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会

作者:赤川次郎

  1、毕业十年
  “反正,我是来当配菜的!”片山撅起嘴巴说。
  “我是来吃东西的!”石津说。
  “不要闹别扭啦,只不过是同窗会罢了。”晴美哄慰着说。
  “喵。”福尔摩斯不知为何而叫。
  石津刑警所驾驶的车,在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城市中心道上赶着路。
  “我是不想出席的……”片山义太郎还在叨絮不休。“我连邀请信都没看到,而你居然把出席通知寄出去了,真是的!”
  “我喜欢它的附注嘛。”妹妹晴美一本正经地抚摸在她膝头上躺着的三色猫的头。
  “什么‘请府上知名的三色猫,以及美丽的妹妹务必出席’是吗?世上竟有如此爱拍马屁的家伙!”片山说。
  “呀,那些句子写得很率直呀,是不?福尔摩斯?”
  “喵。”
  “这是我的同窗会哦。”
  “有啥关系?对方知道你是搜查一科的刑警,一定期待你懂得许多神奇的事情。”
  “山崎那小子,一定是他!”片山还在不停埋怨。
  可是,已经出来了,总不能现在折回头去。
  晴美所以这样高兴,是因为有机会打扮得漂漂亮亮;而福尔摩斯本来就穿着一身“皮毛”,自是欢喜。
  片山所担心的是,晴美把石津也带来了——那是自助餐派对的形式,可以自由吃喝之故。
  假如石津一个人霸着桌子吃个不停,怎么办?
  片山闭起眼睛,决定不去想以后的事。
  ——说是高中时代的同窗会,其实已是十年以上的事了。
  当然,有好几个相熟的脸孔还记得很清楚,却因其后不常来往的关系,现在什么人在做些什么事,片山也不太清楚。
  大致上,片山不喜欢这种聚会。因为一到三十岁,有人已经出人头地,做着大生意,也有人只是普通职工——片山也是普通刑警——是一段可以分出明暗高低的时期了。
  如果不是晴美擅自寄出出席的通知,片山是绝对不会去的……
  山崎是一直担任同窗会干事的男人,通常每班都有一两个这种活跃的男生。
  这种人在公司里、在宴会上一定也很出风头吧。
  “片山兄的初恋情人会来吗?”石津说。
  “如果有那样的人,他怎会孤家寡人到今天?”晴美代他回答。
  “别擅自替我回答好不好?不过,假如‘她’来的话……”
  “咦,真的有那个人?”
  “不是我的恋人,她是班上男生的梦中情人。”
  “那么,与哥哥无关哪。”
  “别讲得太明白好不好?”片山苦笑。不过,事实上是“毫无关系”的。
  “对,她叫什么名呢?啊,仓本。”
  仓本美智子。也许结了婚改了姓了,今天不一定会来。
  大部分女性,这个时期都结婚生子,忙着相夫教子,几乎肯定不会出席同窗会的了……
  “片山君!”传来一把女声。
  以为是别的“片山”。大体上,他从未在外边被女人叫名字。
  他们在等石津把车泊进停车场,正在大堂里发呆的时候,听见那个女人的叫声。
  “片山君!你是片山君吧!”
  肩膀被拍,回头一看,有个脸上戴着惊人的大眼镜,身体胖乎乎的女人站在那里。
  “呃——对不起——”片山战战兢兢他说。他以为对方认错人。
  “哎呀,你不认得我?我发福了嘛。我是田口啊,田口房子。”
  田口……片山记忆中的田口房子,是个瘦瘦的、文文静静、永远躲在教室角落看书的少女。
  可是——对,她是厉害的大近视!
  “是,我想起来了,你是田口君。”
  “终于看出来啦!现在呀,我改姓野田,是三个孩子的妈妈。”
  “是吗?看来蛮精神的嘛。”
  “每生一个就胖五公斤,从此不再回复苗条了——哦,这位是你太太?”
  “不,我妹妹。”片山连忙介绍晴美。
  “啊,是吗?我还以为你找到一位可爱的娇妻哪——那位呢?”
  “它是我们养的猫,叫做福尔摩斯。”
  “啊,是吗?”野田房子重新托好眼镜。
  “我就觉得,以小孩来说,它的脸有点奇妙。”
  ——石津终于回来了,一行人鱼贯着走向会场。
  “听说她今天会来,你知道吗?”野田房子说。
  “她?”
