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

作者:松本清张


  年轻貌美、风流多情的三沙子,是银座大厦酒巴间的女老板。从前,她曾当过某酒巴间的女招待。三年前独自在银座开设了一间小酒巴。尽管小,若没有别人的资助,这间小酒巴她也是开不成的。究竟资助者是谁?传说她当酒吧女招待时,曾经同时与三、四个相好的客人有密切关系。
  三沙子身体修长、皮肤白皙,开酒巴间时年仅二十多岁。虽不似绝代佳人那样瑰丽多姿,但她那丰满的体态,高耸而富有弹性的rǔ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肉感的嘴chún和富于表情的容貌,却足以使人倾倒。一位上了年纪的客人对三沙子说:“你真象美国的电影明星梅林呀!”三沙子虽不认为自己是位美女,但对自己的魅力却充满信心。
  池野最初来到三沙子的酒店,是在她开业后的第三年。某饭店的老板拜托池野为饭店设计图案,便请他一起到这里来了。
  饭店老板向三沙子介绍说:“这位是著名的建筑家池野先生。”她并不认识池野,却故意装出吃惊的样子说:“久仰先生的大名!”池野端着酒杯对三沙子说:“你长得太象美国电影明星梅林了!”她用轻蔑的眼神打量了一下这位门牙脱落、双鬓斑白、大长脸的客人,只是敷衍地随声附和了一阵,便离开了。后来,当她得知池野真是当代著名的建筑家并拥有万贯家财时,便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态度了。
  和风建筑设计家池野,在日本当时算是屈指可数的名流。不少人推崇他为日本第一流建筑设计家。池野的风格就是给予传统的日本式建筑以现代的感觉,使日本人的生活习惯从坐榻榻米变成坐沙发和椅子。他的设计目标是有效地利用自然空间,这一点在西方建筑中是特别显著的。
  对日本民族来说,绝不可放弃和风建筑,但合理地吸取西洋建筑中的精妙之处,才能使和风建筑有所发展。作为建筑家,池野的阅历是很深的,多年来,他始终保持声誉,舆论界说他有万贯家产,但艺术家们则认为,艺术比财产更重要。
  池野年过六十了。人的一生是有限度的,一切生命迟早要完结。无论是多么有天才的艺术家,都逃脱不了这一自然法则。年轻的艺术家在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准,这方面池野当然是德高望重的启蒙导师,但他仍在不断地探索;在巡视京都、奈良古社寺田舍农民住房的同时,又参观了著名西洋建筑设计家新建造的楼房,从中不断地吸收各种经验。
  十天后,当池野带着两个所员第二次出现在三沙子的酒巴间,她兴致勃勃地热情接待了他们。她依偎在池野的身边,主动说起她自己象美国电影明星的事,池野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三沙子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富于性感的嘴chún,又燃烧起池野已失去的青春的*火。眼前事业成就越大,他越叹惜那失去的灰色青春。
  池野第三次去她的酒巴时,三沙子10点左右就把酒巴里的客人托付给店员照顾,硬是邀池野去吃饭,其实不过是以吃饭为名,借机施展她的迷惑术而已。
  她带着池野驱车驶向一家豪华的大饭店。池野又激动又兴奋。他从前曾和妻子以外的女人来往过,但由于其中一个女人与妻子发生过争吵,使他深感痛苦。人到中年,随着收入的增加,自然而然地要物色女人了。不过那些风流艳事都是五十岁前的事了,近十几年来,和女人渐渐疏远了。当然,体力衰退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旦是,现在三沙子又激起了他的最后一丝情慾之火,使他身上那些近乎休眠状态的器官,渐渐又有了活力。
  池野被妙龄女郎的姿色、充满诱惑力的身体征服了。三沙子不紧不慢地引诱着他。她具有俏丽女郎的那种卖弄风情、献媚、勾引男人的一切手腕。这些都是她在当酒巴女时练就的本领。
