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冻的太阳

作者:赤川次郎

  第一章
  度假就是像这样子。
  头顶闪耀着炎热的太阳,耳听看诱人入睡的波浪声,一吸气满胸就充满了潮水的香味,而且身边有位穿着比基尼的棕色肌肤的美女……。
  我从未梦想自己会有福气来享受这样子的休假,可是,那梦想居然成真了。
  自从我到刑事警察局服务以来,第一次拿到夏季一星期的休假,也是本局第一名幸运者。尤其是升任第一组组长以来,几年的夏季都连续发生了大案件,连星期日都奉献了。这几年也就这样过来了,一旦得到休假,反而是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假期。幸亏永井夕子的提议,也因此我能这样躺卧在“伊豆海滨饭店”走廊的长椅子上,眺望南伊豆海,在强烈的阳光下暴露着四十岁男人不雅观的啤酒肚。
  这天下午,在二楼的阳台上,除了我和夕子之外,还有几位享受着日光浴。从下面的沙滩上传来阵阵小孩追逐波浪的尖叫声。对面就是无尽头的翠绿色海洋,而这个海岸是由附近的岩石围成的海滩,却变成了这个饭店的专用海滩。这地方很清静,能享受到如住别墅的悠闲。
  “这样子才像在度假嘛!”我愉快地说着。
  “来这里来对了吧?”夕子得意地看着我。她穿着鲜艳的红色比基尼泳衣,皮肤洒得红通通的,快变成古铜色了。
  在其他客人的眼中,一名年轻的二十二岁女孩和已稍有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凑在一起,他们会怎么想呢?再怎么看也不像是父女,兄妹也说不过去。难道是有钱人和情妇?
  任谁也看不出我们是名侦探及警官吧!也看不出我们是一对很亲密的朋友……。
  “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享受日光浴了!”
  “你也该稍微游泳运动一下呀!你那腹部的肉好像都松垮了嘛!”
  我用手拍拍腹部,“你真会说难听的话嘛!”
  “我可不记得是和狐狸来度假的喔!”
  夕子冷冷地回着。
  这时候,背后传来“呀──!”的叫声。
  夕子回头一瞧,笑着说:
  “哎呀!来了小土匪了!”
  一听到她的话,我马上反应起身回头。
  “噗──!”
  结果被恶作剧的小孩用水枪打到脸。
  “不可以这样子!”
  竹中绫子慌张地制止孩子们。她是位纤细、肌肤很白的妇人,大约有三十五岁左右吧!前几天和三个小孩子住进这饭店,而她先生因事业忙要过几天才来。
  “很抱歉,一郎他恶作剧──”
  “没关系!”我拿起耳旁的毛巾边擦着边说:“这种阳光,马上就干了!”
  “真的是很抱歉……”
  在满怀歉意的竹中太太后头,三个小土匪早就在另寻攻击目标了,看有没有啥好玩的事可做。竹中太太相当文静,虽然称得上是日本典型的美人,可是没有那种华丽的感觉,所以在人群中并不抢眼。而且,令人怀疑她真的是三个调皮捣蛋鬼的母亲。小孩和母亲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九岁大的男孩一郎对我说:
  “叔叔,对不起──”可是脸上没有丝毫的歉意。
  “哥!你真笨呀!”
  接着发言的是穿着红色连身泳衣的八岁妹妹由美,“这时候要说‘大哥,对不起!’被叫年轻,他一高兴就忘记生气了呀!”
  “姊也笨呀!”
  站在后面的六岁弟弟治男不甘寂寞,也要发表他的高见。“他这时候那里听得进这些话呀!”
  听了他们三位小调皮天真的对话,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一郎又说道:
  “抱歉啦!”
  我回答他说:“不需要道歉第二次啊!”
  “是道歉后头的伤唷!”
  “后头的伤?”
  突然从他伸出的手中跑出一只橡胶制青蛙,不偏不倚地往我脸上扔,“啪”地击中目标。
  “哇!”
  他们三人一起往里面跑。而母亲则是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结结巴巴地对我说:
  “啊!……真的……很抱歉……”
  我笑笑说道:
  “没关系!小孩子嘛!”
