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列车爆炸疑案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这是一列奔驰在第三区域的南阿苏铁道上的旅游列车。它由一节车厢组成,行驶于十七公里的区间内。
  它一驶出丰肥本线,马上就跨过了横跃白川上的拱形铁桥。由于它的色彩与白川、铁桥和平原浑然一体,因此这列旅游列车便成为这一带最具特色的一道景观。
  四月十五日,发自立野的十三点零七分的旅游列车装载着十二三名乘客驶出了车站。
  由于这是司机兼售票员的车辆,因此没有售票员跟车。
  驶过白川的铁桥,第一站就是长阳车站。
  这儿的阿苏火山口里,正是开始萌生新绿的季节。
  而且不久这一带就要在水田里插水稻秧了。
  在这片片的新绿中,白色的旅游列车行驶其间,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旅游列车依次在加势、阿苏下田和中松车站停车,然后到达了阿苏白川。这就是那个有一座三角形、安有时钟的塔形标志的车站。与其说是车站,倒不如说是一个大玩具更贴切,白色和蓝色的造形,不禁使人想起了蛋糕。
  观光客中的一对年轻男女,迅速地拍起照片来。
  列车驶出阿苏白川后,再有两站就是终点站高森了。
  从高森可以到达宫崎县的高干穗。
  驶出阿苏白川的时间是十三点二十九分。
  这时,车内突然一声巨响,发生了爆炸。伴随着这剧的爆炸声,一道耀眼的亮光贯穿了车厢内。有的座位被炸飞了,车厢内一片惊恐、凄惨的喊叫声。
  中途有几名乘客下了车,此时车厢内只有七八名乘客了。他们全摔倒在车厢的地板上。其中就有那对在阿苏白川尽情拍照的年轻男女。
  车窗玻璃全部粉碎了,而且车体脱离了铁轨,翻倒在路基下方。
   
2

  十五六分钟后,救护车、巡逻警车迅速从阿苏镇赶来了。
  救护人员和警察拼命地从翻倒的车厢里把乘客和司机救了出来。
  每个人的身上都是鲜血淋淋。
  有的乘客已经死亡了。
  被炸坏的车厢内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和刺鼻眼的硝烟昧儿。
  爆炸好像是发生在车体的中央,那儿的车座连根炸飞,坐在那里的两名乘客由于伤势过重已经死亡。
  司机和部分乘客立即被送往医院。其中七名乘客中已有五名死亡,两名重伤者神志昏迷。
  仅仅存有一点儿意识的是那名叫井上的司机。他也因为被爆炸炸飞的挡风玻璃的碎片击中了头部,一共缝合了十二针,他的腰背部也感到一阵阵剧痛。
  一小时后,从熊本县警赶来了三名刑事警察,很快认为这是一起杀人事件。
  这三名刑警首先调查了被炸坏的车辆,然后询问了惟一尚有意识的那名司机。
  但是,由于他是背冲着乘客的,所以他也无法提供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来。
  “反正是突然发生的。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列车就翻了,我也浑身沾满了鲜血。”这名司机只说了这些。的确,在他的身后突然发生了这起爆炸,他的头一下子被冲击波推向了前挡风玻璃上,当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于是刑警们决定调查一下被害人员的身份。
  肯定有人蓄意爆炸这列火车。因此凶手要么是痛恨南阿苏铁道,要么是痛恨乘坐这列火车中的乘客。
  对前者要进行其他方面的调查,但当前可以进行的只能是对司机和乘客的调查。
  司机尚有意识,乘客方面有两人意识不清。所以对于乘客的调查只能从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进行身份辨查。
  七名乘客中,有两人是本地乘客。其余的五个人中,有四人是东京的,一人是大阪的,均为观光客人。
  指挥调查工作的熊本县警的伊知地警部将获得的被害人员名单记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

     足立秀夫  39岁  高森町  死亡
     竹村济  66岁  高森町  死亡
     蓝原昭  29岁  东京世田谷区
     江崎绿  22岁  东京世田谷区
     平山透  40岁  东京中野区  死亡
     加东英司  45岁  东京练马区  死亡
     失野幸二  50岁  大阪市阿倍野区  死亡
     井上弘  45岁  司机