  池野的妻子活到六十岁时,不幸因急性病去逝(幸好她不知道丈夫与三沙子的关系),三沙子便把不怎么景气的酒巴转卖了。自然而然地成了池野夫人。
  婚礼是在东京最豪华的饭店举行的。来宾足有三百多位,多是实业界、美术界、学术界的知名人士。对新郎六十三岁、新娘三十三岁这一点,来宾的祝词很谨慎,客人眼里都闪现出不同意味的好奇的目光。
  两人婚后的生活,最初还是很正常的,当人们看到年轻的三沙子那丰满的胸部、杨柳似的细腰和精力旺盛的妖容艳貌,都不禁担心起池野的健康。但池野的身体看起来比婚前更好,穿着华丽的服装,动作也恢复了青春活力。男人们都羡慕他找到了一位年轻貌美的老婆。
   

  池野结婚刚过了半年,三沙子对池野事务所的情况就了如指掌。她首先与担任经理主任的通渡忠造交上了朋友。通渡五十八岁,是位细心、可靠的人。三沙子想把握丈夫的全部收入,为此有必要拉拢通渡。但她却不能靠姿色来勾引他,因为通渡怎么也不为女色所动。她只好设法背着其他所员偷偷送给他一些东西。
  另一个人便是秋冈辰夫。秋冈是助理建筑设计师,年仅二十五岁。他十八岁时成了池野的徒弟。经过几年的刻苦学习,现在已成为正式所员了。在协助一级建筑师作辅助工作中,秋冈的设计构思闪现着才华,池野等人都看到了这一点。
  池野很喜欢秋冈,因为别的所员都是些普通的建筑师,秋冈却具有独创性,作为池野设计事务所的继承人,除秋冈之外别无他人了。
  三沙子不懂得设计技术,但从丈夫的言谈中得知,秋冈具有高超的设计才能,他是丈夫的继承人,因此,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笼络住。
  三沙子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很快就明白了池野的用意。受雇佣的人浮动性是很大的,曾在酒巴间谋生的三沙子,亲眼见过各处不断地调换女招待。为了留住某些女招待。只好出高价,但其它的酒巴则以更高的工资来引诱她们。这一切三沙子都看够了。事实上。许多饭店、酒巴,就是因为辞退了某些女招待,顾客稀少而倒闭了。因此,就经营者与雇员之间的关系这一层上说,酒巴和建筑设计事务所是一样的。
  结婚后两年左右,三沙子对池野渐渐地感到不满足了。
  池野衰老了许多,每每同床时,三沙子的*火总是难以扑灭。他们的性生活本来就很勉强,现在就更不谐调了。池野已是六十五岁的人了,性功能便自然而然地减低了。
  三沙子苦苦思索:池野最多能活五、六年,从现在起,自己该怎么办呢?只有池野活着,设计所才会繁荣。如果池野一死,所员们便失去了得力的靠山,设计事务所也只好关闭。再说,池野死后,现在的所员们不久也会纷纷辞职,另立门户,或转到别的事务所去。况且,池野与所员之间大都是师徒关系,师父一死,徒弟就难保不走了。
  显然,供三沙子选择的路只有两条,一条是把握住池野的遗产与人再婚;另一条是把那部分遗产作为资本重新开设酒巴。但是,再婚几乎是不可能了,也吃够了过去开酒巴的苦头,不想再干了。
  最后,三沙子终于打定主意,即使丈夫死了,仍要继续发展设计事务所,由她亲自担任所长来经营。那样一来,她在社会上的声名就会大震。因为女设计事务所所长是很少见的,所以凭着物以稀为贵这一点,她三沙子可以自由出入各种社交场所,也可能被撰写成随笔刊登在妇女杂志上,或是受到报社记者的采访,在电视座谈会上露面。
  这个毅然的决定使她又激动又兴奋。为着这个目的,三沙子为决意把秋冈长期留在设计事务所而绞尽了脑汁。她深信,秋冈才是她唯一的希望,假如池野死了,只有他可以维持设计事务所的声誉。
  在日本,秋冈这时也堪称是一流的建筑家,就其才能而言,其师父池野也比不上他。
  三沙子一直在心里考虑此事,但她并不想把自己的想法
  告诉丈夫。主意拿定后。她便开始亲近秋冈了。最初。三沙子想请秋冈参加私人宴会,一直给秋冈特殊待遇的池野,没有反对三沙子的提议。
  三沙子趁其它所员不在,便悄悄对秋冈说:“只请你一个人去吃饭,不要对别人讲。”