  “仓本呀!我们班上的女神!”
  “仓本美智子?可是,她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听说还独身——大家不是对她有意思吗?特别是山崎君和大友君两个,争得好厉害啊。”
  “好像有过那种事哪。”
  大友是班上经常保持最佳成绩的秀才。而且不是“书呆子型”,他是运动健将,个子颀长,英俊潇洒,歌也唱得好。当他弹吉他时,班上女孩个个陶醉不已。
  每当见到大友时,片山就会埋怨说,世界为何如此不公平。
  不过,只有一个人对大友不瞅不睬。她就是仓本美智子。
  仓本美智子是个轮廓分明,而且独特的女子。当然是美人胚子。
  她那份若雕刻出来的分明轮廓,令人觉得神圣不可侵犯。
  她和大友一样,运动好,成绩也优秀。
  大友和仓本美智子——所有人都认为,假如这对才子佳人配成一对的话,一点也不稀奇。
  可是,就因他们太相似了吧,反而引起她的反感,结果,两人的关系仅止于同班同学。
  另外一个对她入了迷的是山崎,这人一直夸张他的演技,叫人不晓得他认真到什么地步……
  “——那边是接待处。”野田房子说。“咦,那不是山崎君吗?”
  “真的。”片山不由笑出来。
  山崎跟从前一样没有改变多少——反而叫人大吃一惊。
  即使现在叫他穿上学生制服。似乎还能当高三学生。
  在接待处和两三名像是校友的人站着聊天的山崎,发现了片山等人。
  “你不是片山君吗?”他发出令片山脸红的大声音走过来。“你来得正好!这位是令妹吧,学生时代呀,我常叫片山代我应到的咧——不,开玩笑罢了。我叫山崎,因为片山君是个认真到像‘傻子’的人嘛,哈哈哈。呀!这位就是远近驰名的超级猫福尔摩斯了吧?不不,失敬了,必须称呼福尔摩斯小姐才对。还独身吧,这位是石津先生吧?!哎,如此心地善良的片山君,居然变成追踪凶恶犯人的搜查一科神探呀!以前认识他的朋友都无法置信哪。哈,十年人事几番新,过了十年,人都变啦。今晚的出席率非常好,这也是当干事的人努力的关系,哈哈——我太自负了。请,慢慢和旧同窗交流一下吧。待会再聊。”
  说完,他往其他成员那边急步走去。
  片山和晴美呆立在那里。
  “——好厉害的人。”晴美脱口而出。
  “他大概是急口令训练班的讲师吧。”片山说。
  “如果比赛谁吃得快,我不会输他的。”石津用力地说。
  在接待处缴会费后,他们走进会场中,会场比想象中还大。而且,只是一班学生罢了,居然出席如此众多,吓了片山一跳。
  特别是女性为多。她们几乎都有了家庭,甚至儿女,却作盛装打扮,而且愉快地轻尝浅酌威士忌之类。
  喝着果汁的片山,没由来地叹息。
  “咦,那是谁呀?”晴美说。
  在其中一角,集合了将近十名女性。成为中心的人物是——大友。
  “是大友。他是班上的秀才,一点也没改变。”
  “呵!好有型哪!”连晴美也看得入神。
  幸好石津已被食物吸引了注意力,似乎没时间吃醋了。
  大友看上去比以前更闪耀——听说他毕业后直进东大,然后进了一流企业做事。身上的考究服装十分适合他,当然潇洒如昔。
  “——哎,有没有看到大友?”野田房子握着酒杯,带着红扑扑的脸走过来。
  “嗯。出众的人永远都出众的。”
  “真的!听说他还单身咧!我要不要向他示意一下呢?”
  “喂喂!你不是有了丈夫吗?”
  “偷情一下,有啥关系?”野田房子坦率地说。“——最重要的角色还没到哪。”
  “仓本美智子?她真的会来吗?”
  “我想她会,因为听说山崎相当卖力地相约她来。”
  “我是来大吃一顿的。”
  “咦,你喝果汁?那就好好大吃大喝,拿回本吧。”
  “就这么办。”片山笑了。
  他和两三位同窗交谈几句,走过去拿食物吃着时,冷不防被人撞了一下背脊。
  “怎么,是你呀。”
  晴美手拿碟子站在那里。
  “哎,那个人是不是搞错了地方?”
