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候补生

作者:赤川次郎

  原田做了个深呼吸。而我好不容易才只吃了一半。
  “啊,宇野兄,你慢吃。”原田看看我的盘子说道。
  说句老实话,不是我吃得大慢,实在是他吃得太快了。
  “啊……啊!”
  原田往后一靠伸了个大懒腰,椅子发出阵阵哀鸣,太拚命吃的结果,肚子又饿了起来真是受不了!
  “字野兄,外面好象很冷的样子,二月天就是这样嘛!”
  “过些时候,应该会温暖些吧!
  “那当然,气温升高的话,当然会温暖些。
  “哦,原来如此”原田竟认真地点点头。我都快昏倒了。
  话题一中断,眼光很自然地移向店里的电视机上。刚好是中午的新闻报导时间。
  “呀!”
  原田看到画面上出现的字幕:自用汽车摔落湖中。两名大学生死亡”乱说道:这么冷的天气,莫非是要冬泳?
  自用汽车摔落长野县中部的k湖,乘坐的两名大学生不幸死亡播报员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真令人厌恶,下一个画面是被雪覆盖的森林和清冷的湖水。
  “据长野县警察局的消息说:在湖边小屋度假的游客到派出所报案说,今天凌晨时分,一辆自用轿车冲出路面摔落湖底,当地的警察和消防人员都迅速赶往现场抢救,但是由于水深超过十公尺,央y上湖底淤泥沈积过厚,抢救极为困难。结果起用吊车及潜水夫多人,经过三个钟头之后才将车体捞起。”
  起重机将车子从水中吊起,那可怜的车子还不时吐出一大滩一大滩水。
  “哎呀呀……原田摇摇头说道:真可惜!
  这种感叹真叫人不敢苟同。
  我把心思再集中于盘子。刚把一块肉放进嘴巴里,就听到原田狂叫:
  宇野兄!”
  你,你干什么?不要吓我!你要让我噎死吗?
  你……看嘛,那个……
  他指着电视,像是看到了飞碟什么似的。
  嗯?……
  转头看画面的那一瞬间,彷佛天旋地转,两张脸并排着,都是黑白照片,一张是蓄长发的年轻男子,另一张是……
  “……调查的结果,死者铃木雅文和永井夕子两人都是东京t大四年级学生,车子吊起来时,车门已经打开,死者并不在车内,没有自救逃生的迹象,可能已罹难,s市督察分局长室津先生说:
  水温非常低,潜水夫也没有办法待很丑y,搜索工作极为困难。
  接下来报告……
  永井夕子死了。
  才二十二岁,马上就要大学毕业就这样死了,怎么会这样呢!我四十岁的人了都还活得好好的,她才活了我的一半大而已却死了……
  夕子死了。
  她是个凶婆娘,不认输,就像一匹标悍的野马,任性好冒险,且爱讽刺人。也是一个以敏锐?y察力和第六感向许多无头公案挑战的名侦探,是我的最佳搭档……
  夕子死了。
  那次的幽灵列车事件从富有乡土气息的温泉镇开出的火车上,发生了一件前所未闻的事车上乘客全部失踪。我奉令前往调查时,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帮我破了案,然后溜到我床上去睡觉的怪女孩……。
  夕子死了。
  就在一次没什么意义的车祸中一命归天!
  在我俩碰到的事件里搏命,从千钧一发的危险中脱逃。而如今夕子却死于车祸,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她为什么会喜欢我,喜欢一个没出息又死了老婆的男人?我常问自己到底那一点值得她喜欢如今再也不可能得到答案了。
  夕子……
  又是一件极为普通的杀人案件。发现丈夫有外遇的太太,闯进那个女人的公寓,拿出预藏的水果刀将那个女人杀掉。如果告诉她,就是杀了那个女的,丈夫也不会回来的话,我看这种钻牛角尖的女人是听不进去这一番大道理的。
  “你先生很喜欢照相嘛!原田说道。
  原来壁橱上摆了近十册的相簿。
  恐怕是那个女的要他照的吧?
