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怪的脸

作者:森村诚一

  一
  “就这样回去太扫兴了,在这里连冷饮也没有吃,我们找个地方去喝点什么吧!”观赏完焰火以后,叶室洋子对同来的伙伴建议道。
  同伴们余兴未尽,不想就这样回家,洋子的提议正中下怀,求之不得。
  也许,观赏焰火的人都有此心,因此,沿海岸的咖啡店里全都客满了。
  好不容易才在海岸的尽头找到了一家有空座的酒店。即使喝杯茶也好,于是大家走到桌子边,总算歇了一口气。
  店内非常拥挤嘈杂,惟一空着的桌子上,放着邻座客人的物品。
  “对不起,请将这东西搬走,好吗?”
  邻座的顾客很不情愿地将东西搬走,才终于腾出这张桌子。这位顾客年龄约莫三十多岁,皮肤白皙得让人腻心,眉毛左右各刺去一半,使人联想起王朝时代的朝臣。
  今夜是邀请地区文化团体的成员来观赏江心岛屿上的焰火。大家都彼此熟悉,所以气氛融洽,不久便谈论起焰火来。
  隔壁的桌子边围坐着五名少女,像是女高中生,全都十六七岁的年纪,留着长发,其中有的人还染了部分头发,看来是一群崇尚个性的时髦少女。
  她们吃完后,不慌不忙地各自从手提包里取出化妆品开始化妆,而且都不是补妆,从口红开始,脸黛、扑粉、画眉毛,其中还有人甚至给头发着色,使用干燥器。
  店内飘荡着化妆品的香味,干燥器的噪音令人心烦。顾客中有的人皱起了眉头,但没有人去阻止她们。
  叶室洋子离少女们最近,因此她深受其害。
  “这里是大家吃饭的地方,你们如果要化妆,不能去化妆室吗?”
  洋子终于忍耐不住,悄声提醒她们。
  店内的墙壁上装有镜子。少女们正对着镜子聚精会神地化着妆。她们一下子转过头来,将目光朝着洋子那边,一副厌恶的神态。
  洋子瞬息间有些犹豫,但还是补了一句:“这是酒店呀!你们妨碍了大家。”
  面对洋子毅然的态度,少女们似乎有些畏怯。其中一名脸上戴着网罩的少女默默地朝洋子的方向凝视着,好一会儿之后,呢喃了一句:“这张脸真古怪!”
  洋子立刻被气蒙了,但她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只是温和地反驳道:“对不起,脸是父母给的,不能随便改变啊!”
  少女们在洋子提醒后好像很不愉快,都急急忙忙地离去了。
  洋子的伙伴们都感到松了一口气,但依然坐在座位上沉闷了好一会儿,仿佛觉得少女们会去喊可怕的“老哥”来增援,在酒店外面守候着。
  一位同伴窥察着店外,确认外面没人守候,大家才离开了酒店。
  观赏焰火之后,在酒店里被少女奚落的话语,在叶室洋子的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她从未自我陶醉,以为自己是多么显眼的美人,但洋子也并不认为自己的长相特别古怪,虽说已经到了四十大关,半老徐娘,但风韵依旧,成熟饱满的身体还洋溢着迷人的活力,身体稍稍发胖,但丰腴的体态和细细的腰配在一起,从背后看去还只有三十岁刚出头。
  那是少女们被人数落后下不了台才骂她的话,但严重地伤害了洋子作为女人的自尊。被那么小的女孩说“长相古怪”,为什么一声不吭?还是rǔ臭未干的小女孩,却像大人那样化妆。这样的少女,她们的脸更要古怪得多!