  “我先生来了的话,一定会好好管教他们的──”
  竹中太太突然住口了。我不自觉地看看她。然后对夕子使了个眼色。竹中太太的脸色变得像死人一般的苍白,瞪着眼,以激动的神情死盯着进出阳台的玻璃门。那儿有个男人,我第一次看到这个人,大概今天才来的。身穿时髦的夏威夷衫,戴着一副太阳眼镜,剃了个平头,一看就像是做导演、流氓型的中年男人。他绝不是个做正经事的人!
  夕子担心地问道:
  “太太,您不要紧吧?”
  竹中绫子突然回神过来,慌张地摇摇头。
  “啊──嗯,不要紧,没什么事。”
  可是,她的眼光一直跟着那往阳台信步走来,在椅子之间溜跶的男子。可是,那男子似乎没发觉竹中绫子似的。
  “那……我先走一步。要去找小孩……”
  竹中绫子像逃命似地离开了阳台,那个夏威夷衫男人稍微凝视大海一会儿后,也进去饭店里面了。
  “──奇怪!”
  “那个男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夕子摇摇头说:“没有太平的日子啦!”
  “跟我们无关喔!”
  “话是没错啦……”
  夕子一说完,就躺下来闭上眼睛继续她的日光浴,下面的沙滩上,不时传来那三个小土匪的嬉笑声。
  “我还是喜欢先有开头、有中间、再结束,有先后秩序的电影。”
  一位还很年轻的青年森山带着批评的口吻谈论前卫艺术电影。
  夕子回答他说:
  “若是法国大导演高达的话,他就会同意你的想法。只是,他会说并不需要照顺序来拍电影的。”
  森山耸耸肩,似乎对她无可奈何,投降了。已经决定好的秩序“适当地”交换改变,对这位优秀的银行人员来说,大概是一种很难理解的想法吧!
  晚餐时间的饭店餐厅客满。在我们这一桌,除了森山之外,还坐了一位白发、气质高雅的老妇人织田绢女士。
  她是位英文学者,曾在英国住了一段很长的日子,在研究英国古典文学的学者当中,是一位很有权威性的学者。现在已经退休了,先生也已去世,她就一个人自由自在地过着悠闲的日子。虽然上了年纪,可是她的一举一动流露出丰富卓越的智慧,令人觉得人若是要老,也该老得像她这样高贵、慈祥而有智慧。却不是固执、冥顽不化的糟老头。那三个调皮鬼前几天才认识她,就喊她“奶奶”,像祖孙似地亲密起来。
  当我们用完餐时,竹中绫子带了孩子进来,一看到织田绢女士,三个人就围了上来,争着和她说话。
  “奶奶,今天,哥哥……”
  “没有,是由美太笨,是真的哦!奶奶……”
  而织田女士对他们三人一一地微笑点头,就像是很平凡、脾气又好的奶奶。
  我若无其事地看了竹中太太大眼。她只是和往常一样,温和地笑着,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织田女士把他们三个赶往竹中太太那边,说道:
  “好了!去跟妈妈说你们要吃什么。”
  “吃什么比较好呢?”
  夕子提供意见似地说道:
  “最好不要点虾子哦!”
  织田女士叹气地摇摇头说道:
  “现在的虾子都是冷冻食品!”
  “妈,冷冻是什么啊?跟幽灵有关系吗?”一郎不解地问道。
  竹中绫子一边看菜单一边回答他说:
  “冷冻就是把温度调得很低,让它冷得结冻的意思。”
  “结冻干什么呢?”
  “可以保存很久呀!”
  “那么冷要怎么吃呢?”
  “温热它呀!一温热就变回原来的样子,就可以吃了。”
  “嗯──可以保存多久呢?”
  “很久的。”
  “一百年吗?”
  “没有那么久。──好了,你想吃什么?”
  “据说这间饭店的菜大都是先冷冻再温热的。”森山说道,“好像有一间很大的冷冻库哦!”
  “大概吧!”织田女士点点头,“要不然怎么每天的菜都是一样的味道呢!”
  “可是,若站在效率这一点来想的话,那也就难怪他们会这么做了。他们能保持某种水准而供给了多数人的需要,比起只供给少数人的高级品还有价值。”
  织田女士对森山这种银行人员作风的意见不太赞同,正想说话之际,一郎抢先了一步,插口说:
  “供给是什么?”
  夕子怕他又问个不停,忙岔开话题,问竹中绫子说:
  “你先生什么时候会来呢?”
