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边疑云

作者:赤川次郎

  1
  “无论如何,请你多帮忙……”市村不死心地说。
  “实在抱歉。不过,我答应考虑考虑。”虽然大川一江知道自己实在没有赔礼的必要,但是她还是很礼貌地说了。
  “很遗憾……”市村故意蹒跚地站起来,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为的是想博得一江的同情,让她改变心意。
  其实,市村是m中学的教务主任,四十五岁左右,照理说,就算真的遇上了什么令人沮丧的事,也不该这般伤心难过的模样。
  而一江,这位二十岁的女孩子,反倒真的同情起市村来了。尤其当她知道,市村也是奉了岛津校长之命,迫于无奈才硬着头皮来的。
  大川一江一边送客一边说:“我弟弟参不参加游泳选拔赛,真的这么重要吗?”
  “您也许不知道这个重要性……”市村感伤地说:“敝校正处在危急存亡之秋呀!如果令弟能够答应不参加游泳选拔赛的话,敝校就得救了。否则,这个老学校恐怕……”
  太夸张了吧?一江心里嘀咕着。
  “好了,不耽误您的时间了!打扰您了。”市村说。
  一江看着在玄关穿鞋的市村,叹了口气说:“好吧!我会把话传到的!”
  “那太好了!”市村喜出望外地说。
  “不过,参不参加,还是得我弟弟自己决定。我只能帮您把话传到,没办法向您做任何保证的。”
  “这就够了!真谢谢你……”市村脱掉鞋子。又爬上榻榻米来。
  一江和弟弟哲志相依为命地住在这间小公寓里。除了有饭厅、厨房以外,靠里侧还有卧室,全部加起来也只不过六个榻榻米大。
  “──错就错在当初学校没有确实衡量自己的荷包,就大兴土木地盖了体育馆。”
  “哦,我听哲志提过,听说盖得很好……”
  “是呀!盖得太好了。”市村点了点头,“但是,惨的是只够付建筑公司一半的钱。──岛津校长焦头烂额地四处筹款,好不容易才凑足了六成。”
  “怎么会这样呢?”
  “不景气呀!”市村两手一摊。“原本答应要捐助校方的校友──都是些董事长级的人物哪──一个个大叹不景气,生意难做,没有捐款的余力。唉!这年头,不景气也会吹泠了爱母校的热心呀!”
  尽管市村有点埋怨地大吐苦水,但是一江却觉得,实在是没有能力回馈母校的话也不能怪人家不帮忙呀,因为人家实在是没有钱嘛!
  “校长真的是没辙了。”市村说:“只好等着建设公司提出告诉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答应帮学校补足不够的金额!”
  “那太好了!”
  “那个人就是令弟的同班同学酒木和宗的爸爸!酒木先生呀是个大地主,出租一块土地动辄数十亿的。其他还兼作土地买卖等事业。”
  数十亿!──对一江而言,简直是天文数字!
  “那……酒木先生是一定可以帮得上忙的了。”
  “是呀!──不过,他是有条件的。”
  “条件?”一江好奇地问。
  “他的条件是必须由酒木和宗代表学校参加今年的全国高中高职游泳比赛。”
  “学校代表,能用指定的吗?……”
  “不,当然要从学校的选拔赛里产生才行。──酒木先生忙着事业,所以很晚婚,今年已经快七十岁了。他和和宗年龄上的差距呀,简直像祖孙!”
  一江静静地听着,她逐渐懂得市村这一大串话的用意了。
  “酒木夫人又于五、六年前车祸身亡,所以他就把所有的爱投注在和宗的身上。简直是溺爱了!”
  “这是可想而知的呀!”
  “但是──坦白说,和宗没有他爸爸那种好脑筋。换句话说,想在读书方面出类拔萃是不可能的。”
  市村难以启齿似地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喉咙继续说:“唯一比较拿手的是游泳。酒木家有个私人游泳池,所以,和宗游泳游得好也是应该的!”