  当时为什么不回敬她们?她后悔被羽毛未丰的小女孩说长相古怪,便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退下来了。夜里,她坐在床上,端详着自己微胖的肚子,抚摩着自己光洁的肌肤,久久睡不着。
  当时那个场面,她是因为害怕那些时髦少女背后凶恶的“老哥”才不吭声的,看来没有那样的人。这些孩子旁若无人一般,大人们却都像她这样宠着这些孩子,岂不是更加增长了孩子们的骄横吗?遭到少女的侮辱,一句话也没有反击,她为自己的窝囊颇感后悔。而且,这种悔恨的情绪没有发泄的机会。
  洋子只能将被打落的牙齿往肚里咽。
  
  二
  9月10日下午1点左右,新宿情侣旅馆第24班领班大野雅枝,见今天应该结账的2412室已过了结账时间还没有动静,觉得奇怪,便去推门。不料,房门没有锁,她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内,发现一个少女躺在床上已经死去。
  雅枝大吃一惊,马上与大堂经理联络。大堂经理匆匆忙忙地赶来,见少女的脖子上缠着像是旅馆浴衣上的腰带,大为惊愕。一看就知道她已经断气了。
  旅馆方面一般都希望将旅馆内发生的不幸之事尽快地内部处理掉,但是,这是一件不能掩盖的事情。大堂经理决定向所辖的警署报案。
  接到报案,新宿署的刑警首先赶赴现场。
  被害人初看有十六七岁,死因是颈部缠上旅馆浴衣的腰带后,被人用力勒紧,导致气管堵塞,窒息而死。
  尸体光着身子穿着浴衣躺在床上,她的胸部已经发育,但并不饱满,身上明显有性交过的痕迹。
  据旅馆方面的记录,前一天晚上9点左右,旅馆接到自称“荒井一郎”的人打来的预约电话,要求预订标准双人房间,晚上9点15分办理了住房手续。
  据受理的总服务台服务员反映,最早来的客人年龄约莫四十五岁,初看像颇有风度的绅士,一副公司干部的模样,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征。
  服务员要求客人预付三万元押金后,将2412室的钥匙交给了客人;但服务员说,不知道女性是什么时候进房间的,也许是荒井一郎进房间后再将她招来的。
  根据旅馆的记录卡上所记地址,经过查找,没有叫“荒井一郎”的人居住。
  据现场勘察推断,死亡时间估计是凌晨零点以后的两个小时内。
  被害人的衣服和鞋子等物品还留在房内的衣柜里,但没有任何能表示死者身份的东西,估计是凶手行凶后带走了。
  被害人将部分头发染成褐色,化妆很浓,年龄最多不超过十八岁,体态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
  “会不会是眼下流行的援助交际(指现在日本大城市里流行的一种不正常交际活动,即女中学生与中年男性结交,以赚取零用钱。——译者注),或女高中生卖婬?”刑警青柳说道。
  “如果是固定的同伴,却杀害交际对象,这怎么可能呢?若是正式交往,相互之间也应该了解对方的脾性,被别人撞见或风声传播开来的机会也会多起来。如果查出被害人的身份,固定的同伴马上就会被查出来。报道被害人的照片,被害人的身份马上就会知道了!”牛尾沉思着说。
  “那么,会不会是高中生卖婬,凶手是随便拉的嫖客吧?”青柳说道。
  “嫖客将刚认识的女孩子杀死,这是根牵强的。进旅馆之后,一定是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牛尾的目光望着空间。
  “比如,因为费用问题吵架,男子冲动地将女人杀死。会不会这样?”
  “如果被害人是卖婬的高中生,嫖宿费用一般会事先讲定吧?我认为不会是高中生自己站在街头拉客,中间有拉皮条的。”
  “假设中间有皮条客,那么就在这一带吧?”
  “估计主要是新宿一带,涩谷方面有时也会派女孩子来。”
  “先在案发地区进行调查?”
  新宿一带以介绍卖婬为生的皮条业者有三五十家,只需嫖客一个电话,他们便将卖婬女派遣出去。如果将这些人全部清查一遍,也许会找到派遣被害人的业主。
  警方在查找被害人身份的同时,也将触角伸向了皮条业者。
  叶室洋子无意中看着电视新闻报道的画面,不料大为惊讶,电视画面上映出一张似乎熟悉的面孔。
  主持人用冷漠无情的语调,报道着在新宿的旅馆里发现一名身份不明的少女尸体的事。
  推断被害人的年龄,好像是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在画面上的照片里,那张已经死去的脸化妆得像是活着似的,正是这年夏天,洋子在江心岛屿的酒店里遇见的说自己“长相古怪”的少女。
  尽管经过浓妆后,少女完全像一个大人,但依然掩饰不住她的“童颜”。主持人也考虑到死者是一个未成年人,没有详细报道尸体的状况。
  但是,未满十八岁的少女在旅馆的房间里死去,这是反常的。她的死,预示着很浓厚的犯罪嫌疑。
  继电视广播之后,报纸上紧接着刊登了事件的追踪报道。报纸比电视更详细地报道说死因系勒死。据说与被害人住在一起的男子是一个四十五岁左右的董事模样的魁梧男子。
  据报道,被害人是脖子上缠着腰带被勒死的。报纸上说,警方正在查找与被害人同住一室叫“荒井一郎”的男子。
  侮辱洋子“长相古怪”的少女被人勒死了。最初看到新闻报道时,洋子还有点幸灾乐祸。那样的少女长不成出色的女人,被人杀死是理所当然的!她仿佛觉得心中的怨恨有些化解了。惊讶过后,她又感到被害人很可怜。
  如果活着,以后还要经历各种各样的恋爱,不知道会结出什么样的果来,但是,现在花蕾还没有开放就被人扼杀了。
  她究竟干了些什么?在哪里与人结下了招来杀身之祸的怨仇呢?