  “谁呀?”
  “坐在那边墙边的人——好像老头子一般。”
  “不是老师——老师在另外一边。是谁呢?”
  片山也觉得那人看起来非常不合时宜……
  残旧不堪的西装,皱巴巴的运动衫,鞋子仿佛穿了好几年似的,鞋底已磨损的感觉。脸容憔悴,怎么看都年近五十岁了。
  头发斑白,本无表情的脸上,却有某种狡黠的目光在闪动着。
  且慢——在片山的记忆仓库中,碰到了什么东西……
  他是谁?似乎在哪见过。
  可是,在他想起以前,那人霍地站起来,就这样直直走出会场。
  毕竟是搞借地方的吧?
  “会不会是混进自助餐派对来吃霸王餐那种人?”晴美说。
  “是吗……”片山侧侧脖子。
  然后是由山崎担任司仪。开始担任老师的致词,逐一报告各人的现况。
  轮到片山,他也拿起麦克风,随便说了几句恭敬的话。
  没法子,谁叫自己“没本事”?
  经过一轮报告后,彼此的忘记都恢复的关系吧,气氛比先前热闹得多。
  “哗,好棒的聚会呀!”石津满头大汗,边擦边向片山走过来。
  “你去参加马拉松了吗?”
  “不,我太热衷于吃,吃得满身汗,好热,要休息一下。”
  “你是个幸福的家伙啊。”片山苦笑。“我几乎什么也没吃到——”
  说到一半就停住。
  会场莫名其妙地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大家的视线集中在会场门口。
  “我来迟了。”那女子笑盈盈地走进来。
  “仓本美智子。”
  不必片山这样低喃,晴美已经知道是她。
  
  2、苍老的同窗
  与酒无缘的片山,也有“醉人”的时候。
  派对已过了一小时,伴随而来的是疲倦。片山累了,出到会场外面。
  石津当然是有得吃就行了,不知疲劳为何物。晴美跟贵宾们打成一片,正在得意地分享她参与破案的故事,夸大得不亦乐乎。
  “恕我无法奉陪啦。”片山自言自语,往沙发走去。福尔摩斯也因“不善交际”的关系,从后面跟上来,跟片山并行躺在沙发上。
  “你也吃饱了?”片山说。
  福尔摩斯突然抬脸看他——仿佛向他倾诉什么的眼神。
  “怎么啦?”片山问。福尔摩斯似乎“喵’了一声,叫他别出声似地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望向沙发背后。
  回头一看,片山才知道沙发背后是梯级,仿佛是出庭园的地方。
  好像有人站在那道楼梯下面,片山悄悄俯望一下。
  一男一女——大友和仓本美智子。
  大友搂着仓本美智子的肩膀,就如图画上的情侣画一样……
  说起来,刚才就没见到二人的影子,看来是出庭园去了。
  然后,现在从庭园走回来。
  仓本美智子依然美得夺目。大家都各自作盛装打扮而来,可是当美智子走过来的当儿,其他女性就显得黯然失色了。
  并不是赶潮流的衣着,而是高贵的晚礼服。在她胸前闪耀的,乃是货真价卖的钻石项链。所有人都惊叹不已。
  “超越嫉妒的阶段啦。”野田房子说的大概是真心话吧。
  连山崎介绍时,也只是说一句。“仓本小姐。”
  现在,美智子和大友肩靠肩——从前是擦肩而过,擦不出爱情的火花的人。
  “假如早一点就好了。”大友的声音。
  “是呀。”
  隔了一段空白。
  “大概……太迟了吧。”大友的说法,十分软弱无力,迟疑不决。
  片山听得出来,他不是期待她的否定,而是希望她肯定的样子。
  “嗯,太迟啦。”美智子回答。
  “是吗……”
  二人自此沉默不语。
  然后他们上楼梯。大友似乎没察觉片山的存在。回到会场去了,仓本美智子往大堂走去。
  “好怪呀。”片山喃语。
  “奇怪呀。”声音说。
  福尔摩斯说话?!惊讶地回头一看,晴美..(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同窗会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