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的新娘

作者:赤川次郎

  序曲
  啊……。头好痛啊!
  太柔软的枕头在头痛时刻,反而产生了反效果。
  按了太阳穴好几次,又紧闭着眼晴再张开……。重复地做了这些动作之后,终于稍微减轻了头痛。
  在这种情况之下醒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田小夜子已二十四岁,酒醉到第二天才醒,算是常有的事。
  但是像这次这么严重,的确很少见。----而且,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不是自己的房间。
  可是──。小夜子终于清醒过来之后,暗暗地吃了一惊。
  这是个陌生的卧房。是谁的房间呢?而且,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想起来了。──是和大学时代的朋友一起喝酒。
  因为都是女孩子,反而喝得过度了。──那是告别单身生活的最后狂欢。
  因为前田小夜子后天──不,已经天亮了,所以是明天吧,就要结婚了。
  婚前最后一次聚会,所以要大家尽情欢乐!
  如此怂恿煽动的是哪一位朋友呢?已经想不起来了。
  婚前好好享乐,结婚之后才不会后悔,才会幸福美满!
  小夜子是一伙人里头最早结婚的。尽管如此,还是有人以过来人般的口吻对她那样说……。
  后来──是怎样了呢?
  小夜子缓缓地在床上坐起,盖在身上的毯子,因而掉了下来。小夜子的脸色在一刹那间变得苍白了。她的身上一丝不挂!
  总觉得……对,记起来了。好像是对一个男人说:
  ‘要不要和我睡觉?’
  做了什么傻事呀!──小夜子的脸色苍白,头痛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综了。
  真的──真的做了!
  明天就要结婚了,却做了这种事!
  好不容易眼睛稍微习惯了之后,藉着透过窗帘所射进来的微弱光线,可以了解房间的情形。这里并不是旅馆,而是某一住家的卧房,不过却相当宽敞。
  不管怎样,现在要做的事就是赶紧离开这里。
  衣服呢?脱掉的衣物到哪里去了?
  太暗不好找东西。小夜子看到床边的床头桌上有一座小台灯,就摸索着台灯的开开──是这个吧?
  卡嚓一声,房间顿时明亮起来,床的四周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话虽如此,可真是了不得的房间。比起小夜子现在一个人住的公寓房间面积总合还要大。而且,还有这张大床!
  不是双人床的尺寸那种大,简直是不合情理的大。并且床头及床梁上,还像古董家具般,有着美丽的雕刻。
  ‘内衣……。在哪里呢?’
  小夜子慌张地环顾着四周。
  会不会夹在毯子里?
  一掀开毛毯──一个白发男子翻着白眼,脸部扭曲、表情苦闷──已经死了。
  小夜子从床上跌落下来。她全身瘫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她用那一起扯下来的毯子卷着身体,直打着哆嗦。就在这时候,门开了,出现了一个男子。
  “怎么了?”
  说着就往床铺的方向走来,“──社长:这……”
  那个男子以锐利的口吻问跌坐在地上的小夜子:
  “发生了什么事?”
  “我……睡着了……。刚刚,醒过来……。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
  小夜子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
  “马上叫救护车!”──
  男子这么说着,又说:“大概已经──没救了。”
  小夜子茫然地听着男子在走廊讲电话的声音。那种心情,简直就像做恶梦一般……。
  “唉呀!哎呀!”
  瘦瘦的、穿着有些装模作样的男子说。“爸爸怎么死得这么难看。”
  小夜子听到这个穿着装模作样的男子,名字就叫做内山秀辉。大概有三十五、六岁吧,一副不健康的脸色,怎么看都不像是认真工作的人。
  死掉的人是他的父亲内山广三郎,六十六岁。
  “──我爸爸是相当有名的实业家。发生这种事……。要是被社会大众知道的话,会成为笑柄的。”
  “对不起……”
  小夜子有气无力地说。
  起居室是比那个卧室还要大的房间。
  发现尸体之后数小时,已经过了中午。
  “怎么样?”
  内山秀辉咄咄逼人地说。“是不是从我父亲那里拿了什么财物?”
