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在睡觉

作者:赤川次郎

  这一带都是山吧?”我感慨地说道。
  “那一定是叫做公寓山吧!永井夕子一脸认真地点头说道,细水流长的小河是下水道,杂木林是电线杆林离市中心约两个半钟头车程的郊外,陆续盖了不少房子。可怜的上班族在冬天的清晨,还见得到星光闪烁的当儿就得出门上班去了,住宅区离车站很远,又没有公车,只好利用脚踏车代步。在星空下踩着自行车,真是凄凄惨惨凄凄。
  “我们也在这里筑新居吧!
  夕子说的话令人心跳不已。
  在这之前我们必须先结婚!”
  哦,是吗?同居不是也很好吗?有搜查一课的刑事组长不得与入同居的规定吗?
  这,这……
  “喂,最近吧?
  夕子发出姦笑,哎……她每次都这样!以为她是认真的,没两下子又岔开话题,可是啊,我都四十……而她还是个年轻的女大学生。再过四、五年,我再也掩不住中年人的倦怠了,那时就得说一句:"对不起,我老了落得夕子离我而远去的悲惨命运……
  你在想什么?
  听到夕子在问话,连忙摇摇头:没、没有累了吗?休息一下好了?
  你说什么?我愤慨地道:才不过走了十分钟而已!
  “靠得住吧?你年纪可不小了!
  我的胸口像是被刺了一刀,而夕子却一点也不在意地说道:快要到了这一天,初春时分,是个风和日丽的假日,我和夕子一起走在这条拓山为新兴住宅区的道路上,阳光温暖。走着走着就想脱掉上衣。夕子也穿了一件富有春天气息的淡粉红毛衣,下着牛仔裤,打扮轻盈,还背了一个大袋子。
  “走这条路没错吧?
  照理说应该没错。啊,红色的屋顶朝她指的方向一看,杂木林的稀疏处,有一栋单调面广阔的宅第。
  “好宽阔的房子。
  是啊,可能是这一带的大地主。
  那也可能是大公司的董事长啰,那一边把他接收过来就好了。
  “你啊,那不成了犯罪董事长了吗?夕子笑道。
  当警卫打工,做不做?当夕子这样问我时,我只答道:警官就算不当班,也不能去打这种工,再仔细间清楚,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原来是有人全家出去旅行,需要人看家。
  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也就答应下来。
  我们看到的那栋宅第是一个叫做藤岛浩一郎的家,夕子就在他们家当家教打工赚钱。
  教的是一个中学生。虽说是家庭教师,但是由于路途远,所以一直都是教浩……那个中学生,从市中心的私立学校放学后,到夕子的大学去找她。因此,夕子今天来访藤岛府,也是第一回。
  我可是大肆宣传说你是刑事警察总局第一流的铁腕刑警组长,你可不能太漏气哦!”
  “我什么时候漏气过!
  我表明自己的意外,而她竟说:
  “一直都是!
  她说得这样干脆,令我有些失望。
  到了。好棒的房子哦!
  这是一块市中心不可能奢望得到的宽阔住家,高高的围墙深处。
  可以看到一栋相当宽广的房子,而自己住的公家宿舍只有六张榻榻米大,根本就不能比,也不想比。
  围墙好高。
  “周围都是杂木林嘛,为了提防宵小的关系吧!
  大门富丽堂皇又气派,按了门铃之后,对讲机传来似铜铃般的声音。
  是那一位?
  永井夕子。
  “正在等您呢,现在我给您开门。
  所谓的门,是用非常坚固的铁板做的,就像是水坝的水门一样,门上还有锐利的箭尖状突起,简直就像是要塞入口一样,像这样重重的防卫设备,即使没有人在家也没什么关系吧?……
  等待开门的当儿,背后杂木林的遥远处,传来引擎的呻叫声和金属的碰撞声,仔细一看,原来是推土机将树连根挖起,强而有力的圆揪挥动它勇猛的手构铲去泥土,轮子滚过将土压平后呼啸而去。
  开发的浪潮,已经侵入这个可以算是山的高台上来了。
  随着马达的低吼声。门微微地发出金属碰撞声打了开来。
  好气派的房子哦。我在客厅边喝红茶边说道。客厅比大厦还要宽敞。
  “太宽敞了,打扫、整理都麻烦呢!英子夫人微笑道。
  没了对讲机的于扰,英子夫人的声音更显得清脆,"我一直都请两个佣人,但是都待不久,刚好今天没有半个人在,才会麻烦你们来,真是抱歉。
  “没关系,如果能帮得上忙的话……
  旅行的准备大概做好了,英子夫人穿著紫蓝色的套装,是个五官相当突出的美人,但脸上带着几许淡淡的忧愁。
  去那里旅行呢?"夕子问道。
  “我们在南伊豆有一栋别墅……。我先生非常忙碌,所以很少用到,这一次他好不容易有了三天假,一家三日打算去那儿度假“好棒哦!
