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侦探们

作者:赤川次郎

  我的名字叫铃本芳子,日币四亿圆的遗产,就要在我二十岁生日的今天继承,叔叔婶婶、堂兄、律师,都聚在我家。一边喝着婶婶冲泡的咖啡,一边也渐渐无力地结束了谈话。我浑身发热,救命啊!但发不声来。等到稍微清醒后,才知道已进了精神病院了。这医院的第九栋病房住的尽是些高手怪人,由他们的帮忙才查出了陷害我的真相。我们这一票人乐此不疲地一再接案子,也很不客气地一一破案。可是,第九病房里的这几位破案高人,却没有人愿意飞越杜鹃窝,宁可专心住在里面,将破案当作课外活动。
  
  1
  准是那杯咖啡里掺了葯!
  “我来弄点饮料,芳子,你想喝什么?咖啡?可可?还是红茶?还是来点别的?”和江婶婶问。
  我毫不考虑地就说,我要咖啡。
  客厅里包括我在内一共有五个人。
  年龄上我是最年轻的。刚刚满二十岁。没错,就是这样今天是我二十岁的生日。
  二十岁对我而言,并不只意味着长大成人,它使我一夕之间从每个月支领一定数目生活费的身分,变成了拥有数亿元遗产的大富翁。
  三年来,自从爸爸去世以后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遗产的确实数目是多少?”堂哥铃本仁志问道。
  他老哥已经二十七岁了,却连个工作也没有,成天游手好闲,自命不凡地装出一副花花公子风流倜傥的调调。不过,却也没瞧见哪个女人跟他拍拖过。
  我呀,要不是看在他是堂哥的份上才不想理他呢。
  “不是说有四亿左右吗?”他母亲和江婶婶答说。
  “哇塞!”仁志大叫。
  其实根本不需要婶婶回答,他老哥心里此谁都清楚那个数目。瞧他们一搭一唱,装腔作势的,真讨厌!
  “拿来玩玩都花不完呢!”
  叔叔铃本志郎迳自地倒酒说。这个老酒仙哪,虽然是个医生。但是赚钱的脑筋倒是动得特别快,所以似乎收入不恶。
  不过,老婆和江是个花钱不眨眼的人,独生子仁志又是纨绔子弟,可想而知他赚钱赚得满辛苦的。
  “你打算怎么花?环游世界、买车子、游艇、别墅这些呀,我都可以当你的顾问,没问题。”
  仁志心怀鬼胎地笑着说。
  “这些我都没兴趣。”我耸耸肩。
  “就是嘛!”叔叔接腔。“四亿元要花光也是一下子的事。我看哪,还是投资好,钱滚钱,愈滚愈多!”
  “是呀芳子,你叔叔的生财之道比他的医术还高明。全权委托他准没错。”婶婶道。
  “我没这打算。”我实在耐不住性子了,“这笔款子的用途早就决定了。”
  叔叔婶婶面面相觑。
  婶婶走到吧台去冲咖啡。
  “我说芳子呀,”叔叔向我靠了过来。
  他虽然是爸爸的弟弟,却一点也不像爸爸。他们简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从小,我就跟他亲不起来。
  “难道你要把四亿元全部捐给慈善机构不成?”
  “有何不可?”我回他。“这本来就是爸爸的遗愿呀。”
  “大哥也真是的,”叔叔摇摇头:“人生应该及时行乐、享受享受嘛。你还年轻,大可不必效法他那种古脑筋哪。”
  “我已经决定了。”
  仁志走了过来,“哎呀,你这是何必呢?如果是为了应付税金的话,多少捐献一点也就够了嘛!别傻了,你以为这些钱捐出去,就一定会被用在慈善事业上吗?”
  “是呀是呀!”叔叔接着唱和:“捐出去的话,也未必能被有效地运用,这种慈善团体有些都是骗人的,挂羊头卖狗肉的一大堆”
  “我也正担心这个问题。”我说。
  “那?”
