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诅咒

作者:横沟正史


  可疑的人声
  神镜子回到房间时已经很累了,因为她刚才拚命练习网球,弄得全身汗水淋漓,后 来又被舍监叫去谈话,所以一进房间便立刻开口问:
  “有没有人要去洗澡?我现在要去洗澡喽!”
  三年级的学生——早苗转过头来回道:
  “你去洗吧!我们刚才都洗过了。对了,镜子,舍监跟你谈些什么?”
  “没什么。那……我先去洗了。”
  镜子拿着毛巾跟肥皂,一个人走在阴暗的走廊上。
  虽然现在的时间还不到五点,可是在这种昼短夜长的十一月天里,宿舍的走廊显得 格外昏暗。
  “镜子,你要去哪里?”
  “我去洗澡。”
  “不行啦!水已经变冷了,你现在去洗会感冒的。”
  一个同学好心地对镜子说道。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没关系的。”
  镜子那张美丽的脸庞露出幸福的笑容。
  事实上,镜子就读的这个学校里一直流传着一首不知道是谁作的歌,当中的几句歌 词是这样写的:
  妙子与镜子是不相上下的玫瑰与百合,同时也是s校的骄傲。
  只可惜被喻为玫瑰的妙子已经在今年春天病逝,所以现在s校的骄傲只剩下镜子一 个人。
  镜子有一对晶莹闪亮的大眼睛、浓密卷曲的长睫毛,以及嫣红的樱桃小嘴,因此全 校的学生们都十分喜欢她,有的人甚至还把她视为崇拜的偶像。
  除此之外,镜子打网球的技术更是让人赞不绝口。
  镜子走进大澡堂,发现洗澡水果然已经变冷了。
  她稍微梳洗一下,然后带着愉悦的心情步出澡堂。
  此时太阳已经下山,学生们大都聚集在餐厅用餐,所以宿舍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在这样的寂静的气氛中,镜子不由得想起刚才舍监所说的话:
  “镜子,最近宿舍里好像有人散布奇怪的流言。”
  舍监对镜子说道。
  “奇怪的流言?”
  镜子张大晶亮的眼睛,不解地注视着合监。
  “不过,我想你也不用太担心,应该不可能会发生那种事情的。”
  舍监含糊其词地说着。
  “舍监,请你告诉我宿舍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有一些胆小的学生们传说宿舍里闹鬼。”
  “啊?宿舍闹鬼?”
  镜子惊讶地瞪大眼睛。
  等她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脸上才又露出微笑。
  舍监见到镜子的反应,也不禁笑道:
  “呵呵呵!我想这些学生们一定是看错了。我叫你到这里来,是希望你如果听到这 类传言,一定要尽可能避谣,不要再让其他人以讹传讹,让学生们人心惶惶的。”
  “舍监,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向大家解释的。”
  话虽如此,现在镜子走在如此安静的走廊上,也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
  (笨蛋!刚才还在舍监面前说大话,现在却莫名其妙地害怕起来,真是丢脸极了!)
  镜子忍不住在心里面嘲笑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镜子好象听到右边的房间传来某人的说话声。
  她的一颗心开始剧烈鼓动,连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
  “是谁在里面?”
  镜子用尽全力才从嘴里吐出这一句话。
  可是对方并没有回答,四周依然是一片静默。
  “到底是谁”
  镜子又鼓起勇气喊了一次,并悄悄往那个房间靠过去。
  等了老半天,房里还是没有人回应。
  (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这个房间就被校方封锁了,现在应该没有学生住在里 面才对。)
  想到这里,镜子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那件事……唉!那真是一件悲惨的事倩……)
  直到现在,镜子每回想起那件事情,仍会感到十分难过。
  忽然间,房里又传来可疑的人声。
  “玫瑰……玫瑰……可怕的玫瑰……”
  对方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怨怼和哀叹。
  “玫瑰……取我性命的可怕玫瑰……”
  镜子听得出对方说话时还夹杂着啜泣声。
  “啊!那好象是妙子的声音。”
  镜子恍然大悟地叫道,顿时忘了刚才的恐惧感。
  她激动地转动门把,没想到房门并没有上锁。
  镜子迅速走进去,打开房间里的电灯之后,瞪大眼睛搜寻每个角落,却完全看不见 半个人影。
  (会不会是从窗户逃走了?)