  这些人的姓名和住址都是从他们随身携带物品中的驾驶执照、名片中知道的。
  井上司机说其中的笠原昭和江崎绿是一对情侣,上车后便不停地拍摄沿途的风光。
  在烧焦了的车厢内找到了三架照相机。
  其中一架里的胶卷因照相机被炸坏而全部曝了光;另外两台虽然也有不同程度的损害,但所幸的是胶卷完好无损。
  伊知地决定马上将这两个胶卷进行冲洗。
  另一方面,对住址为东京的四个人请东京警视厅进行调查,另一名大阪人请大阪府警进行调查。如果在这五个人当中有招致什么人痛恨的线索,那么就可以认为凶手是因为恨他才采取了如此残暴的手段的。
  对本地的两个人及司机井上,伊知地决定亲自进行痈查。
  井上和妻子住在立野。他为人诚实,深受公司信任,从未发生过驾驶事故。
  “他这个人多少有些死性,不过这也是公司对他信任的原因之一。”
  了解他的人是这样评价他的。
  高森町的足立秀夫在本地开了一家小旅馆。
  这是他从父辈那里继承来的店子。主要客源是去高干穗旅游的客人投宿。只是最近客人比较少,经营上有些困难。但是还不致于发展到必须用自杀来解决债务难题这个地步。
  另一名是叫竹村济的人,她是一名寡妇,现在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虽然六十六岁了,但身体硬朗,还在阿苏町的一家医院里作杂役。她人缘好,也不像有什么人恨她。
  另外一点,就是伊知地要了解关于南阿苏铁道的事情。因为他要排除有人由于对公司的不满而会采取爆炸列车的手段进行报复。
  在国铁时代,曾计划将这条线路从高森到高干穗的一段,再延仲,穿过高千穗到达延冈。
  但在尚未通行“高森——高千穗”的时候,由于运营不好,出现了赤宇而暂时停止了这项计划。
  由于当地民众反对停止这项计划,作为第三区域的长远规划,这个计划再次被执行了。于是一九八六年四月一日,南阿苏铁道正式动工。
  出资修建这条铁道的是沿线的高森呀、白水町的运营公司,同时一家民间的“阿苏南部农业协会”也出资进行了赞助。
  尽管熊本县经济运转不好,常年赤字,但县政府也进行了资助,但没有参加直接经营。
  立野——高森区间为十七点七公里。沿途共设八个车站。车辆共有四节。井且根据季节不同,还要增开列车次数。
  平日运行次数为每天二十二次。工作人员为十三人。
  由于十七点七公里的距离较短,因此中途并无上下行的错车设备,所以采取了单向行驶的方式。
  即下行列车到达终点后再返回而成为上行列车。
  只是在早晨的通勤高峰时间多增加雨节车辆。
  与国铁时代相比,列车经营赤宇大幅度减少,加之沿线的县、镇投资建设,古旧的站舍也相继改建,所以乘客对次也颇为满意。
  由于当地居民热切希望铁路继续延仲,而且把这条铁道视为自己的铁道的意识加强,所以很难认为有人会进行破坏。
  随后就要看看来自东京和大阪的乘客的调查结果了。
  伊知地这样认为。
  大阪府警马上有了答复。
  矢野幸二(死亡)是一名供职于大阪市阿倍野的铁路工会员工。
  其女儿已经结婚成家,其妻三年前去世。矢野现在独身。由于喜欢旅行,因此常常利用休假在外旅行。
  这次也是向公司提出三天休息,对女儿女婿讲好自己要去趟阿苏。虽然这个计划向别人讲过,但他平时并无人忌恨。
  大阪府警的报告就是这些。
  十六日下午,乘客的亲属相继赶来。
  东京警视厅一直没有答复,但这天下午警视厅搜查一科的十津川警部和龟井刑警两个人突然赶到了高森。
   
