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

作者:赤川次郎

  1
  “怎么偏偏是这样!”
  当片山晴美说出这句话时,有人哈哈大笑。
  他是目黑警署的石津刑警,自称是——晴美的恋人。
  “有什么好笑?”晴美惊讶地问。
  “我就猜到晴美小姐一定会这样说的。”石津一边操纵着驾驶盘一边说。
  “只有你说罢了,我可没说那个!”片山义太郎气鼓鼓地盘起胳膊——娃娃脸的他,生气了也没什么气势。
  即将三十岁了,一直没有培养出警视厅搜查第一科刑警的威严。这个跟当事人的责任感多少有关。
  对了,这一晚——现在时间是晚上九时,外面下着冷雨——坐在车上的是负责驾驶的石津,还有坐在后座的片山兄妹,以及猫一只。
  光亮的毛色,优美的三色猫,芳名叫福尔摩斯……
  这四个人——不,一猫三人(请注意,猫在人之前),这晚之所以驱车出游——
  “那么,‘他’真的出来了?”晴美说。
  “是那么听说的。”石津回答。
  片山“哼”的一声,说:“那种东西,肯定是骗人的。现在还玩鬼屋,未免太落伍了!”
  “可是,石津的朋友不是真的这么想么?”
  “对呀。他非常害怕。”
  “一定是迷信的家伙。”片山问。“不然就是个傻瓜,反正没什么见识就是了。”
  “他是东大出身的理论物理学家。”石津说。片山连忙装咳。
  “我第一次听到,石津的朋友之中有那种人物。”晴美说,福尔摩斯“喵”的一声,仿佛表示“赞成”!
  “别取笑我了。”石津苦笑。“所谓朋友,其实只是小学同校罢了。中学以后,就象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那为什么会谈起今晚的事?”
  “咦?我没告诉你们吗?”
  “你什么也没说呀。只是邀请我们去鬼屋‘赶鬼’而已。”晴美说。
  “都是你,没问清楚就马上答应!”
  “哥哥你住口,你怕的话就回去好了——石津,你说说看。”
  “昨天中午,午饭过后我去吃拉面,吃完拉面还觉得不够饱,又叫了三文治。”
  “在同一间店?”片山问。
  随着尖锐的“劈啪”一声,雷电闪光,接着响起震荡丹田的雷鸣。还没谈到正题,已充满怪异的气氛。
  雨势恍若要淘洗黑暗那般猛烈。石津说:“那些三文治不太好吃……”
  “你不是石津吗?”
  过来打招呼的,是个身材颀长,予人精明感觉的男人。
  不是那种狡黠的类型,而是有某种纯情的、属于学者的纯朴气质。个”
  “咦,冈村。”石津说。“好久不见。”
  “可不是——我可以坐下吗?”
  “可以。你没变呀,一眼就知道是你,依然一副秀才的长相。”
  “你也没变。”冈村愉快地说。
  他没说石津什么没变,可能是他细心之处……
  “你是刑警?”冈村向石津反问。
  “很奇怪吗?”
  “不,不是。不是的。只是……”冈村似乎沉思起来。
  “怎么啦?”石津问。
  冈村有点迟疑地说:“……念在从前的友情份上……其实,我有件事相求。”
  “说说看嘛。是不是被人催缴欠款到处讨债?”
  “不是。其实——”说到一半,冈村打住。“喂,这边。”
  后面那句话,当然不是对石津说的。走过来的,是个廿二三岁的美少女。
  少女名则田代宏子,她父亲是个教授,也是冈村的恩师。
  冈村和田代宏子快将结婚。
  “我们有件伤脑筋的事。”互相介绍过后,冈村说。
  “噢。”田代宏子意外地说。“你把那件事——”
  “对这个人说没关系的,反正我们也要请人帮忙。”
  “到底是什么事呢?”石津在二人的脸上看来看去。
  “其实,我和宏子结婚后,将会继承田代家在郊外的一幢老房子。最近几年都没人住,相当宽大。”
  “那真令人羡慕!”
  “尽管老旧了。只要整理一下就能住人。而且,我和宏子宁愿住这种老房子,也不住市中心的公寓。”
  “那不是很好吗?”
  “可是事实并不如此顺利。”冈村叹息。
  “为什么?”