  我拿下最新的一本,很快地翻了一下。女人啊,总是希望能把回忆留下来。
  或许吧。”
  这时我才蓦然发现不曾和夕子照过相。这跟旅行不带相机有关,再说这种年龄了还跟女朋友手挽着手总觉得不好意思。可是现在想起来,如果当初能多拍几张就好了。至少可以做个纪念。
  我向窗外眺望,这是一间只有大张榻榻米大而且又闷热的公寓,梅雨季已过,夏日的阳光照在眼睛上睁都睁不开。已是七月天。
  夕子死亡至今已五个月。尸体到现在还没有捞起来。说不定还活着的那么一点希望,就随着一百五十个日子的流逝而化为乌有。在车祸发生之后,我随即拜访了k湖,也仔细问过当地的警察分局长和目击者,每个人都认为已无生还的可能。夕子是否真的在车内呢,由于他们两人在车祸发生之前还向附近农家的妇人问过路,所以答案是肯定的,而且一个星期之后,还在湖边发现一只皮包。那确是夕子的,因为那是我买给她的.现在那皮包还在我手边。是夕子的叔叔永井敏之拿给我的。
  在事情发生后一个月我才和永井敏之碰到面,他是个颇具学者风范的绅士,也是夕子的监护人。
  永井敏之亲切地握住我的手说道:“我常听夕子提起你。我们不办葬礼,那孩子绝不会那么轻易就死掉的,说不定这几天就回来。
  他的口气不像绝望,悲伤所生的自我安慰,因而显得极有自信,轻松愉快。我不由得笑了起来,觉得于我心有戚戚焉……。
  但是,已经四个月了。该是觉悟的时候了。
  “组长,可以把尸体抬出去吗?”
  听到部属的闲话,我才惊醒。
  哦,好的咦,工作,工作。想把相簿放回活y上,不小心手一滑,相簿掉在地上。
  “您中风了吗?”
  原田一脸正经地吐出了这几个字。我不甘心地瞪了他一眼。突然间,我的眼光给打开的相簿吸引住了。好象是死者去旅行时照的相。背景好象在那里见过,看看照片底下的说明文字之后,终于想起来了“k湖”对了,就是那个湖。
  我把连续几页有k湖的照片统统看了一遍……
  宇野兄,走啰原田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早知道开冷气就好了,反正不用白不用。
  不过,电费谁付呢?宇野兄,怎么了?”
  我盯着一张照片,彷佛要把它看穿似的,在k湖湖畔的林中,死者微笑地倚在树旁,大概是近距离的相机,就连死者背后几名?y光客的脸也照得很清楚。而其中一个……
  你看这个嗯?
  原田朝我手中的相簿瞧了一瞧。
  “咦,那不是夕子吗?”
  “你也这样认为吗?
  “对啊!原田不可思议地搔了搔头:“好象是车祸前拍的。“大概是用附日期的相机拍的,照片的下方有日期。
  “不是,我摇摇头说道:今年六月三十日那到底是原田这才开口,眼睛突然张得大大的,眼珠子好象就要跳出来一样,幽灵!
  夕子的幽灵出现在照片上……
  我要休假一阵子!
  我把那张照片从相簿上取下来放进口袋。走吧!喂,你怎么了,怎么坐在那里呢?
  我,我……原田的脸色惨白。
  夕子还活着!
  我确信那照片里的女人就是夕子没错。如果是巧合,也未免太过相像了。但是,如果真是夕子的话,为什么这五个月来都没有出现呢?话又说回来,在知道她还活着的惊喜之前。
  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呢?
  既然打定了主意就一刻也浪费不得,马上驱车前往k湖。通宵驾驶的话,明天一早应该可以到?
  我打电话给本间课长报备一下。
  “哦,宇野啊,什么事?
  夕子还活着,我想休几天假,拜托,拜托。
  我本想说这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但对方似乎不这么认为。
  哎,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就是夕子还活着嘛我听到对方的叹气声:
  宇野,你的心情我不是不知道,但是啊,你要面对现实才行啊!
  怎么了?他该不是以为我精神错乱产生幻觉吧?
  我就是看清了事实才这么做的。我不示弱地回了他一句:那就拜托您啦!
  喂!
  再劝我也没用了,我挂上电话,觉得全身轻松了起来。如果要炒鱿鱼的话你就炒吧,如果要把我降成交通警察那也没关系,整天都站得直直的,肚子也会有缩下来的时候吧!
