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的家

作者:赤川次郎

  “喂,你今天要带我去那里呢?
  拿起听筒:永井夕子清脆的声音立刻飘到耳旁。我,哦,的应了几声,揉揉惺松的双眼说道:
  喂,现在是几点啊?
  “已经八点了呀!
  “已经……我好不容易有个休假,你就让我好好睡一觉吧。
  哎呀,你对我越来越冷淡了!”
  不,不是这样啦!
  连日来为了追捕凶嫌,通宵不眠,早上才回家的日子已如家常便饭一样,就算是刑事警察局搜查一课的魔鬼刑警组长,也是人身啊,还要跟一个一星期只要上两,三个小时课就算已尽了学生本分的大学女生在一起,真是辛苦啊,她也不为我想想,我都已经四十岁了……
  “好啦,算了,算了,我今天跟别的男生出去好了。
  “喂,等等!”
  我也不能退缩,“好,好。嗯,那……”
  终于想起来了有了,今天十一点在,饭店的大厅……
  “哦,饭店啊!你选了个好地方“嗯?不,我是说……
  “那,十一点哦,我等你。
  “喂,等一下!不是啦,今天……。”
  电话那头已经没了声音。“哎……
  年轻人做事速度快,会这么性急大概也是因为年轻的关系吧!
  十点五十五分到达,饭店。
  十二月天。行人们的脚步匆忙,这是一个晴朗无风的温暖日子,但是人们却头也不抬地往前迈步,彷佛刺骨的北风催促人匆忙赶路。
  我却不须如此匆忙,不必慌忙冲进旅馆的大厅,只是悠闲地推开入口的旋转门,不安地朝偌大的空间张望,排列着的沙发给人井然有序的感觉。
  夕子一下子就找到我并且挥着手。她一改平常轻快的便装打扮,穿上了一件深蓝色的洋装,手里还拿着一件水色的外套。从眼前这位俏丽的女子身上,找到过去不曾见过的成熟韵味,我不禁赞叹了起来。
  迟到十分钟!夕子微笑道。
  还不到十一点吧?
  男生必须在约定的十五分钟前到达才行。
  “这么说,女生可以迟到十五分钟啰?
  “对,你说对了。真聪明!”夕子笑笑说道,然后像个芭蕾舞者一样地转了起来,展示她的洋装?“你看,今天是在饭店里,所以特别打扮了一番才来的哦!
  “嗯……这……其实这是工作。““工作?”
  “和人约好在这里碰面夕子一听,立刻扬起眉毛说道:
  “你怎么没说!”
  “我还没说,你就把电话挂了啊!
  “太过分了,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很想冲口而出告诉她:要说宝贵,我的睡眠时间才宝贵呢!不过还是忍了下来,谁叫我喜欢她呢。
  “哎呀。你就等我一下嘛!等公事谈完了,我就可以陪你了呀!“今天又不是你当班,会有什么公事呢?”
  “这……
  我和夕子并肩坐在沙发上,然后说道:
  “最近这一阵子,有个家伙每天打电话给本间课长,我看大概是脑袋有问题“电话里说些什么?”
  “不一定,有时是“哥哥要杀我”,有时是“弟弟想杀我”,怎么听都是同一个人的声音,反正就是要我们“预防凶杀案的发生”“那,你们的头头怎么回答呢?
  “嗯,我们的头头……喂!不要用这种奇怪的字眼好不好?本间课长告诉他说:“我们去调查案子的时候,每一个可能发生凶杀案的家庭都派一位警察去的话,那要多少警察呢?”
  不过,对方很聪明,无论如何要我们跟他见一面。
  “哦太有趣了。
  圆鼓鼓的夕子,眼睛射出了光芒,我连忙告诉她:
  “喂!拜托你,只能听,可不要想深入探究哦!答应我。”
  “哎呀!可是我最近很空很无聊呢!
  平平安安总比无聊好!我断然答道。
  这时,传来一声:对不起!
  原来是一位年约四十五,六岁的中年绅士对着我说话,他穿著高级的外套,有棱有角的脸,看起来有点像是残酷的野兽般,但也不像是不正经的家伙。
  “如果没错的话。您就是刑事警察局的……?