  镜子走到窗边往外一看,只见窗外的大波斯菊正不断在风中飘摇着。
  花束之谜
  第二天,镜子并没有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甚至也没有向舍监报告。
  实际上,美丽的妙子和镜子是一对无话不说的知心好友。
  然而就在今年春天,妙子那张花容月貌却在一夕之间完全变样;她不但一直发高烧, 口中还喃喃说着狂乱的呓语。
  医生诊断出妙子患的是一种致命的“丹毒”,校方深怕其他学生会被她传染,因此 下令不准学生们接近妙子。
  可是镜子却冒着被记过的危险,一直到最后都没有离开过妙子身边。
  “玫瑰……可怕的玫瑰……”
  令镜子感到不解的是,妙子生前最喜欢玫瑰,但她在临终前却对玫瑰望之却步。
  (唉!妙子长得那么美,却死得那么惨……)
  镜子忍不住在心中为可怜的妙子叹息。
  “镜子,你的脸色好象不太好耶!”一旁的同学关心地说道。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什么。”
  “怎么可能?瞧你脸色那么差,一定是感冒了。我看你今天还是早点回房休息,最 好不要再去练网球了。”
  镜子拗不过同学的强烈要求,只好接受建议回房休息。
  今年秋天才刚转学来的一年级学生——铃代正在房里看书,她一看到镜子,马上夸 张地大叫:
  “镜子学姊,怎么了?你的脸色好苍白哦!”
  “没什么,我想大概是感冒了。”
  “是吗?我看你这个样子好像是被鬼附身一样。”
  铃代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却让镜子惊愕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不过铃代似乎没有察觉到镜子的异状,还在一旁担心地说:
  “我看你还是先上床休息一下吧!”
  “没关系,我不要紧。”镜子笑着回道。
  此时铃代像想起什么事般打开书桌的同屉,然后转头对镜子说:
  “镜子学姊,我刚才帮你收下了一个包裹。”
  铃代马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裹给镜子。
  镜子看到包裹上面写着“神镜子小姐收”等字样,却没有任何寄件人的姓名和资料, 心里面不禁觉得很奇怪。
  “咦?这是谁寄来的?”
  镜子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拆开包裹。
  铃代好奇地凑过来看,接着忘情地大喊:
  “哇!好漂亮的玫瑰哦!”
  “奇怪?这是谁送给我的呢?”
  镜子不解地歪着头。
  此时传代突然兴奋地拉扯镜子的手臂。
  “镜子学姊,花束里面有一张小纸条耶!你赶快看看是哪位爱慕者送花给你的。”
  在铃代的催促下,镜子连忙拿起纸条来看。
  瞬间,镜子整个人愣在当场,因为纸条上面写着
  死神即将取你的性命!
  尽管舍监和镜子两人努力避谣,“宿舍闹鬼”的传言却像滚雪球一般愈滚愈大。
  “我觉得那好象是妙子的声音。”
  “对啊!那声音的确跟妙子的说话声很像。”
  “我还听到她不断地说:‘玫瑰……玫瑰……’”
  “讨厌!不要模仿了啦!真可怕……”
  校园里到处可以听见学生们这样对话。
  镜子以前是网球双打的好手,如今失去了好搭档——妙子,她只好在即将到来的秋 季网球大赛中以单打身分出场。
  以镜子的实力来说,无论她选择双打或单打,一定都可以获得优异的成绩,可是镜 子还是希望能够再和妙子一起出场比赛。
  “镜子!”
  镜子正挥动球拍练习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同学跑过来叫她。
  “什么事?”
  “舍监叫你现在过去找她。”
  “哦!好,谢谢。”
  镜子立即放下球拍,快速跑向舍监办公室。
  “舍监,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镜子客气地问道。
  舍监一看到镜子来到,马上请她坐在椅子上,然后把办公室门关起来。
  “镜子,是不是有人寄玫瑰给你?”
  “啊?”
  镜子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舍监。
  “是呀!你怎么会知道呢?”
  舍监并没有直接回答镜子的问题,而是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条给她。
  镜子看到纸条上面所写的字,差点大叫出声。
  死神即将取你的性命!
  “舍监这……。”
  镜子还来不及说完,舍监便先抢白道:
  “其实除了你之外,我也收到玫瑰了。”
  “什么?”