  “我想成立一个财团法人来处理这笔钱,尽可能有效地运用它。”
  “何必呀……”仁志话还没说完,叔叔就抢道:“不不,等等,这主意不错。芳子如果决定要这样做的话就这样子好了。”
  “叔叔了解我的心意了,真好!”我说。
  “不过,办财团法人这些事你都没有概念,叔叔我呢有个好主意。仁志目前正好赋闲在家,不妨把财务管理这些事情委托他办理。”
  “是呀!太好了。”婶婶在吧台后面说:“我们仁志啊是大学毕业的,处理这些事情呀绰绰有余。”
  “我的朋友里面,律师、财经方面的专家一大堆。我帮你介绍几个。”叔叔说。
  瞧他们讲得眉飞色舞的,好像一切他们都已经做主安排好了似的。哼!休想。把钱交给你们,那不等于是丢块肉到槛栏里喂老虎一样,三两下就清洁溜溜了吗?
  “谢谢你们的盛情安排,”我说。“但是,不敢劳您的大驾,这些事我自有打算。律师,我已经请来了。”
  我刚刚提到,客厅里包括我在内有五个人。我、叔叔、婶婶、仁志堂哥,还有一位白发的老先生,他正在沙发上打盹儿呢!
  他就是爸爸的法律顾问,高木律师。
  “哎哟!老公公一个嘛!靠不住的啦!”仁志说。“你小心一点,别上了人家的当哪!”
  “我信得过他,至少比仁志哥哥可靠多了。”我回了他一句。
  仁志脸色一变,瞪着我看。不过他很快就又恢复了惯有的嘻皮笑脸,“别这样嘛,太过分了吧!”
  “是呀,芳子,”婶婶端来了咖啡,“我们一直都很关心你的,咱们是自家人,你应该相信我们才对呀!”
  “谢谢您的关心。叔叔婶婶对我好,还不是看在那四亿遗产的份上。今天如果我不名一文,死在荒郊野外你们也不会来替我收尸的,是不是?”
  我慢慢地喝了口咖啡。
  叔叔婶婶面面相觑。叔叔耸了耸肩,说:“如果你硬要这么想的话我也没办法。看来,我们只好打道回府了。”
  “谢谢你们专程来看我。”我说,“我跟高木律师商量商量,细节方面等决定了以后再通知你们。”
  三人起身出去。我送他们到玄关。
  “你可别后悔!”
  婶婶临出门的时候,用她冷若水霜的口气丢下了这句话。不过,我已经很习惯这种语调了。
  “不劳您费心!”
  送走了他们,我把玄关的门带上。
  “真是累人。”我喃喃自语。
  这偌大的宅邸,从今以后就是我的了。其实我一个人也住不了这么多房间,住个小公寓就够了呀!
  把这里处理掉算了。
  不!或者是把财团法人办公室设在这里。嗯,也许这样比较好吧。
  到底这是我长大的家呀,尽可能不要转手给别人。
  爸爸过世三年了。妈是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所以长久以来都是我们父女俩相依为命的。
  爸爸是位企业家,很赚钱。但是对于金钱他绝对不是个只进不出的人。在我的记忆里,只要是慈善事业爸爸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我当然也打算秉承父志罗!
  该把高木律师叫醒,跟他好好商量商量了。时候也不早了呢!
  才刚刚踏入客厅,我突然觉得整个人摇晃了起来。天旋地转的。好晕哪!
  是地震吗?不是呀。好可怕!晕死人了!
  房子整个扭曲成一团,天花板好像掉下来了,就压在我头顶上。
  救命呀我会被压烂的,救命呀!
  我趴在地板上。全身像着了火似的,好烫!眼前就像遮着滤光镜一样,一切都变成火红了!
  着火了、着火了呀。
  地板斜了,连地板都斜了,我一直滑下去,会掉到哪儿去呢?有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正把我吸进去。糟糕了。
  不,不要,不要,救命呀!救救我呀!
  我紧抓着地毯,但是地毯却滑走了。不!
  谁救救我,救救我!
  一股无法抗拒的力最像吸盘一样吸住我。慢慢地,慢慢地,整个人都被那骇人的黑暗给吞没了
  “只有这个办法了。”
  “就说是为了怕传出去影响了铃本家的声誉。”
  “对外的话……”
  “对外的话就说是宵小入侵,见财起意!”
  脑子里虽然一片空白。但是这些对话我倒是听得一清二楚。这是什么谈话呀?好奇怪。
  我好像是在车子里面嘛!摇来晃去的。
  没错,是真的在车子里面哪。
  去哪里呢?
  刚才那些讲话的声音是叔叔婶婶的。我很想开口问:“你们要把我载到哪儿?”