  秋冈的脸上泛起了红润。私下的宴请给了他无比的喜悦和自豪。秋冈辰夫并不是美男子,属于不受年轻姑娘喜欢的类型。他的个头很矮,身体又瘦又小,仪表也不庄重。但他从不放弃理想,相反,好象还十分憧憬带有浪漫色彩的梦境。
  头两次是三沙子同丈夫一起宴请秋冈的。秋冈为蒙受所长夫妇的盛情款待,有些受宠若惊起来。
  从那之后,三沙子常用凤眼向秋冈暗送秋波。她偷偷地赠给他许多与赠给通渡完全不同的东西,领带、领带卡、袜子等(都是少女们赠给恋人的信物),并背着别人,在他耳边亲昵地说:“我没有告诉丈夫,你放心收下好了。”
  秋冈觉得有些陶醉了。比起初次宴会时,三沙子更富于温情,她给秋冈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天晚上,她独自悄悄地邀请他去吃饭,那是比前两次还要高级的饭店,房间虽然小一些,却装饰得非常豪华。三沙子充满柔情地对他说:“今晚我丈夫和朋友去看戏了,所以我才有了这样的机会。”她瞟了秋冈一眼,深情地微笑了一下。这是在酒巴生活的那几年学会的本领。秋冈已有些神魂颠倒了。
  大约十天后的一个晚上,三沙子又邀请他到另外一家同样豪华的饭店去吃饭。她告诉他这次仍是瞒着丈夫干的。她精心地打扮了一番,显得格外年轻。秋冈痴呆呆地盯视着这位灯下美人,脸上感到火辣辣地发烧。
  吃过晚饭后,三沙子邀请他去夜总会。他犹豫地说:“我不太会跳舞。”
  她温情脉脉地看着矮小的秋冈,娇滴滴地说道:“那没多大关系。不跳也好,去看看也是很愉快的。”
  两人并排坐着汽车去赤板。在车上。她伏在秋冈的肩上对他低语道:“你把这个信封拿走吧!”
  他立即就意识到信封里装的是钱,便不好意思地说,“夫人干吗这样?”
  “你别客气,请务必收下才好。近期内要给你长工资,只有你一个人享受特殊待遇。”
  内心里对自己的低薪水很不满意的秋冈,这时微微地抬起了头,迟疑了一会儿,便接过了这个信封。三沙子突然用手握住了他的一只手。秋冈的内心激起了波澜。两人互相对视着,没有说话,但感情的激流已惊涛骇浪般在他俩的心中起伏冲撞起来。到底还是三沙子采取了主动,一下依偎在秋冈的怀里……
  在昏暗的夜总会,三沙子喝了几杯加冰的杜松子酒。酒量很大的她,竟然露出了醉相,周围的客人和女招待们都注视着这位带着情人的阔太太。秋冈羞愧地低着头,不敢正视她那饱含婬慾的目光。她却笑眯眯地凝视着他,并喃喃地说:
  “我醉得这样,是不能回家了。池野去看望给他做媒的朋友了,今晚不回家。你最好陪我到哪儿去休息一下再回去,好吗?”
  在出租汽车里,三沙子象真的喝醉了似的,含糊其词地把自己要去的旅馆告诉了司机。秋冈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但三沙子那满头浓密秀发的脑袋已偎靠在他的肩上。
   

  对秋冈来说,恋爱仅仅是开始,与女人的肉体接触也算是头一回。而且这是和师母的秘密恋爱。秋冈跨过了初恋,一下子就沉溺于中年人的肉体慾爱中了。
  他不敢正视老师,每次都要躲过老师的视线,相反,背地里却不断追逐着师娘的姿色和肉体。
  一天晚上,在旅馆里。三沙子拥抱着秋冈,对他说:“你要沉着些。要忍耐。老是心神不定的样子会被池野和所员们发现的。”
  “我在设计事务所里,一天看不到你,心就平静不下来。”
  秋冈对她表白说。
  “我的爱情是忠贞不渝的,这点请你放心。可我们彼此一定要慎重,不然是很危险的。”
  “你说得对,可是我一时看不到你的身影,就觉得烦躁。”
  “你真蠢,恋爱可不能影响情绪,我又不是个小孩子。你有才能,是个天才。这一点连池野也不如你。女人们是爱才的,所以连我也不由地爱上了你,而且永远爱你,这不会变。”。
  “夫人这么说真叫人高兴。你近来不到事务所来,我能想象出你在家里和丈夫是怎样的情形,所以有点心烦。唉,我的醋劲为什么这么大呢?”
  “正是这一点,才给了我无限的爱和幸福。”三沙子又热情地吻了吻秋冈。“..(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诱惑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