  镜子感到惊讶不已。
  “不只如此,今天早上我又收到一封信。”
  舍监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给镜子,只见信上面写着:
  秋季网球大赛快到了,你还记得今年春季网球大赛落幕后所发生的那件惨事吗?请 记住!死神即将会在秋季网球大赛结束后降临。
  “一开始我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后来我才想到这说不定跟宿舍闹鬼的事件有 关。”
  镜子听到舍监的话,打从心底害怕起来。
  “我想,这封信上写的‘今年春季网球大赛落幕后所发生的那件惨事’应该是指妙 子的死吧!镜子,我想请问你一件事情,当时你跟妙子双打获得冠军后,是不是有人送 玫瑰给妙子?你认识那个玫瑰的人吗?”
  闻言,镜子歪着头沉思了一会儿。
  (春季网球大赛结束之后,的确有人送了一束玫瑰给妙子,而且当天晚上她就生病 了。
  难道妙子的死真的跟那个送玫瑰的人有关吗?)
  “舍监……”
  镜子正想回答时,舍监突然将食指摆在嘴chún中间,并对她使了个眼色。
  舍监悄悄走到门口,出其不意地用力打开门。
  虽然门外没有半个人影,却还是可以听得到有人迅速跑开的脚步声。
  “刚才有人在外面偷听,我看我们还是以后再谈这件事吧!”
  说完,舍监便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誓言保密
  这天夜晚,镜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没有办法阖上眼睛。
  她的脑子里不断想着舍监说过的话,心情烦闷到了极点。
  (送玫瑰给妙子的人……,难道是那个人放了什么东西在玫瑰里,才害得妙子染上 怪病?
  或许是这样吧!妙子才会在临终前对玫瑰产生恐惧感。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呢?)
  突然间,镜子想起妙子在临终之前,似乎曾经提到过某人的名字。
  (可怜的妙子……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是想带着这个秘密进到坟墓里。
  既然你没有告诉过其他人,我也不应该轻易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镜子伤心得泪湿枕畔。
  此时一阵冰冷的寒风突然吹向镜子的脸庞。
  好冷!我得去关上窗子。
  她站起来走到窗户边,这才发现到房里的另一张床是空着的。
  (咦?铃代跑去哪里了?)
  不知道为什么,镜子心里总觉得很不安,连忙开门走到走廊上。
  就在这当儿,妙子以前往的那个房间里突然传来啜泣声。
  镜子深吸一口气,蹑手蹑脚地向前进。
  眼看妙子的房间愈来愈接近,镜子的胸口也开始剧烈鼓动着。
  她紧握着门把,正想推门进去时,房里面却传来一阵说话声: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你只要再等一等,真的只要再等一下……虽然 我无法确定是谁害死你,可是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听到这里,镜子已经知道待在房里的是谁了。
  她用力转开门把,一古脑儿冲进去房里。
  “铃代,你在这里做什么?”镜子大声质问道。
  铃代面对突如其来的镜子,惊讶得不知该如何以对。
  过一会儿,铃代猛然睁大眼睛正视着镜子说:
  “请你告诉我到底是谁送玫瑰给妙子的?请你快点告诉我真相!”
  闻言,镜子不由得脸色大变。
  “你……”
  镜子正想开口说话,铃代却抢先一点说道:
  “我是妙子的妹妹,我发过誓一定要替姊姊报仇。镜子学姊,请你快点告诉我是谁 送玫瑰给我姊姊的。”
  “妹妹?你是妙子的妹妹?”镜子难以置信地喃喃说着。
  铃代见状,突然跑到门边,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瞪着镜子。
  “哼!看你这么惊讶、害怕的样子,一定是心里有鬼!你一定是送玫瑰给我姊姊的 人,就是你害死我姊姊的!”
  铃代说完这番话之后,便头也不回地往走廊的另一边跑去。
  镜子本想追上前去解释,却刚好瞥见铃代留下来的一个小牌位。
  她抱紧牌位,忍不住泪流满面。
  (妙子,不管铃代多恨我,我都不会告诉她是谁送玫瑰给你……)
  镜子决定要帮妙子守住秘密。
  神秘妇人
  秋季网球大赛的日子愈接近,镜子心里面的不安也愈加强烈。
  “镜子,你是不是有心事?”
  同学们发现到镜子练习时有异状,频频过来关心她。
  “没什么,谢谢你们的关心。”
  镜子故意露出笑容回道。
  虽然镜子很想对铃代解释清楚,可是她又不能说出妙子已经带入坟墓的秘密,因此 只能任由铃代继续恨着自己。
  在举行秋季网球大赛的前一晚,一位神秘的访客正在会客室里等待镜子。
  “镜子,你好。”
  那位年约三十七、八岁的贵妇对镜子露出和善的笑容。
  “你好。”
  镜子对她鞠了个躬。
  此刻学生们都已回房休息,偌大的会客室里只剩下她们两人。
  “镜子,我不方便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不过我在很久以前就知道有你这个人了。 事实上,我今天来这里是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拜托我?”