  但是嘴巴根本不听使唤,我没办法说话。这下子我才发觉,虽然意识恢复了,可是身子却动弹不得。我使尽了吃奶之力想把身子撑起来,但是,没有用,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
  车子好像在郊外奔驰。夜大概很深了吧。四周一片漆黑,从窗口几乎见不到人家的半点灯火。
  他们会把我载到哪儿去呢?我好害怕。但是身体无法动弹,只好这样直愣愣的躺着。静观其变了。
  不久。车停了。
  脚步声近了,门打开。
  “喂,她醒了呢!”我偷看一下,是一个陌生男人。
  “醒是醒着,没有意识的啦!来帮忙吧!”
  见你的大头鬼,什么没有意识!讨厌!我怎么讲不出话来呢?
  我好像是被搁在一张有轮子的床上,卡啦卡啦的被推走了。
  这里,好像是医院。不过这医院有点儿怪怪的。
  终于我被送进一个看起来像是设备新颖的现代化办公室。坐在对面那张很有派头办公桌后面的男人,起身向我哦。不,向叔叔婶婶迎了过来。
  “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久米院长。请坐请坐。这位就是您说的”说着,俯身望了我一眼。
  “是的是的。这孩子一直很坚强,从来不让人家操心的,可是……”叔叔说。
  “可是近亲里头,有人有过精神分裂的纪录……”婶婶说。
  乱讲,胡说!你们到底想把我怎么样呀?
  “总之,就是突发性的精神错乱,”叔叔状似无奈地摇摇头。“一刀就把家里常年的法律顾问给刺死了。”
  什么?高木律师?我杀了高木律师?
  “原来如此。”院长点了点头。这家伙尖嘴猴腮的愈看愈不像医生,倒像哪儿的推销员。“我明白了。您是心疼这么可爱的侄女,所以……”
  “是呀!舍不得把她交给警察。在牢里日子难过哪!”叔叔说。“所以,我就想起以前听朋友谈过贵院,想请院长您帮个忙,务必收留一下这个可怜的孩子。”
  “那这件凶杀案您对外做何处理?”
  “我们是向警方说强盗杀人劫财。万一警方调查到这儿来的话,还麻烦您多费心。”
  “这没问题。”那个叫久米的家伙拍胸脯保证地说:“住院的日期,我会把它提早一个礼拜的。”
  “实在太感谢你了!当然,多出来的日期,我们钱会照付的。”
  “这个好商量。我们这里并不便宜,不过,病患都可以享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
  “那么,一切就拜托您了。”
  开玩笑!你们在搞什么鬼呀?我想大叫。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高木律师!
  搞错了,搞错了啦!
  可是,仍然发不出半点声音。
  “哦,对了。想请问您……”久米院长问道:“这位小姐要在我们院里住多久呢?”
  叔叔看了婶婶一眼,说:“一辈子!”
  
  2
  两个穿着白上衣的男人,一左一右的拖着我走过长长的走廊。
  “送到哪里?”其中一人问道。
  “第九栋。”
  “呀,第九栋!这么年轻多可惜!”笑着说。
  “废话少说!”
  到了室外,藉着月光我看清楚了周遭的环境。这是个自然风貌的森林,林子深处还隐隐约约地闪着黄灯。
  这儿大概是医院的庭院吧!
  “马上到了。”其中一位说道。
  其实,我大致手脚都可以自由活动了。不过,我还是装得全身软绵绵地,让他们拖着走。
  因为,我想找机会逃开。
  这一切我都知道了,是叔叔他们的阴谋。
  他们在我的咖啡里下了葯,趁我失去意识的时候杀了高木律师,然后嫁祸于我,又把我囚禁到这个鬼地方来,还打算让我一辈子待在这里呢!
  金钱实在是罪恶之源哪!如果我失踪了,叔叔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那一大笔遗产了。为了钱,竟然狠心对我下这种毒手。唉!
  从这两名彪形大汉的手中,我逃得出去吗?
  “放下来吧!”
  “放到板凳上去。”
  眼前是一座黑黝黝的、好像是教堂一样的建筑物。我就被搁在入口前石阶上的板凳上。
  “叫门。”
  其中一名走上前去,用力地敲那扇大木门。我偷偷地抬起头看这幢大屋子。
  夜里,这房子看起来叫人打心底发毛。大门上写着个“九”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华丽的侦探们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