3

  被炸坏的那辆车厢已经运到了终点站高森站内的停靠线上。
  十津川和龟井首先提出要看看被炸车厢,请伊知地带路。
  十津川在现场只看了一眼便吃惊地说道:“炸得可不轻呀!”
  窗玻璃全被炸碎,车厢顶部被炸穿,当然座椅皆无,而且到处是黑渴色的斑斑血迹。
  “只有三个人死里逃生,真是奇迹呀!”伊知地说道。
  “这个事件为什么惊动了警视厅?”
  他见到十津川之后就一直有这个疑问,于是开口问道。
  “关于这个原因,我想一会儿找个僻静的地方再说。”
  十津川答道。
  “那就去高森警察署吧!我们在那儿设立了搜查总部。”伊知地说道。
  他们到达了高森警察署后,十津川首先拜见了总部部长。
  “请介绍一下贵方的凋查情况吧。”寒喧一阵后,十津川说道。
  “我们对南阿苏铁道受伤的司机井上和死亡的本地两名乘客进行了调查,但没有发现是因为有人出于报复而爆炸了这列火车。困难的是我们还面对着不特定的多数乘客可能对南阿苏铁道有意见或怨恨。虽然沿线的民众非常支持开通了这条线路,但乘客的态度就不清楚了。但目前为止,在运营公司收到的书信中,都是表示感谢的内容,提出批评的还没有。”伊知地说道。
  龟井点了点头。
  “我们也是从立野上车到达这里的。车厢内的广播温情、友好,司机兼售票员的工作也是令人满意的。”
  “沿途的景色也非常优美。高度为六十八米的白川大桥也没有让我这个有恐高症的人感到害怕。”十津川笑着说道。
  “那么,我刚才问的事情……”伊知地对十津川说道。
  十津川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他严肃地说道:“因为乘客中有一名叫加东英司的人。”
  “啊,那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人。他死了,怎么,十津川先生认识他?”
  “非常熟悉。我们是同一个科的同事。”
  “真的?!他没有驾驶执照,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
  “他不执勤,也许是在旅游吧。反正他是请了假出门的。”十津川解释道。
  “那么他就是一般的乘客了?”伊知地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这样的。不过,加东正在一个人追查陷入了迷宫的一个案子。”
  “陷入了迷宫的案子?”
  “是发生在两年前的杀人事件。三名年轻姑娘被人连续杀害了。但似乎凶手突然停止了作案。我们正猜想是不是凶手死了?”十津川说道。
  “可是加东先生是不是为了这个案件才乘坐南阿苏铁道的?也许是纯粹来旅游的?要是后者,那么这次爆炸事件就与他没有关系了。”伊知地反驳道。
  十津川没有马上反对,“是这样的。他说他的家人去四国旅行去了。不仅仅这些,他还在高知和松山预定了饭店。但他没有去四国,却乘九州的南阿苏铁道来了。”
  “他是什么时候离开东京的?”
  “四月十四日下午。听他的女儿讲,他要乘新干线去冈山,然后从冈山渡过獭沪大桥进入四国。因为他一直没有联系,所以他的家人都认为他肯定来到四国了。”
  “四国的饭店取消预定了吗?”
  “还没有。他是个办事非常认真的人,我们认为他不会是忘记了取消预定这件事。”十津川说道。
  “也许他这次偏偏就忘i己了。会不会这次例外呢?”
  “不,不会的。”
  “啊,是这样?”
  “当然了,这只是我们的推测。会不会是在十四号的新干线上他发现了什么引起他注意的人?也就是说是与那个杀人事件有关系的人。”
  十津川说完,龟井又补充了一句。
  “因此我们认为他会不会是跟踪这个人来到了这里。”
  “如果这个推测是淮确的话,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这名凶手发觉加东刑警在跟踪他,于是在火车上安放了炸弹。要把他连同其他乘客一块儿炸死?”
  “是的。因此我和龟井刑警到了这里。”十津川说道。
  这时,一名车轻的警官给他们递过来了咖啡。
  伊知地喝了一口后又说下去广十四号下午从东京乘上新干线后,当天住在了九州的什么地方吧。”
  “大概是福冈或熊本的什么饭店吧?”
  “这一点我们调查一下看看吧,因为我们毕竟是本地人嘛。”伊知地说道。
  “说有三架照相机,里面的胶卷冲出来了..(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旅游列车爆炸疑案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