  他用试探的眼光直对我打量。
  是的。就是您打电话给本间课长的吗?
  “可是,在电话里说得很确定有位刑警组长要来的啊……
  我就是。我叫宇野。
  “你是刑警组长?”
  男子怀疑地看着我。我有点生气,遂拿出证件给他看。那男子拿着证件上的照片和我的脸比对了半天,然后说:
  嗯,你们局里也缺人手啊!”
  还耸了耸肩。我真想上前好好揍他一顿,但是忍了下来,说道:
  “有什么指教吗?”
  身后的夕子直偷笑,那男子从口袋中拿出名片说道:
  “我很忙,今天傍晚,你来我家。
  说完就把名片塞进我手中,然后迈步离开。而我则是惊吓过度不知所措。
  “喂!不要开玩笑!”
  等我知道要怒吼的时候,那男子早已从大厅消失了踪影。
  小声一点嘛,在饭店的大厅叫那么大声干嘛!夕子骂道。
  可是我就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
  搞什么嘛!真是不要脸,谁要听他的话!
  他看起来实在不像打电话恶作剧的人,他是谁啊?”
  夕子瞧了瞧我手中的名片。
  “掘谷兼一郎xx产物公司顾问,xx商事公司董事……一共有五个公司,而他的头衔都是很重要的职务,可看不到股长二字。
  “哦,他可是个大人物呢!
  “搞不清楚他是什么人,先不要管他。喂,我们出去走走吧。
  说完便把名片住口袋一摆。
  “哎呀,他特地来邀请您,就去看一看嘛!
  “他家?可是……
  “有兴趣吗?
  “一点都没有!
  “你想想看嘛,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每天打电话到警察总局?如果是一次两次的话,可能只是随便打打看,如果你不理他的话,说不定他会自己雇人调查,而且有警察露面的话,或多或少事情都会公开来的,他知道这一点却还来拜托,那不是有点奇怪吗?换句话说,故意把家族内部的纠纷揭露出来。
  这其中必有“缘故”!
  夕子说得也有道理。可是,从以前一直到现在,只要我们两个人都牵涉到案子,从来没有一次是安然无恙的。
  “那更不能去了,万一有生命危险我可受不了。
  哎呀,魔鬼刑警组长怎么变得这么胆小呢?
  “就算胆小好了。那也是因为我爱你才不想那么早死的。
  要说出这种话而能气不喘,脸不红,汗不流,也需要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
  “哦,你真好!
  我以为夕子在挖苦我,没想到她一说完来个迅雷不及掩耳,飞快地在我脸上啧”的一下“你,你,怎么在这种地方”连忙看看四周这才注意到站在旁边的男子。
  “你……
  我才开口,那男子不知所措地搔了搔头。
  哦,好象打扰到你们了……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我瞪着掘谷兼一郎说道:您不是很忙吗?
  “哦?”
  “发什么呆,如果您有点神经兮兮的话,明说就好了嘛。喂,有话快说,我可是赔上了休假出来的,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等一下,等一下!
  夕子推了推我的手臂。
  什么啦?
  “不同一个人啦。你看嘛……
  “不同,什么不同?
  我上下打量站在面前的这名男子,看起来的确很像刚刚那个男的,可是服装不一样了,刚刚的高级外套现在变成了特价品拍卖时让人乱抓绉巴巴的便宜货,底下的西装怎么看也不会比我的高级。
  你……嗯,你不是掘谷兼一郎先生吗?
  男子惊讶地说道:“你跟家兄见过面了?
  “令兄?”
  我叫掘谷“兼二郎”,您是刑事警察局的刑警组长吧?为什么我哥哥会来这里……
  “哦,这样我知道了!夕子叫了起来。“你们两个人都打过电话到刑事警察总局。所以有时是“哥哥”,有时侯是“弟弟”。
  “哥哥也打电话去了?
  掘谷兼二郎往沙发一坐,摇摇头说道:他每次都这样!
  “对了,本间课长提过。我缓缓地点了点头。“他抱怨说:已经答应叫我来这里了,却又三番两次打电话来,说同样的事。
  不过,这太令人惊讶了,竟然是双胞胎!”