  什么时候出发呢?
  经我这么一问,英子夫人稍微往门那儿看了看“车子应该快要来了……。大家不知道在拖拖拉拉什么。”英子夫人有些焦躁地说。
  “那这三天,我们就在这里看家,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
  哦,没有。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要客气。如果有访客或电话的话,请稍微注意一下,因为每天都会有电话进来。
  “好的,我们会请他们留话的,其它……像浇花啦什么的不知……
  “哎呀,对了!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喂小不点吃饭。
  啊……教浩一直以它为荣呢。他说:“小不点是世界第一棒的小狗"呢!
  我来说明一下。请这边走。
  英子夫人起身走出客厅。我们也跟着走出去,我们通过长长的走廊,和从客厅看出去的草地庭园正好反方向,不在院子里吗?
  “不,在里面的院子。那是小不点专用的……
  哇!
  我简直吓呆了,狗专用的院子!想要院子却又得不到的人可是千千万万数不尽哩,而这里竟有,狗专用的院子!
  从狭窄的信道下了阶梯,是一间摆了三台大冰箱的小房间。
  “冰箱里,放了一天份一天份的食物,只要照时间给它吃就好了。
  “好的。”
  “它的院子在这里……”
  从小房间打开一道看起来很坚固的钢门,那里才是小不点的庭院。
  “什么?……这是院子吗!”
  我不禁叫了出来,另一边的院子已经很宽了,这一边还要更宽。而且仍保有其自然风貌,杂木稀疏耸立其中,还有圆木做成的台子和阶梯,旧轮胎躺在地上,好象都是用来运动的。
  为了小不点才把这里设计成这样的。”
  英子夫人平静地说道:“跑到那里去了呢……。小不点,小不点!
  夫人这么一叫,树丛里钻出一张脸来……怎么看也不像是小不点。
  “呵!老师,你好!
  “教浩,怎么还在这里呢?赶快去准备啦!
  英子夫人说道,"时间到了,要出门了。”
  那孩子给人高瘦纤弱的感觉,脸蛋像妈妈,是个美少年。最近的小鬼……不,最近的孩子个子都要比我们大,可是大个子配上一张孩子气的脸,实在很不谐调。
  “嗯,教浩!夕子活泼有劲地叫道,我来了哦!”
  “那一位是您的叔叔吗?
  对了,对了,我忘了先说明一下,每次夕子都告诉别人说她是我的侄女,其实,就算她说是情人的话,现在的中学生大概也不会吃惊吧?但是在他们父母面前,还是要注意一下。
  “是啊,宇野刑警组长,刑事警察局搜查一课的魔鬼刑警组长。
  爱哭的小孩看了他都会乖乖的安静下来。
  “哇哇!太师了!可是……
  我和夕子互相看了一眼,他又道:一点都不像呀!”
  看来对我的褒奖赞美不大管用。英子夫人说道:
  “教活,小不点呢!叫它跟老师见个面。
  “嗯,应该在那边的啊!有陌生人来,它就害羞了。
  教浩往林里喊道:小不点!小不点!”
  过了一会儿,茂密的草丛动了起来。"小不点,终于出现了。
  “你到底打算怎么样!”
  我一开口,夕子便还口道:
  “你怎么这样说嘛,现在更不可能拒绝了呀!”
  “可是三天!太荒谬了!”
  “你对我抱怨也没用啊,我怎么知道"小不点"竟是一只狮子呢?
