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的新娘

作者:赤川次郎

  序曲
  期望如果太大的话,大多会失望。人生往往如此。然而对片濑幸子而言,“人生”也许是不合理的东西。
  片濑幸子张开眼睛,模糊的双眼渐渐地可以看清楚事物的同时,头脑也跟着清醒起来,因而觉得:
  “啊……,这是‘天国’了啊……。会是什么样的好地方呢?不知道彻男是不是已先来这儿等我了?以前总是我迟到,所以想在这个时候要早一点到……。可是,要去天国,并不是有‘特快车’或‘慢车’啊……。”
  然而愈来愈清楚看到的世界,让幸子感到失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到处是污迹的肮脏天花板(原本应该是乾净的吧),并且有些地方油漆剥落了。
  什么,这里?天国也变得这么旧了吗?啊,天国这么旧也是当然的……。可是,没有好好保养吗?
  天国也人手不足吗?还是──。
  “幸子!哎呀!幸子!张开眼睛了!认得的话回答我”
  由于母亲突然出现,幸子吓了一跳,觉得心脏停止跳动了。心脏停止跳动?这意思是……。妈妈没有理由也到天国来。这么说,这里……并不是天国。
  幸子不得不下了一个非常清楚的结论。
  我……被救起来了。
  “幸子!知道我是妈妈吗?喂!认得的话就回答我!”
  真烦……。对于一个没死成功而失望的人,要求那么多,也真伤脑筋。
  “妈……。”
  幸子无可奈何地回答了。
  若发出的声音一点元气也没有的话也不好,所以稍微调节了一下,说话已相当稳定了。
  “幸子……哎,太好了……。太好了。”母亲抽泣地哭出来,幸子则有点厌烦。要是觉得“还活着,太好了”的话,为什么那时候不多注意我的心情,不就没事了?想对妈妈那么说。但是,毕竟自己的身体是刚自杀获救的状况,没有和母亲争吵的体力,所以就没有说话。
  “幸子……。不要再做傻事了,要是爸爸知道了的话……。会如何地生气啊!”做母亲的这一番话,让幸子更沮丧了。反对自己女儿的恋情,使他们走入了殉情一途,却还只注意被父亲责骂的事。
  幸子的幸福之类的,却一点也不关心。的确,幸子也知道自己的父亲片濑隆治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虽说如此,但──。
  幸子想起了那个时侯。对,“那个人”的事……。
  “妈──”
  “什么事?想要什么东西的话,就说呀。”
  “不是的……。彻男呢?”
  对于幸子的问题,母亲移开视线。
  “喂,幸子……。你还很疲倦,再睡一下?”
  “彻男到底在哪里?”
  这时,听到了病房的门开了的声音。
  “──怎么样了?”
  父亲低头看躺在病床上的幸子。
  “她刚刚醒过来了。”
  “既然这样,就不用急着来这里啊!”
  片濑隆治以一如往常的口气说。
  “真会给我做蠢事,惹来社会的笑柄。”
  社会。社会啊?
  幸子已不再对父亲所说的话生气,甚至觉得父亲很可怜。
  高大魁梧的身材、高高在上的威严,对于一度决定面对死亡的幸子而言,都是虚幻的。
  “你看着她!”
  “嗯,那已是……。”
  “这孩子或许会再一次地做出傻事吧!对方死了,自己乾脆也死了算了。”
  父亲说着,又说:“我要回去了,还有工作要做,不能在这里悠哉。”
  父亲说完,也没向女儿说一句话,就从病房走出去了。
  ──对方死了?是谁啊?
  幸子呆呆地看着母亲将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然后泡茶的样子。
  “妈……。彻男呢?”幸子说。
  “丸山彻男己经没救了!”
  母亲自顾自地说∶“他被河流吞没,──你一个人挂在浮木上……。漂到水浅的地方,还有一点呼吸。运气真的很好,那种事不要再一次地──。”
  幸子则看到“自己”走下床,摇摇晃晃地往窗户的方向走去。然后打开窗户往下看。五层楼的高度。掉下去的话一定会死。
  也许“还”追上彻男。
  彻男,你现在在哪里呢?