  “是同卵双胞胎。不管是脸,声音或是身材几乎一模一样,所以一年到头都有人把我们俩弄错……可是我们的性格却完全相反。
  的确,和他相对坐,仔细一瞧,他的表情要比哥哥兼一郎柔和,脸型较胖。
  那种类似野兽的丑恶状在弟弟的脸上根本找不到。
  弟弟的头发较多且黑,而哥哥则较稀少而且还有些许的白发。
  “实在很抱歉,您休假时间还把您请来。“没关系,有什么话就说吧!
  “是的,是的。如果不介意的话,不知是否可到我家来?
  “这一段好象一样。我自言自语道。
  “什么?
  “不,没什么,好吧,那么就打扰了。”
  我站了起来,其实,这个弟弟倒是满稳重的,给人的印象还不错。
  “您哥哥也邀请了我们”“这个您不用担心,兼二郎笑道:家兄和我家离得很近,没几步路。
  漂亮的姑娘,如果方便的话不妨也一起来。
  就算他不称赞夕子漂亮,夕子也一定会去的。但是夕子展开前所未有的笑颜说道:
  哦,真不好意思,那就叨扰了。
  欢迎,欢迎。令尊有您这样漂亮的女儿,一定乐不可支吧!
  我真想连这个弟弟也一起揍了。
  不知家兄说了些什么?
  中古车……不,应该说是太古车,兼二郎开着车问道。
  他只是要我到他家,什么也没说哦!
  我好象在对“爸爸说话一样,而兼二郎彷佛一点也不在乎地微笑说道:
  哥哥就是哥哥,他总是这样,以为别人活下去只是为了要听从他的命令一样。
  你们两个人都提到“会被杀”,为什么?
  哥哥以为我要杀他以取代他的地位,所以,前一阵子宣称为了正当防卫非杀我不可。
  因此,两人都说自己会有生命危险……
  就是这样。
  可是……夕子插嘴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呢?
  其实,我们兄弟的感情原本也不是这么差。小时侯我们常利用容貌的相像骗人玩呢!
  在性格上来说,哥哥较外向野心大,而我则内向,对事业没什么兴趣。这应该是很巧妙的安排,因为如果父亲去世的话,产业当然由哥哥来继承,不会有问题……虽然,父亲的遗言里要我们俩共同经营,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所以放弃权利,一切交给哥哥,哥哥完全发挥了他天赋的经营才能,事业越做越大,成为大家公认的实业家。而我则靠股份分红利就可以过活,所以也没工作,只是画一些自己喜欢的画度日。
  “哇,好棒的生活!夕子赞叹地说道。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这才是理想的生活,真是令人叹息!
  因此,我们两人处得相当好。可是……
  掘谷兼二郎深深地呼了口气又道:从那时侯起,一切都乱了……
  “那时候是什么时候?”
  “那……啊,请等一下,马上就到家了。续集等到家才谈。”
  车子开往树林里,没想到离市中心约一小时车程的地方会有这样的林子。
  大概是多摩丘陵的一角吧。
  太古车通过似路非路的车道,停在一栋极古老的木造洋房前,路的两侧则是虹结在一起的冬日枯木。
  如果称那房子是北欧式的话,听得来比较好听,建造至今恐怕已经有过一段很长的日子了吧!
  灰暗的色调给人沈重的感觉,沈郁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二层楼建筑物上可以看得到的窗子和木门全都关着,好象随时都会有幽灵出现一样。
  “请,请。
  我们下了车来到大门处,这大门的年代也很久远,中央黑色涂料剥落的地方有两只青铜狮子门环打开时还会支嘎支嘎响。
  然后幽灵,不,一位妇人走了出来。
  “这是内人。”
  当兼二郎介绍他太太时,我想我可h猜出几分他刚刚说,一切都改变了的原因。
  “没什么好东西招待……
  克子夫人把红茶放在我们面前说道:请慢用。
  说罢便走开了。
  “真是位美人。我说道。
  她可是我唯一的至宝哦!掘谷兼二郎微笑道,“不过,也是我和哥哥失和的原因。
  “是吗?
  “她是哥哥的秘书,哥哥也很喜欢她。把她当成结婚对象带来家里。就这样认识了……。
  嗯,我们一见钟情,结果..(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双胞胎的家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