  住在同一间房间里的男子如果年龄相差不大也就罢了,报道说是四十五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年逾不惑的绅士为什么要杀死少女?
  因为有江心岛屿那一件事,所以洋子对事件表现出特别的关注。
  回想着与被害少女初次邂逅的场面,她忽然若有所悟。
  当时她提醒少女注意时,少女怔怔地注视着洋子的方向,出言不逊:“这张脸真古怪!”洋子听到这话虽然很气愤,但她怎么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脸竟会如此丑陋。此刻她重又感觉到,那话也许是少女被大人提醒注意之后在内心里暗暗骂着的,这就是如同将并不那么坏的人骂成坏蛋一样。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呢?如果“这张脸真古怪”这句话是指责另外一个人长相古怪呢?
  洋子尽力回忆着当时的场面。少女是望着她说出“这张脸真古怪”这句话的。那只是望着洋子所在的方向,未必就是看着洋子。
  如果被害人不是望着洋子,“这张脸真古怪”这句话就不会是针对洋子的。因为是在洋子提醒她们注意之后少女才扔出这一句话,所以洋子还以为是针对自己。这是自我对号入座。
  如果这是针对洋子以外的人说的,那么到底是说谁呢?
  不!这话也许正是针对洋子说的,但却是看着别人的脸联想起古怪的长相,才将它当作反击洋子的武器脱口而出。
  于是,那个场面也许有个人的脸长得很古怪。当时洋子的同伴都是地区文化团体里的成员,全都是标准长相,没有人会让人联想起“古怪”这个词。
  酒店里的座位几乎爆满。那么,就是其他桌子上有长相古怪的脸,而且,长相古怪的人正坐在少女望着洋子的角度上。
  洋子追溯着自己的记忆。记得酒店里有六张桌子,两张是六人用的,四张是四人用的。它们的摆放位置是这样的:少女们坐着的桌子是六入座的,面对着安装在墙壁上的镜子,最邻近的就是洋子她们坐着的四人用的桌子,背后有一张,夹着通道有两张,而且对面有一张六人用的桌子面对着墙壁。
  洋子坐的位置离被害少女的位置最近,少女们被洋子提醒后,将目光都对着洋子。她们的目光同时也对着洋子她们背后位置的桌子。
  “对了!当时那个男子……”
  洋子的记忆苏醒了。
  洋子她们一伙人走进酒店时,有个男子将物品放在洋子她们的座位上,在服务员的劝说下,才磨磨蹭蹭地将东西搬回自己的座位。那个男子的左右眉毛各剃去一半,那张脸长得如王朝时代的朝臣一般。
  他的位置处在洋子的背后,正是少女目光对着的方向。如果不是故意躲在洋子的身后,少女就应该看得到他的脸。
  “当时那张脸就映在镜子上啊!”
  洋子鲜明地回忆起当时的场面。镜子中照见正处在洋子身后的那位朝臣长相的男子。被害人的确看见了他的脸后才联想起古怪的长相。
  不知道是被害人看着他的脸将感觉到的话扔给了洋子,还是少女与他之间已经有着某种联系,借着洋子提醒她的机会才泄怨说他长相古怪呢?
  洋子发现了一个事实,当被害人指责她长相古怪的时候,实际上那个长相古怪的人也在场。这事也许与事件无关?
  被害人称洋子“这张脸真古怪”,洋子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那人是男人,所以有人评论他的长相,男人不会像洋子那样气恼,但如果当事人非常介意自己的长相,受到的伤害也许比洋子更甚,而且会引发杀人动机。
  这会是真的吗?洋子慌忙打消了自己的念头。观赏焰火的那天晚上,离..(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古怪的脸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