  “哇!私人游泳池。”
  一江睁大了眼睛。她不禁忆起,以前在乡下的时候,小弟哲志在河里游泳的情景。那是家里还没发生火灾,大火还没有夺走爸妈生命的时候……。
  “和宗的确游得很好。所以,他爸爸也一直希望他能代表学校参加全国比赛。”
  “所以,你今天到这儿来……”
  “我想,您是聪明人,我这么说,您应该可以了解我的来意了。”市村摆出一副哀求的姿势。
  一江不由得往后退了退。
  “学校代表只有一名。但目前,酒木和宗一定是第二,因为有令弟在。”
  “所以,想叫他不要参加选拔赛是吗?……岂有此理,太过分了!”
  “是有点儿没道理,但是……”市村恳切地说:“所以,我刚刚也说了,想拜托您呀!”
  “对不起!”一江说:“我办不到,抱歉!”
  “小姐,酒木先生说,如果他孩子没办法取得学校代表权的话,他一毛钱也不会捐的呀!”
  “这简直是恐吓嘛!”
  一江是很温柔的女孩子。父母双亡后,她独力赚钱养家照顾弟弟。很多时候也都是逆来顺受的。
  但是现在,她是真的动了肝火了。
  “太没道理了,我拒绝!”
  “是没道理,但是。您出得起这笔钱?”
  “什么话──”
  “这世界就是这样啊,有钱的人就是赢家,没钱的人只好闪一边儿去了。”
  “你从事教育工作,这种话亏你讲得出来?──”
  “我也是不得已的呀!”市村说:“令弟如果不答应放弃比赛,酒木和宗就拿不到第一。那么。酒木先生就不会拿钱出来,学校就会被提起告诉──搞不好,学校还得关门呢!”
  市村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安。
  “这就是你今天来搓汤圆的目的?你不搅得过分吗?”
  “难道你忍心看学校关门吗?”
  一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她知道再这样争执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
  “不用再说了,哲志是一定会参加比赛的。”
  “好吧!”
  市村的语气突然一变,一江的心也随之一震。刚刚那副为了说服而采取的低姿势,一下子就变成了一脸木然。
  但那却不是失望、无力感,而是一副被逼急了,胸有成竹准备反击时的沉默。一江顿时觉得不安了起来。
  “──不真的比比看,怎么能断言我弟弟一定赢呢?”一江想探探市村的口气。
  市村有些心不在焉地说:“说得也是。”
  “──那么,我告辞了!”他起身。急急忙忙地就走了。
  一江漠然地呆坐在榻榻米上。
  一股不安的预感袭上心头,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她看了看表──六点了。
  这夜,直到九点,哲志都没有回来。
  她知道哲志一定是去市立游泳池练习了。但是,游泳池八点就关门了呀!
  游泳池离家,搭公车五分钟。走路也不过二十分钟左右,以前,也曾经有因游泳池的职员特别宽容而游到八点多的。但是,那顶多也只是到八点半呀!再怎么晚,九点也该回来了。难道……。
  打从市村走了以后,一江就一直忐忑不安。
  九点二十分,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决定到游泳池去瞧瞧。
  ──市立游泳池是座室内游泳池,设备相当好。
  一江来过好几次了,对这里她倒不陌生。一下公车,见入口已经关门,她便绕道从职员专用通道进去。
  见里头亮着灯,她敲了敲门。
  “哪一位?”开门的是一位熟识的职员。
  “啊,是大川的姐姐!”
  “对不起,请问我弟弟……”
  “还在游呢!”
  一江抚着胸,总算心上的石头卸下来了。
  “这么晚了,我有点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
  “游得很起劲!”那个职员笑着说:“我也不忍心赶他,所以,我也下不了班!”
  “实在抱歉!”一江低头赔礼说。
  “没关系,没关系,”这位三十岁不到的年轻职员摇摇手,“大川好认真哪,看他这么用功我也不好打断他。……不过,我也正打算去叫他呢!”
  一江跟着这位职员,向挂着“游泳池”的箭头方向走了过去。
  “──我看他一定可以成为学校代表的。接下来就要看全国大赛了!”
  听了职员的这番话,一江僵僵地笑了笑。
  “咦?怎么不在呀!”
  两人来到游泳池边停住了脚步。──空荡荡的池面,一个人影也没有。高不可及的天花板,更让人觉得空荡荡的。
  一股潮湿的、水特有的味道扑鼻而来。
  “可能已经上来,在里面冲水了吧!”