  “什么也……。我什么都不记得。”小夜子说。
  “嗯,藏起来的话可不行。脱光衣服,让我看看是不是有偷什么东西。”
  内山秀辉上下打量着小夜子说。
  “哥哥,不要这样!”
  不知什么时候门开了,出现了一位穿着黑色套装的女性。──和内山秀辉长得不太像,但还是会让人觉得他们是兄妹。大概是两人身上都有对生活不负责任的气质吧!
  “有纪啊。──不觉得来得太迟了吗?”
  “知道消息时我正在箱根的别墅呢!已经是尽快赶过来了。”
  有纪说着就往小夜子这边走了过来。
  “我是大仓有纪。内山广三郎的女儿。”
  “我是前田……小夜子。”
  “这事情从哥哥那儿大致听说了。──父亲一年到头和女人玩在一起,所以你所说的也是真的吧!要是你有从父亲那里带走财物的念头的话,就不会一直睡在这里了。”
  有纪以乾脆的语调如此说着,又对内山秀辉说:
  “哥哥,就让这个人回去吧!”
  “哎!随你高兴怎么做吧!”
  内山秀辉耸耸肩膀说。
  小夜子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心想:弄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被扭送到警察局去。
  “前田小姐。”
  有纪坐到小夜子旁边,说:“发生了这种事,你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吧?”
  “啊……。”
  “我们也是如此。父亲在这社会上,算有头有脸的人,人家知道了会说:内山广三郎死在年轻女郎的身上。为人子女的我们也要有点面子。──关于这件事,就让我们一起将它忘得一乾二净吧!”
  “好……”
  “好吧?就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父亲在睡梦中心脏病发作,这样子的话,面对社会大众也就不会觉得丢脸了。”
  “我知道。”
  “很好!你真懂事理。”
  有纪说着就把手搭在小夜子的肩上,“那么,你可以回去了。另外,要是以后在某个地方相遇,彼此就装做是陌生人。──不过,大概也不会再见面了。”
  “是。──我明白了。”
  “就这么约定了。”
  “好……。”
  “我送你到大门。”
  大仓有纪把小夜子送出大门。
  小夜子到了外面,回头一看,再次因为那么大的房子,而膛口结舌。
  “──真是不得了的一夜。”
  小夜子嘟嚷着快步走开。
  赶快忘了吧!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要抹去昨晚的记忆。
  不用说,小夜子以为这样就一切结束了。──而且和那样有钱的人见面什么的,是绝不会再发生的了……。
  但是,小夜子错了。
  
  1 黄道吉日
  “喂!唐璜!可不可以不要来烦我!”
  冢川亚由美急躁地骂道。
  “呜……。”
  唐璜──如此奇怪的名字,但却是一只短腿、纯正血统的名犬(?)──“我可是在赶时间哟!
  聪子在做什么呀?已经迟到二十分钟了。”
  亚由美嘟嚷地说着,不过说实在的,由于自己也是动作慢,所以就松了一口气。
  “亚由美。”
  和往常一样,母亲清美擅自把门打开了。
  “妈妈呀!不是告诉过你要先敲门的吗?我可是女大学生!”
  “好啦!好啦!”
  清美总是没把话听进去。“神田小姐来了。──哎呀!你打扮得很可爱嘛。”
  “哪有对自己的女儿说“很”的!”亚由美说。
  的确,亚由美今天穿的是有点露肩、且曲线毕露的紧身洋装,连自己都不得不认为很棒、“魅力十足”。
  “怎么样?会不会抢了新娘子的风采?”
  “你放心好了,才不会!”
  “真的,因为妈净是保证一些怪事。”亚由美苦笑着说。“你跟聪子说一下,我马上就过去。”
  “好啦好啦。──亚由美,要是在典礼会场发现合适的对象,就把他灌醉,然后结婚,如何?”
  “别胡说八道。”
  亚由美抓起手提包。“我要走了。──咦?”
  没看到唐璜的影子,大概是挨了骂使性子吧(腿虽短自尊心倒很高)!
