩的手中拿到任何 纸条。”
  “你还想狡辩……好,既还如此,我就要当以搜身了。”
  “搜身?”
  年轻人一听,不禁皱了皱眉头,因为他的周围已经济满看热闹的人群了。
  “如果你不看望我这么做,就乖乖地把纸条交出来,真是的,依你这样一表人材,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哎呀!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觉得不好意思。”
  年轻人腼腆地搔着脑袋说:
  “事实上,我只是觉得好玩罢了。”
  “觉得好玩?哼!真是奇怪的家伙。”
  于是刑警开始对年轻人扭身。可是并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任何纸条。
  接着,刑警摇摇头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藤生俊太郎。”
  年轻人回答后,还从皮夹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刑警。
  “藤生俊太郎?哦……还有名片啊!”
  刑警先是不屑地看了名片一眼,随即吃惊地看着年轻人说;
  “噫?名片上怎么印着藤生俊策……你是他的什么人?”
  “藤生俊策是我父亲。”
  “你是藤生俊策的儿子?”
  刑警的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少女不禁讶异地看着年轻人。
  这时刑警又想到一件事,于是开口问道:
  “关于这次的事件,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少女放声大叫。
  于是刑警和年轻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对面,只见暮色中有一个人招摇晃晃地前他们这 儿走来,那个人的装扮与眼前这位年轻人一模一样,也是一个广告人。
  这时,刑警明白少女先前一定是认错人了。
  “啊!他才是我要我的人!”
  刑警抛下少女和年轻人,朝那个广告人的方向跑去。
  广告人见情况不对,立即拔腿冲进公园里,四周的人群则一路跟在刑警后面看热闹。
  “啊!逃到喷水池那边去了。”
  “在那里!”
  微暗的公园里,此刻就像猎人在追兔子一般混乱。
  广告人一路跑下来,显得气喘吁吁。
  埋伏在四周的刑警将广告人逼到公园一角的时候,一座知名的户外音乐厅突然出现 在他眼前。
  广告人见状,立刻钻进阴暗处,尽管在后面紧追不舍的刑警们认为这下了他铁定无 处可逃,但依旧不敢大意。
  大家谨慎地靠近广告人躲藏的地方,突然间,一个摇摇晃晃的玩偶头出现在黑暗中。
  “啊……在那里!”
  话声甫落,三、四个刑警立刻一拥而上,可是对方却完全没有反抗。
  “喂、喂!你们究竟想对我怎样?”
  听这个人说话的语气,似乎是个醉汉。
  刑警急忙拿掉那个人头上的玩偶头,没想到从道具服装里露出来的竟是张老人的脸。
  “喂,你没事跑来跑去做什么?”
  “我才没有跑来跑去!刚才我在这边的椅子上睡觉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年轻人走过 来过请我穿上这身道具服装,还说如果我愿意这么做,他就会付给我一千元。”
  这一刻,刑警终于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但是经过这一阵混乱,那个广告人早就不知去向,而且等刑警回到原先的地点对, 才发现卖花少女和诡异的年轻人也不见踪影了。
  就在这时,位于牛贪天来町、门上挂着藤生俊策名牌这户人家的一间房里,卖花少 女和诡异的年轻人正面对面谈话。
  尽管藤生俊太郎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可是他的父亲——藤生俊策却是家喻户 晓的名侦探。
  藤生俊太郎身上流着名侦探的血液,他一向对神秘事件很感兴趣,假以时日,一定 会青出于蓝的。
  目前几天,我无意中看见你和一个广告人交报纸条,那时我就感到你的行为并不单 纯,因此从那天起,我每天都暗中观察你们的一举一动。
  直到今天,我终于决定装扮成广告人的模样,希望你会递纸条给假份广告人的我。 唉……人真的不可以做坏事,我才刚有这个念头,就被刑警逮个正着,还当众拆穿我的 假面具,真是太丢脸了。”
  藤生俊太郎笑了笑,继续说道:
  “你放心,我不是坏人,若是你遇到麻烦,尽管告诉我,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的忙 呢!”
  少女见藤生俊太郎的态度相当诚恳,顿时卸下心防,开始与他侃侃而淡。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由美……深尾由美。”
  “那个广告人是你的哥哥吧?你哥哥为什么要装扮成广告人?”
  由美一听到藤生俊太郎的问题,眼泪立刻扑簌簌地流下来,哭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对了,这是你递给你哥哥的纸条。”
  当藤生使太郎从口袋里取出那张纸条时,由美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刚才他究竟把纸条藏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连刑警都搜不到呢?)
  “啊……你一定感到很吃惊。其实我根本没有把这张纸条藏起来,你瞧!”
  俊太郎一边说,一边将左手的大拇指拔下来。
  由美一看,登时脸色大变。
  “哈哈!你别大惊小怪,我的拇指还在手上呢!你放心,这不过是个橡皮套罢了, 它做得跟其的拇指一模一样,只要我戴上这个板皮拇指套,不仔细看,根本辨别不出它 的真伪。刚才我就是把纸条藏在这个橡皮拇指里。”
  说完,藤生俊太郎若无其事地念着少女误交给他的纸条。
  哥哥,快向警方自首吧!你这是躲躲藏藏,警方就越怀疑你。
  拳头三尺有神明,偷走志摩夫人红宝石的小偷和杀死波越先生的凶手一定难逃法网。
  哥哥,来求你快出来自首,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警方吧!