  镜子不解地用手指着自己。
  “嗯。明天就要举行秋季网球大赛了。”
  妇人突然迸出这一句话,着实让镜子吓了一大跳。
  但是镜子仍然点着回答:
  “是的。”
  “你会出场参加比赛吗?”
  “当然会呀!”
  妇人听到镜子的回答,露出难以启齿的表情说:
  “呃……我知道这个请求一定会让你感到很为难,可是我真的希望你不要参加明天 的比赛。”
  “为什么?”
  镜子感到一头雾水。
  “这……”
  妇人低下头,不时咬着嘴chún。
  “我实在很难讲明原因……不过请你相信我,这全是为了你好。老实说,我真的很 担心你,请你千万不要参加明天的比赛。”
  妇人的脸上充满着难以言喻的烦恼与悲哀。
  她对镜子行了个礼,旋即掉头离开会客室。
  真凶露面
  秋季网球大赛的日子终于来临,校园里面布满了许多色彩缤纷的旗帜和海报。
  选手们的脸上都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希望能够抱得胜利的奖杯回家。
  每当选手们有精彩的表现,现场观众立即报以最热烈的掌声。
  不久,终于轮到明星选手一一镜子上场比赛,观众们的掌声顿时响彻云霄。
  镜子的对手是一向跟s校争冠亚军的y校主将,而且这个主将的实力跟她比起来可以 说难分轩轾。
  比赛一开始,先由y校主将开球,观众的欢呼再度响起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镜子在第一场的比赛中频频表现失常,不断被y校主将得分。
  “明星选手怎么了?她好象没有发挥实力耶!”
  “哎呀!又被得分了!”
  在观众们连连发出惋惜声的同时,第一场比赛宣告结束。
  令人失望的是,镜子输掉了第一场比赛。
  (不行!我绝不能再分心去想昨晚那位妇人所说的话,否则我一定会在比赛中落败 的。)
  镜子在心中自我告诫。
  接下来,镜子在第二场的比赛中慢慢发挥实力,几乎让y校主将无机可乘。
  她渐渐扳回劣势,终于赢了第二场比赛。
  到了第三场比赛,镜子丝毫不给y校主将任何反攻的机会,最后再度赢得胜利。
  现场响起一阵如雷的掌声,镜子连忙对观众们行礼致谢。
  就在这时候,铃代突然冲到镜子的面前。
  她的眼中布满血丝,手里抱着一束鲜艳的玫瑰。
  “请你接受这束被诅咒过的玫瑰!”
  铃代象发疯似地大喊。
  所有人都惊讶地注视她们两人。
  “你怕什么?这是我姊姊——妙子送给你的玫瑰,你为什么不快点收下来?你以前 陷害过我姊姊,所以你现在也必须接受这束被诅咒过的玫瑰。”
  铃代咄咄逼人地吼道。
  镜子仍然站在原地,不发一语。
  “你给我收下来!”
  说完,铃代硬把玫瑰塞到镜子的手中。
  就在这当儿,昨晚和镜子见过面的那位妇人也猛然冲上前来。
  “把那束玫瑰拿给我。”
  妇人边说边把玫瑰抢过来,接着把自己的脸埋进玫瑰里面。
  “妈妈!你……”
  铃代惊愕得不知所措。
  “铃代,请你原谅我,我因为太疼爱你,才会害妙子死得那么惨……其实真正害死 妙子的人就是我!”
  铃代的母亲泣不成声地说明真相。
  铃代听到这些话,先是不停地颤抖,随即便昏倒在她母亲的面前。
  原来妙子跟铃代是同父异母的姊妹,铃代的母亲无法忍受妙子长得比铃代漂亮,最 后竟然还想出在玫瑰里下毒害死妙子的阴谋。
  但是她并不知道,其实铃代和妙子两人非常要好,因此妙子的死带给铃代非常大的 打击。
  正因为这样,铃代才会用尽各种办法,甚至还在宿舍里面装神弄鬼,就是想要揪出 杀害妙子的真凶。
  当事情真相大白之后,铃代便把镜子当作死去的妙子,两人的感情比亲姊妹还要深 厚,让外人看了都不禁好生羡慕。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玫瑰的诅咒》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横沟正史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横沟正史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