  “不要!”
  母亲从后面抱住幸子。
  “放开我,妈!我要死!”
  “不可以!不要!来人──有没有人来啊!”
  母亲的声音响遍了整层楼。
  放开我!──放开我!
  “放开我,求求你!”幸子说。
  尽管如此,他并没有想把手放开的意思。
  雨越下越大。
  “会淋湿的。”
  “没关系。”
  “可是──。”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开。”
  在寒冷的雨中,只有被三上紧握着的两手是温暖的。
  “三上先生……。”
  “我知道你在犹豫。”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应该了解才是!”
  “可是,从你上次自杀到现在,已经七年了,是该忘记的时候了。”
  “我无法忘记。”
  “你不忘记也可以,可是,你还活着,有义务过幸福的日子。也是为了已死了的他。”
  幸子忽然低下头去。雨渐渐地渗到肌肤来,不可思议的是既不冰也不寒冷,而是一种痒痒的温暖,也是一种欢喜。
  “──答鹰我。”
  “三上先生。”
  “拜托──和我结婚吧!”
  “嗯……。”
  “你说嗯,是说好罗。”
  “是的。”
  说完,幸子终放抬起脸来。
  幸子觉得好像隔了七年,才把脸抬起来。
  幸子依偎在三上的臂膀里,两人紧紧依靠,丝毫不让雨滴渗入般的,紧紧靠着……。
  一  昏迷的女人```
  “为什么要约在这种地方?”
  神田聪子抱怨地说。
  “不是我决定的。”
  回话的人当然是本书中的女主角冢川亚由美。“是妈妈说要在这里的,没办法呀!”
  “虽然说是那样……。还是觉得不愉快。”
  聪子说着,噘起嘴巴生气了。
  “是啊,故意讽刺人嘛。”
  “就是嘛!”
  尝到底讽刺什么事呢?原来现在这两人所站着的地方,是n百货公司的家具卖场。
  时值秋天的结婚季节,百货公司里正举办“结婚家具大特卖”活动。
  并非便宜没好货,而是好东西卖得便宜的评价吸引了人潮。从衣橱啦,三面镜啦,这种传统家具,到时髦的厨具系列,一排排陈列的卖场里,到处可见状甚亲密的情侣。
  身为女大学生的亚由美和聪子两人,虽然还不是商家“招呼的对象”,但若有一、两位“男朋友”,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然而,两个人却都还没有对象。
  “没有什么好急的。”
  “对呀!对呀!”
  虽然总是这么说,但两人也曾如此说:
  “都是一些没有眼光的家伙。”
  “就是嘛!”
  尽管如此──因为多半是来逻购家具的,所以都是“已成定局的情侣。也许这个缘故,可以感觉到他们不同于“爱人同志”,让人觉得他们都很稳定。
  “──喂,亚由美。”
  “干嘛?”
  “有没有好男人?”
  “没有。”
  两人仔细地在卖场看着。
  “哎,男人也是各有所好呢。”
  亚由美说着说着……。“那两个人看起来不错呢。”
  “哪一个?──啊,真的呀!”
  很难得的两人意见一致。
  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性,和一侗穿着颜色明朗的洋装的女性。两个人都约二十六、七岁。
  “──这个橱柜,挺不错的。”女方说道。
  “大小不晓得放不放得进去?”
  “量看看。”
  女方还带卷尺来。
  量了大小之后,
  “──卧房也许放不下,不过,如果是这一个的话,哪里都可以放。”“那就候补罗。”男的点点头说,“先看看其他的再决定吧!”“嗯。”女的点了点头。这时,百货公司里广播说:“从k区来的三上公平先生,有您的电话,麻烦请到附近的服务台接电话。那对男女互看了一下,说:“──刚刚是说三上?”“广播是说三上公平。我是听到这样。”“怎么会?又没有跟任何人说要这里来。”三上纳闷着,又说:“等我一下!”“嗯,我就在这里等你。”
  亚由美觉得:和年龄比较起来,这个女人的熊度是很稳重的。于是,她把两手放在后面,晃着稍大的皮包,走在各衣橱之同……。叮当!馆内又响起广播声:“从s市来的片濑幸子小姐。”女人似乎吓了一跳,停住脚步,不由得往空中看。两人都被广播?──的确少见!“丸山彻男先生在一楼正门等您。”亚由美看到女人听到广播之后,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危险!”亚由美大叫。这位穿着洋装的女人瘫倒在地上了。亚由美几乎不假思索地跑向那女人。“不管在哪里,你都一样哩!”说话的是冢川清美,亚由美最亲近的母亲。“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女儿不服气地皱着眉头说。“别那种脸,皱纹会增加的。”“不要管人家的脸。”
  母亲和女儿亲密(?)争吵的地方,是百货公司里医务室的前面。
  “──怎么样了?”