  冈村和宏子稍微对望一眼。
  “因为——”说出来的乃是宏子。“那里有鬼。”
  雷鸣透雨而过,响彻四周。
  在白色闪光中,一幢古老的洋房浮现了又消失。
  “好象到了。”石津放慢车速。
  车子到达玄关前面时,片山打开车门,冲到凸出的屋檐底下。晴美和福尔摩斯也跟着他这样做。
  “暴风雨之后的夜啊——适合赶鬼的天气。”片山叹息说。
  “欢迎光临。”突然背后传来声音,片山哗然叫着跳起来。
  玄关的门打开,有个年轻男子站在那里。
  “你是冈村先生吧。”晴美说。
  “是片山小姐吧。请。石津怎么啦?”
  话还没说完,石津冲了进来。为了不让雨淋湿,他低着头走,没察觉眼前开着的门。
  冈村连忙退到一边,石津以快速直冲入屋内。
  “石津——”晴美的喊声已迟了,里面已传来“乒乒乓乓”等物件倒地的惊人声响。
  “还是老样子。”冈村笑了。“来,请。宏子也在等着。”
  “听说有鬼。是真的吗?”
  “是的。”冈村认真地点点头。“大概是殉情自杀的吧。是对年轻男女的的幽魂。”
  “可是那种事——”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不能用道理解释的事情。”冈村说。
  片山和晴美下意识地对望一眼。他们没想到,那样的说法会出自东大出身的理论物理学家的口。
  石津终于爬了起来,注视那个被他撞翻的木雕熊摆设物。
  “哎,抱歉。”他搔着头说。片山安慰他:“这才是你嘛。”
  “哦……”
  客厅有点象是从《咆哮山庄》的世界跑出来的古典格调,阴气沉沉的。
  屋内满是尘埃,仿佛真的会有鬼魂出现。
  “有劳各位专程跑来——”向他们走过来的,肯定是田代宏子。“是片山先生吧。小姓田代。”
  “有我们在,没事的。”晴美说。
  “喵喵。”福尔摩斯也叫。
  “呀,猫!”宏子松一口气似的笑逐颜开,向福尔摩斯弯下身。
  “已经出来了吗?”石津对冈村说。
  “不,还没。凌晨一点以前是没事的。”冈村说着,神色紧张地环视客厅。
  “到一点钟就会出来吗?那么,还有两小时。”
  “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片山并不相信幽灵,可是在这种场合。他没有“休息”的心情。
  “是怎样的情形?”晴美问。
  “年轻男女的影子,在那面镜子中浮现。”宏子指的是在墙上的大型全身镜。长方形的直镜,周围刻着美丽的浮雕。
  “很出色。”片山说。“旧的吧?”
  “我想是的。”冈村点头。“因为镶在壁上的关系。不能拆下来。”
  “我也问过家父,”宏子说,“他说因为很少住在这儿,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传出有鬼出现的事,起码知道有些什么传说——”
  片山说到一半时,摆在镜子旁边不远的大挂钟,“咚”的一声敲了一下。
  “十一点啦。”石津喃喃地说。
  当挂钟敲第二下的同时,客厅的灯熄了。
  
  2
  “喂,怎么啦——”片山慌忙地探索口袋,偏偏在这个时候,忘了带笔型电筒。
  “他妈的,怎么搞的?”
  冈村正在屋里的柜台前调着饮料。
  福尔摩斯尖叫。
  “看!”晴美说。
  在涂黑了似的黑暗中,浮现一道白光——是那面镜子。
  镜子闪着白光,跟着浮现出两个人形,肩靠着肩。从轮廓来看,好像是一对男女。
  看不清脸孔。不过,可以看出女的有长头发,以及宽大的蓬裙子。
  片山觉得意外,但不太害怕。
  因为没有幽灵出场时“咚咚”声作响的音乐,也许那对幽灵不喜欢太夸张。
  “出来啦!”石津喊着说。
  “我知道!但是——”
  突然,那白光也消失了。客厅又被关在黑暗里。
  “找不到灯火吗?”片山说。
  “我有手提电筒。”石津的声音。
  “有就赶快把它开亮!”
  “我忘了放干电池。”
  “那你为何带它来?”