  “我想大概是大后天吧!他太忙了,也无法确定……”
  她的先生竹中是一位企业家,长年在国外奔波,现在虽然是在欧洲,可是身为太太的她并不知道他是在欧洲哪一个国家。
  我和夕子先离开了。
  “要不要喝一杯?”
  “好啊!我先去一下洗手间,你到酒廊等我好了。”
  推开饭厅最里头的一扇门进去就是酒廊,在柜台点了酒,正在放松自己的时候!
  “这不是宇野先生吗?”
  好熟稔的声音。一回头,站了一位五十出头,白发矮个儿的男子。
  “您不记得我了吗?”
  “哪会忘记呀!一听到声音就知道是你了。”
  “真高兴您没忘掉我。真是好久不见了。”
  “看你也应该是来度假的吧,事业似乎做得不错嘛!”
  “托您的福啦!”说着就在我身旁坐下,“尽管如此,还是很感谢您对我的信任。前一阵子,在某家饭店碰到以前常抓我的便衣刑警,那位先生以为我仍操旧业,就向饭店密告,我就被饭店赶出来了。可是,您一点都不怀疑我,我好高兴喔!真的!”
  这男子叫作辰见健吉,他同伙的都叫他“辰”,是个天才小偷。在我初出茅庐当刑警时,跟踪这小子三个月,终于在偷窃现场捉到他,也因为这种机缘认识了他。可是辰有一种手艺专家的气质而且他只偷有钱人和流氓坏人的东西,我很欣赏他这两点。所以,有几年一直在帮助他改过自新,重新做人。辰活用他那灵活、谁都比不上的指头功夫,成功地成为一位打造黄金花样的工匠。
  “怀疑你?”我说道:“我还想向你道谢呢!我太太的葬礼你不是也送了花来吗?”
  “您知道是我啊?”
  “一束没有附名片的花,马上就知道是你送的了。”
  “以前也常受您太太的照顾。──本来,很想去参加葬礼的,可是一想到有前科的我去了的话,可能给您增添麻烦,所以只送花致意了。”
  “真会替我着想。──对了,你太太和健治都很好吧?”
  “啊!健治都已经长得比我高了!”辰一提到他儿子,高兴得眯起眼说:“每次都要抬头骂他,脖子会酸,就叫他坐下来,然后再训他呢!”
  “他已经这么大啦?”
  “大人,您来这里是为了工作?”
  “不不。是休假!”
  “真的?”
  辰笑着说:“我还以为你是在追踪专门敲诈的嫌犯呢!”
  “敲诈的嫌犯?”
  “坐在吧台最里面的那个家伙呀!”
  我快速地侧眼看了一下,就是那个夏威夷男子,太阳眼镜还戴着,只不过上身换穿了一件白色的上衣。
  “辰,你认识他?”
  “嗯,稍微知道而已。他叫做色沼,是个坏胚子,专门向人敲诈勒索,常使外行人痛哭流涕的。是不可饶恕的家伙。”生气似地仰头把酒一干而尽,“对了,大人,您一个人来度假吗?”
  “啊?──嘿──嘿──”
  “是吗?……哎呀,我这张嘴太多话了。可是,大人您还年轻,最好是再娶一个。我那个伴也一直在讲您的事情喔!她说您一个人生活太寂寞了!”
  “你们这份心意我心领了,可是──”
  “哎呀!又不是在说什么坏事。”
  “啊!你的客人吗?”夕子看着我和辰。辰以吃惊的眼光看着穿着圆领短袖衬衫、裤裙的夕子。
  “啊!这个──这位是我的老朋友──辰见。”
  我结结巴巴地介绍说:“这位小姐是那个……”
  “您好!”
  夕子笑容满面地对辰说:“我是宇野先生的爱人永井夕子。”
  “啊!”辰茫然地看着我和夕子。一会儿噗哧地笑出声说:
  “您真会隐瞒嘛!我太小看您了!算啦!我还是早点走,免得在这儿当一百烛光的电灯泡!”
  夕子目送辰离开,问我说:
  “我说错话了吗?”
  “没有呀!没怎样……”
  
  第二章
  “专门敲诈勒索的啊!”
  夕子边摇着手中那杯渗了柠檬汽水的杜松子酒,边点头听我说。..(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结冻的太阳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