  神田聪子走了过来说。
  “啊,聪子,那个男的呢?”
  “嗯,刚刚请人去找,叫他来这里。”
  “真是对不起。就因为我这孩子这样子,害得神田小姐也交不到男朋友。”清美说。
  因为是当着亚由美的面,聪子也不能说“是啊”,于是就“不……唔……啊……”地支支吾吾的半天,说得莫名其妙。
  “那,为什么突然昏倒呢?”
  “不知道,她在听到广播以后,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就昏倒了。”
  “嗯,难道是得了馆内广播恐催症。”
  清美自以为是地点点头说。
  “没听过有这种事。”
  “我也是。”就在持续这没有结论时,刚刚那位和女人一起的男人快步地走了过来。
  “──很抱歉──。”
  “是三上先生吧。片濑小姐在那里面,她昏过去了。不过,好像已经不要紧了。”亚由美说。
  “这样啊。”
  男人说着,叹了口气,又说:“哎,麻烦各位,真对不起。”
  “没什么。她常常在站起来的时候,头昏眼花吗?”
  虽然亚由美这么问,但她自己并不相信是这个缘故。
  无论怎样,三上公平走进医务室时,亚由美等人也跟在他候面又进去了。虽然这是没有必然性的。
  片濑幸子坐在趁断用的硬床上,脸色还有些苍白,但一看到三上公平,则露出浅浅的微笑。
  “还好吧!”
  “对不起……。有点──。我一定是在做恶梦。”
  幸子摇着头说。
  “发生了什么事?”
  三上握着幸子的手问。
  “广播说外找……。你刚刚的电话是谁打来的?”
  “很奇怪,我一接雷话,对方马上就挂断了,什么也没说。”
  三上摇摇头说。
  “那么,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罗?”“是啊。说有外找……,难道你也是?”“是不是真的有人找我?还是只是我的幻觉?我自己也不知道。”幸子才这一说,亚由美就接口道:“嗯──对不起,容我插一句话。我们也有听到,的确有广播说要找你。”“真的吗?”幸子看着亚由美,又问:“那……你听到了吗?等我的那个人的名字?”“嗯。可是──只听了一次。喂,聪子。”“叫做什么……彻……男的?”“是‘丸山彻男’吗?”“啊,对,是这个名字。为什么你一听这个名字,就昏了过去呢?”亚由美说。“混蛋!”三上突然激动地说:“是谁在恶作剧!”“公平,一定是那个人知道我要结婚而生气的。”幸子把手搭在三上的肩上说。“不要胡说。”
  说着,三上紧紧地握住幸子的手,说:“你还活着!他已经死了,这是错不了的。”
  “可是,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会有广播说他要找我呢?”
  气氛似乎不适合有第三者在,但以亚由美的个性而言,是不会这么闷声不响地离开的。
  “嗯……不好意思。”
  亚由美客气地说。
  “啊,谢谢。麻烦你们,真对不起。还没有谢谢你们。”
  “不用了。刚刚你们说‘有人死了’?”
  三上稍微清了清嗓子,说:
  “真抱歉,这是私事。”
  “哎呀,公平,怎么可以对帮助我的人这么说。”
  “就是啊!”
  突然开口说话的是清美。“人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就要大方地接受帮助。”
  “嗯──这是我的母亲。”
  亚由美匆匆忙忙地..(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濒死的新娘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