  “那我们到外面……”一江话还没说完,便看到池子底有东西。
  水面上有光影,所以没办法一眼就看清楚,但是,池底真的是有东西沉在那儿。
  “怎么了?”职员发觉一江神色有异,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有人沉在水底。
  “──糟了!”
  那名职员脱了鞋,纵身跃入游泳池。
  “──天哪!”
  这会儿,一江也看清楚那是个人了。恐怕就是哲志了……
  “小弟!”
  一江叫了一声,自己也投入水中……
  
  2
  “要不要来点咖啡?”我说。
  “好,谢谢!”大川一江擦擦泪。──稍微打个岔,转移她的注意力,也许可以让她平静一下吧!
  我走向吧台冲咖啡。现在吧台上摆着的几乎都是饮料,我把那些酒都处理掉了。
  “你……”我说:“怎么会到这儿来呢?”
  大川一江抬起头来。
  “我是……听人家说,这里可以帮忙调查警方办不了的悬案……”一江习惯性地又叹了一口气,她望了望整个屋子:“但是,我看这里这么漂亮,不大像办案的地方,反倒有点害怕……”
  “我爸爸过世了,家里就只剩我一个,所以这房子就由我来继承。”我向她解释道:“我喜欢冒险、刺激的生活,所以就做起侦探来了。”
  “可是,你这么年轻──”
  “二十岁。跟你一样呀!”
  一江放心地笑了笑。她可能觉得自己是跟弟弟相依为命苦哈哈过日子的人,而我却是个不愁生活的富家千金,所以一直满见外的。直到我在年龄上跟她攀上了关系,她才打破了这种生疏感。
  其实,我本来就是个温柔、随和的人嘛!
  不过,第九栋的一位伙伴──最会挖苦人的萧伯纳说:“你呀,还得再温柔一点才像女人!”
  ──哼!这是他的违心论。其实我倒觉得,他好像暗恋着我呢!
  说真的,我得向各位作个自我介绍──
  我叫铃本芳子。晚上,我住在家里;白天,我待在离这里不远的第九栋病舍。
  那里面,有我的智囊团和助手们──包括神探福尔摩斯、剑侠达尔塔尼安、挖地道高手爱德蒙.邓蒂斯等等。我之所以能在家里和医院间来去自如,都亏邓蒂斯挖的地道。
  从我的说明里。您大概也听得出来,这些人都是“冒牌”的。但是,撇开这点不谈的话,他们每一个人可真的都是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
  所以,当我置身在他们之间的时候,总觉得很有安全感。而且,──今天和亚里斯多德讨论哲学,明天赴莎拉贝尔纳(译注:法国女演员)的宴会,您瞧,我的日子过得多么多采多姿!
  “开心一点嘛!”我端来咖啡给大川一江。“刚刚说到哪里?你们把你弟弟救上来,然后呢?”
  “已经来不及了!”一江难过地说:“荒木也尽全力帮我的忙,还帮我拨电话给一一九叫救护车,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对不起我打个岔,荒木……是那名泳池的职员吗?”
  “是的,刚刚忘了跟你说明,抱歉。”
  说着,她两颊一片飞红。
  看样子,大川一江好像不是因为这次弟弟的意外才和这个叫荒木的男子认识的。
  “那么,你弟弟的死因呢?是心脏麻痹吗?──我想,应该不会是这么单纯的原因吧?要不然,你也不必特地到这里来找我了。对不对?”
  “对!”一江点点头。“哲志是溺死的。”
  “游泳选手会溺死?”福尔摩斯手拿着烟斗说。
  “就是呀,好奇怪!但是明明就是没有其他病症发作的迹象呀!我也一直怀疑,游泳选手怎么会溺死呢?”
  “就是这样案子才有看头呀!不是吗?”
  福尔摩斯在他那像极了英国式书房摆饰的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着。这表示,他对这件案子已经激起了相当大的兴趣了。
  “警方怎么说?把它当谋杀案处理了吗?”
  “没有!”我摇摇头。“警方断定是溺死的,因..(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池边疑云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