  亚由美咚咚地走下楼梯。
  “久等了。”
  往玄关走去,亚由美的知己神田聪子穿着有蕾丝边的可爱连身洋装站在那里,等着亚由美。
  “哈哈,可爱极了。”
  亚由美说着,“──妈!我走了。”
  才这么招呼着,亚由美的父亲冢川贞夫闻声从起居室走出来。
  “哎呀,爸爸在家啊?啊,今天是礼拜天呀!”
  “亚由美。──要走了吗?”
  冢川贞夫以一种老大不愿意、愁眉苦脸的表情说。
  “嗯……。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是啊!你也要走掉了啊!”
  冢川贞夫紧紧地抱住亚由美,说:“相信总有一夭,会再奉神明的旨意,再度相逢的。”
  “啊,喂!爸爸──。”
  亚由美才着急着,清美走了过来:
  “赶快去吧!你爸爸正在回味体验刚刚看的卡通场景呢!”
  冢川贞夫是一位优秀的工程师,但唯一古怪的是热中少女卡通,尤其喜爱“赚人热泪”型的卡通。
  “去吧!我的女儿!”
  贞夫眼中带泪地放开亚由美,说:“神与你同在!”
  “我走了。”
  亚由美好像要把聪子推出去似地,一起走了出去。“──啊,冒冷汗了。”
  “不过,你父亲很可爱啊!”
  “那样不是很快乐吗?一定很天真。──今天可真是好天气啊!”
  “那样子?过些日子,或许家里就会装上音箱,每说一句话就“锵!”的一声也说不定。”
  五月份,近年的天空蓝得眩目。
  路旁停着一辆汽车。
  “嗨!”的一声,从窗户露出脸孔的是──。“两位都很漂亮啊!”
  “殿永先生!”
  亚由美吓了一跳,说:“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想送两位一程。”
  经常和杜会事件牵扯上关系的亚由美和聪子,每次总给这位胖胖的男子──殿永刑替添麻烦(?)。
  “可是,你的工作呢?”聪子问。
  “被警察局解雇了吗?”亚由美说。
  “不,不。不是那样的。”
  殿永笑着打开车门:“来,请上车。是要到“k会馆”吧?”
  “啊──是妈妈告诉你的吗?”亚由美问道。
  “是的。碰巧今天没有值班,你母亲告诉我说:“我家的女儿要是被攻击的话,殿永先生也会困扰吧!””
  “真是的!”
  亚由美说着就叹了一口气。
  “哎,算了。快上车吧。──助手也跟来了。”
  “助手?”
  从驾驶座旁突然露出脸来的,正是唐璜。
  “你什么时候……。”
  “今天是好日子里!走吧!”
  殿永很愉快地说。
  “k会馆”给人一种今天的确是好日子的印象。
  总之,就是仪式和喜宴一个接一个进行,大厅以及走廊上都是人潮,整个会馆的功能发挥到最高点啦!
  “唐璜,你要是被踩碎了,我可不管哦!”
  亚由美在大厅入口处如此声明着。“还有,先说好,若是有诸如躜进新娘裙子里的举动,我会把你勒死!”
  “汪!”
  在亚由美的迫力下,唐璜老实地点头了(?)
  “啊!人可真多呀。”。
  殿永把车子驶入停车场后,走了过来。──双排扣的西装配银白色的领带。真的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呀!
  “是一位叫做前田小夜子学姐的婚礼,她的结婚对象叫什么名字?”亚由美说。
  “嗯……。说是姓“久井”,叫做“久井隆”。”
  “要往哪里走好呢?”
  接待牌上列了一长串的“xx府.xx府结婚会场”的牌子。“──有了,在三楼,“久井府前田府”。”
  “好像是吧,这么大的排场,了不起。”
  聪子吃惊似地说:“这样的话,我也……。”
  “结婚和这个没关系吧!──走吧?咦?殿永先生呢?”
  殿永一会儿之后来了。
  “对不起,刚刚看到熟面孔。”
  “是歹徒吗?”
  “冢川小姐!”
  殿永叹了口气说:“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吗?”
  “个性使然。”
  “可惜不是嫌疑犯。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应该是──有名的财经界人士。”
  “曾出现在电视上吗?”聪子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迷路的新娘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