  “我想用它来打鬼呀。”
  “门那边的灯擎,应该谁也没碰过。”冈村说。“灯是怎样熄掉的呢?”
  “如果幽灵出完场后,替我们再开灯就好了。”晴美嘀咕着说。
  就像答覆晴美的投诉似的,客厅的灯又亮起了。
  “呜呼。”片山叹息。“真的见鬼啦。”
  “但以幽灵来说,他们太斯文啦。”晴美说。
  “说的也是。”
  片山走近幽灵出没的镜子。福尔摩斯将鼻子凑近镜子下面的框边,“喵”的一声叫了。
  “怎么啦?”片山蹲下去。“——呵呵,原来如此。”
  “怎样啦?”冈村走上前来。
  “请看下面的地毯,边端稍微掀起了些。”
  “即是说……”
  “即是说,这面镜子看似固定在墙壁上,实际上是像门一样能打开的。”
  “那么,里面有什么?”
  “大概里面可以容纳一个人吧。石津,拉开这镜框看看。”
  “包在我身上。”最擅于出力工作的石津,把指节弄得“噼啪”作响,伸手搭住镜子的木框,随着“嘿”的叫声用力拉开。
  传来“啪哒”一声,镜框裂了,石津摔个倒栽葱。
  “喂,我没叫你弄坏它呀!”
  “不是我弄坏的,是它自己坏掉的。”石津辩驳。
  “哥,福尔摩斯——”晴美说。
  福尔摩斯在挂钟的旁边,用前肢做着东挠西拨的动作。
  “喂,福尔摩斯,别弄伤自己。那时钟可不便宜哦。”
  然后,传来“吱吱”的声间,整个镜子像门一般慢慢打开。
  “好吓人啊!挂钟这边有机关!”片山说。
  “即是说——不是幽灵?”晴美发出半带失望的声音。
  “好像是。不过——”镜子了一半就卡住了,片山和石津窥望里面。
  “片山兄,这是……”
  “嗯……看来这家伙……”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说什么?”晴美不耐烦地说。
  “看样子,真的‘有鬼’了。”片山站起来,擦掉额头的汗。
  “你说什么?”
  “有个男人死在里面——好像是被刺杀的。”片山说。
  “他究竟是谁?”晴美说。
  “我不知道——你们呢?”片山问。
  冈村摇摇头,说:“没现象。”
  年轻的男子,廿四五岁左右吧。穿着图案衬衣和廉价外套。
  身上没带身份证之类的物件。
  “女的是这个呀。”
  片山俯视那具有点残旧的塑胶模特儿。假发掉了,变成秃头,看上去有点可怜。
  “一个人扮演两个幽灵角色啊。”石津说。
  “镜子是魔术镜。”晴美说。“从内侧看时,可以透视整个客厅。”
  “如果把大厅的灯弄暗了,而里面的灯亮着的话,从客厅这边也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他们,就像幽灵般。”片山说。
  “不过,他这样做,应该有某种理由才是。”
  “对呀——难道他不希望有人住进来?”晴美盘着胳膊沉思。
  门打开,宏子走进来。
  “不行啊。电话拨不通。”
  “拨不通?”冈村觉得不可思议。“白天时,你不是从这里拨电话给我吗?”
  “可是现在不行。”宏子耸耸肩。“这场暴风,可能使电话线不通吧。”
  “是吗……石津,怎办?”
  “好伤脑筋。”
  “在狂风雨中飞车吧。”片山说。“石津,你去一起。”
  “我不知道附近的警局在哪里。”
  “你真靠不住。”
  “这种夜道,加上这种天气,”晴美说,“一下不小心,可能会迷路,不如等到天亮再去。”
  “说对了!不愧是晴美小姐,好聪明。”石津几乎想鼓掌。
  “那么,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在这里和尸体一起过夜?”片山有点可怜兮兮地说。没有人愿意和尸体在一起,但作为搜查厅第一科的刑警,片山有点没出息。
  “有啥关系?”晴美说。“总之,大家一起到别的房间去好了,不要在这里。”
  “也好。”片山立刻赞成。
  “那么,宏子,你给大家泡咖啡,如何?”冈村说。
  “呃,那么,请到那边的饭厅去。”
  宏子话还没说完时,玄关的门钟作响。
  所有人面面相觑..(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赶鬼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