  藤生俊太郎念完纸条上的内容后,吃惊地看着由美说;
  “这么说,你哥哥卷入那位震惊社会的红宝石事件……”
    红宝石事件
  知名企业家志摩贞雄的夫人——贞代拥有母亲死前留给她的红宝石,那颗红宝石对 她来说意义非凡,但是这颗市价好几千万的稀世珍宝居然在十几天前不见了。
  那天,由于红宝石从戒台上掉下来,贞代夫人打算送去修护,便将它暂时放在屋中 的柜子里。
  不料在一个钟头内,那颗价值连城的红宝石竟然不翼而飞。
  红宝石不见之后,志摩家领时乱成一团,他们找造屋里的每个角落,就连庭院里的 水池也搜寻过了,可是仍旧找不到那颗红宝石。
  一般小偷应该不敢在白天到人家家里偷东西。既然红宝石是在大白天遗失的,因此 不太可能是外贼所偷。
  原本志摩贞雄打算立即向警方报实,可是贞代夫人却说再等一天看看。
  结果到了第二天早上,依然不见红宝石的踪影。
  这时,志摩贞雄的秘书日正说:
  “夫人,昨天红宝石不见的时候,波越先生也来了。你问过波越先生这件事了吗?”
  波越是贞代夫人的表弟。
  “日正先生,你的意思是……红宝石是他偷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当时他就跟在屋外的水池旁,我想他或许知道一些事 情。”
  “贞代,日正说的有理,你就去被起那儿问问看吧!”
  既然丈夫都这么说了,因此贞代夫人便和日正一同前去大久保拜访她的表弟。
  波越恭助是亲友中最不受欢迎的一位,他在三、四年前从大学毕业,却到现在还没 找到一份工作,每天窝在家中的实验室绕着一些不知名的葯水打转,说他正在做一项伟 大的发明。
  每当他缺钱时,就会去找亲戚们调头寸。
  昨天他就是来志摩家借钱,但由于波越经常向贞代夫人借钱,所以昨天她很明白地 表示以后不再借钱给他。
  难道波起恭助因为借不到钱,便偷偷拿走红宝石?
  贞代夫人一来到位在大久保的波越家,立刻开门进入屋中。
  波越恭助没有请佣人,他一个人住在这栋房子里。
  当贞代夫人打开实验室的房门对,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愣在原地。
  她看见躺在地上的波越恭助胸前有一道伤口,而且已经断气了!
  波越恭助的身旁站着一位年轻人,他的手中握着一把短刀,呆着木鸡地站在原地。
  接着,贞代夫人尖声叫道:
  “啊!深尾……”
  这名年轻人就是由美的哥哥——深尾史郎。
  深尾史郎是波越恭助学生时代最要好的朋友。两人目前一起从事研究,因此波越恭 助的亲戚……包括贞代夫人在内都对他没啥好感。
  “深尾,想不到你是这么可怕的一个人……”
  一旁的日正秘书接着说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你杀了恭助先生吗?”
  一听到日正这么说,深尾史郎这才清醒过来,慌张地回道:
  “不是我……我到这里的时候,波越就已经被人杀死了!”
  深尾史郎一心想为自己辩解,可是贞代夫人根本不相信他的说词。
  “你还狡辩!既然杀了人就要有勇气承担。日正,快点报警处理。”
  一听见贞代夫人叫日正报警处理,深尾史郎顿时吓得不知所措。
  就在下一秒钟,他拉开贞代夫人和日正,宛若一阵风似地冲出去。
  “快来人哪!杀人啦……”
  后来警方赶到命案现场处理时,深尾史郎已经消失无踪,目前下落不明。
  事后贞代夫人对新闻媒体发表谈话:
  “凶手一定是深尾史郎,他看见恭助带回去的红宝石便想占为己有,于是萌生杀 机……这种人真是社会的败类,如果有人抓到凶手,并找回红宝石的话,我愿意奉送五 十万元的酬谢金,不,是一百万元……”
  由美—边哭,一边说着:
  “我相信哥哥,他绝对不是那种人!两、三年前,我父亲因为股市失利杀死亡,婶 婶将我们兄妹俩接来跟她一起住;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兄妹没任何朋友。如果哥哥不是 将所有心思放在研究事业上,他今天就不会被人陷害、欺骗朋友、抢夺别人的财物,甚 至还被指控杀人……”
  由美说到这里,再也控制不住悲伤的泪水。
  藤生俊太郎温柔地拍拍她的肩膀说:
  “好了,别哭了。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朋友,而且我一定会抓到真凶,洗刷你哥 哥的冤屈。”
  “真的吗?”
  “当认是真的,所以现在你必须老实回答我的门见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哥哥化装成 广告人的?”
  “我在五天前知道这件事,当时我看见广告人递..(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迷样红宝石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