  偌大客厅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除了叹气之外无话可说。
  那种惊恐犹历历在目,从草丛深处,一只毛绒绒的狮子缓缓出现时,我和夕子当场腿都软了。
  当时之所以会忍耐支持下去,并不是为了面子问题,实在是吓得走不动了。
  “它体型很大,你们要小心……"英子夫人微笑道。
  “来,小不点!”
  叫它小不点?叫一只狮子小不点?天底下竟有这种名字!我听说过以前日本有一个外国人给他养的狗取了个名字叫"小花"。
  反正这也是动物的名字嘛,我想他大概是问了人才取的,然而那只狗却是瑞士体型最大的一种狗……圣伯纳。
  比起叫狮子小不点,叫圣伯纳狗为小花也就算不得什么了……即使是英子夫人喊它,小心的小不点仍然像是怕生似的,一直不肯靠过来,我也觉得这样最好,心存无限感激,可是当教浩一喊:
  “小不点,不要怕!来!
  一个庞大的躯体像是浪涛一样直打过来。
  “它和教浩最亲了。这孩子说什么它都会听呢!
  听英子夫人这么一说,我抽动着惊吓了的脸,做出像微笑的样子。
  教浩双手抱住小不点的……不,我没办法再叫它小不点,还是称它狮子吧!
  教治双手抱住狮子的脖子,用手刷着它的长毛,说道:
  “喂,向老师和刑警组长先生问好!
  教浩对步子微笑道,它很乖,没关系的。
  说罢,拍拍狮子的颈子,狮子缓缓地向我们走来。
  虽然在动物园看过真狮子,但是跟它这么靠近生平还是头一遭,那种重量感和威力所带来的压迫简直没办法形容。
  老师,伸手给它。
  “啊?……好……这……
  夕子也是面无血色,可是家庭老师的自尊不允许她倒下去,她就像是献给大金刚当做牺牲品的美女一样,表情悲壮,然后慢慢地伸出了一只手。狮子提起它前脚放在夕子的手上,夕子彷佛承受不住它的重量。
  身子有些摇晃。狮子从喉咙发出吼的哼声,令人毛骨冻然,从头凉到脚底。
  它在跟您打招呼哩!”
  “啊!哦。……你,你好。”
  夕子很快地点了一下头,立刻把手抽回来,教浩摸摸狮子的鼻子说道:
  “它真的很可爱吧?”
  客厅的门打开了,一个魁梧红脸的男子走进来。"哦,老师吗?我孩子真是麻烦您了!
  他的声音嘶哑,像是不知那儿来的乡巴佬,不像个董事长,白色的西装跟他也不太配称,就算是大地主,恐怕也是训练出来的。和英子夫人的高雅气质一点也不配。
  麻烦你们看家,真是抱歉啊,别墅是有两、三间,但是工作实在太忙了,所以我自己连看都没看过。嗯,偶尔有个三天假,才临时想要去看看,不过,这个家如果放空城我也不放心,所以才要麻烦你们。
  拜托了,这一位是叔叔吧,听说是位警察。
  他正在哈哈大笑的时候,英子夫人打开门探出头来。
  喂,车子……
  “哦,对了,那么,就拜托了!
  一个人喋喋不休地说完就走了,我和夕子送他到大门口这个有钱人不知道是不会开车,还是有钱人觉得自己不能握方向盘,叫了辆包租汽车,而且是一辆很大的外国车。顺便载走小不点不就好了吗?真是的。
  “老师,那我们走了。教浩开心地说道"小不点也麻烦您了。
  目送车子离开之后,我道:还不如说我们要去拜托那只狮子哩!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再发牢騒也没用了……喂,进去吧。”
  进了大门,按上远距离操作键,门就静静地开了起来。
  “照顾狮子,也只是在一定的时间把肉放到院子里就好了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希望是这样。
  起居室,也是一间宽敞的房间,铺了绒毯,还有很棒的音飨设备,夕子开心地扭开了fm,并且泡了红茶来。
  “他要我们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也渐从和狮子面对面的惊恐中恢复过来。
  对了,我忘了问你。
  “什么事?
  看家的工钱怎么算?
  “哎呀,这有什么关系嘛!
  夕子将身子挪近坐在地毯上的我,"现在,干嘛谈这件事?……
  说着,送上了她的香ch..(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狮子在睡觉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