  向朋友强借了一部车子后就出发。
  夕子还活着!
  没错!”我告诉自己:“她不是个会被杀死的女孩!
  深夜两点半,透过树与树之间的隙缝,可以看到映着自光的湖面,上一次是以沈重的心情来到这里的,而这次却迥然不同甚至想来个大游行!
  我一边开着车,一边大声唱着歌,唱的是“玛丽的小羊,这首歌并不是很轻快的曲子,只要心情好,管他什么曲子都可以。
  不过,我发觉也不能太高兴,于是闭上嘴巴。即使那照片上的女子确是夕子,现在也不一定就在这里。
  从照片上的日期来看,已是半个月前的事了,到底要到那里去找她才好呢?真叫人束手无策,再说,照片上的背景也是个大问题,是在k湖的那一边呢,有树,可以看到湖……
  哎!每个地方看起来都很像。
  有了!明天,花一天的工夫绕着湖走它一圈,一定可以找到照片上的那个地点!
  还有一个可怕的问题,我一直都装作不知道。那就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她都没有告诉别人她还活着?
  或许发生了什么事,但至少也要告诉我啊!
  说来说去,这也不是空想就会明白的事,直接问问夕子不就结了吗?
  我减慢了车速。黑夜里看不太清楚,不过这里应该是夕子车子翻落的地方没错……。
  没错,那时侯光秃秃的树枝现在都已长满绿叶,印象有些不一样,但我能确定是这里,不会错的。
  我停好车向外走。好静的夜。月光将四周染成一片银白色。我站在了无一丝痕迹的湖畔,凝视着湖面。
  尽管掉进那么严寒的湖里,还是活得好好的,同车的男学生铃木又如何了呢?他和夕子好象只是同一个讨论小组的同学罢了,那一天讨论会的结业纪念会在这附近的a湖畔举行,两人有事耽搁,后来开车来赶上聚会。
  那时侯,也不知寒风有多刺骨,只是静静地站在这里,眺望着灰色的湖面……?
  我倚着树干,落人回忆的网中。
  就像中午的电视连绩剧常出现的镜头。
  湖面上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动。到底什么东西呢,我揉了揉眼睛。湖面起了波浪,越来越近。
  没听说这湖有怪兽出现啊哦,不,这里的怪兽应该叫k兽才对。
  定睛看看那“东西,如果说它是恐龙嘛,脖子太矩,头又大小,好象是个人。
  就算是夏日的夜晚,会在这种时间来游泳,还真算得上是个奇怪的家伙。
  那家伙游到离我很近的岸边,看到他上岸的背影,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是个年轻的女孩。
  不,既然知道是人,不是男就是女,没什么好惊讶的。
  问题是她不是穿著泳衣,当然,也不是穿洋装或睡衣。换句话说,她是赤躶着的。经过湖水滋润的白晳胴体,在月光下显得晶莹剔透,长长的头发贴在背上。
  那女子往林中茂密处走去,大概是在那儿放了衣服什么的。等一下……
  那背影……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我还是要说,好象很面善,莫非……
  绕过树荫,想悄悄地靠近那女子,没想到竟然踢到树根。
  那女人听到声音,猛回头。
  明亮的月光照在她脸上,一点都没错,是夕子。
  但是,我才一出声,她便拚命地跑了起来,一丝不挂地飞奔至湖边。
  夕子!我叫道。但是,她好象没听到,迅速离开岸边,我彷佛中了邪,没有任何考虑的余地,跟着她纵身跃入湖中。
  也不知道第几次了,旅馆老板夫妇总是互使眼色,然后用怀疑的眼光瞧我直看。
  这也不能怪他们。半夜三点钟,一个全身湿透了的男人,前来要求住店休息……。
  他没立刻报警,我就应该好好感谢他们了。
  为了解除他们夫妇俩的疑惑,只好亮出警员证。谁知道如此一来,他俩的态度大为转变。说道:
  三楼有一间最好的房间……
  什么时候都可以洗澡哦!”
  我帮你提行李……”
  大概以为一个刑事警察局的刑警,特地从东京赶来,一定是要进行什么秘密调查。
  “您是追捕凶嫌才跳进湖里的吧?”
  老板娘认真地问了起来。我心里有点慌,只说..(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幽灵候补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