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怪谈

作者:赤川次郎

  序曲
  车轮不断转动所奏出的低沈音调,以及辗过轨道接缝时所发出咕咚,咕咚的单调节奏,使人不知不觉地昏昏慾睡。
  列车交错带来的冲击力震动车窗,片山猛然醒来。才刚要看的推理小说还好端端地打开着摆在床上。
  “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片山自言自语地说。
  因为睡在极为狭窄的上铺,不得不弯曲身子仰着。看看手表,已经快要半夜一点了。现在到哪里了?记得十一点多时在广岛站停过……。应该已过了冈山吧!
  因为上铺会摇晃,所以片山不欢欢。已是年近三十的男人,并且,在警视厅搜查课里担任刑警一职,若是敏感得连在卧铺车里都不能入睡,实在不是可以夸耀的事。然而,本性这种东西,并非光靠意志就可以控制得了的,所以片山常自认为身为刑警一职是错误的。
  “干脆睡了吧。”
  片山哺喃自语地将枕头边的灯熄掉,别扭地试着将腿伸直。卧铺为什么做得如此窄小呢?片山身高将近一百八十公分,长得一副略带女性温和气质的娃娃脸。
  唉!平躺好,打算入睡时,却全然一点睡意也没有。看书的时侯,明明迷迷糊糊的想睡……。或许是因为看书时没注意到任何的摇晃或声音,所以会打瞌睡;现在静静地闭上眼睛,注意力反而强烈地集中在声响上,头脑也就愈发清醒起来。
  “混蛋?”
  片山又将灯捻亮,悄悄地把床旁边的布幕拉开来看,似乎每个人都已安然入睡了。既然怎么样都睡不着,就到走道上去眺望窗外吧。
  片山抓件上衣,从床上起来,有些不放心地将腿伸向下床的梯子。因为有好几次摔下去的经验,所以下梯子也就特别谨慎。平安无事下来之后,穿上鞋子,小心翼翼不发出一点儿脚步声地走到通道上,片山的下铺,中层及下层都是空着的,早知道一路上都没人来睡的话,就搬到下面去……。
  “唉,算了吧。”
  回到公寓之后,再好好睡一觉。片山被车窗外的一片漆黑弄糊涂了,车到底走到哪儿了呢?竟然连住家,城镇之类的灯火都看不见。片山在通道上闲逛。
  片山义太郎刚去长崎出差,现在在回家的电车上。由于东京发生神出鬼没连牍杀人事件,而此次事件中的三位被害人均为长崎地方的人,因此这想出差就是为了调查这三位被害人之间是否有关连。
  可是,当片山正要采取调查行动时,犯人就被逮捕了,被害人籍贯相同,完全只是巧合;片山这想差算是白跑了,真是倒楣!一面如此发牢騒,另一方面心里也着实松了一口气。因为和挥舞着凶器的犯人相互揪在一起的野蛮行为,和片山温和的性情是不相称的!
  片山走到火车的尽头,正想转身回头时,突然,眼前一闪,有个人往卧铺的后面隐身而去。因为一闪即逝,到底是男是女无法确定。人影好像就消失在自己卧铺的附近。
  片山稍微加快脚步回去看。卧铺的下层,坐着一个女孩。
  “晚安。”那女孩微笑地说。
  “真,真是……。”片山不晓得说些什么才好,慌慌张张地解释。“你是现在才来的吗?”
  “是的。”
  女孩大约二十二,三岁,不胖不瘦,不高不矮,身材匀称,穿着一身朴素的深蓝色洋装,膝上摆着一个小提包。
  “您的位子在这里?”女孩反问回来。
  “在上层。”
  “这位子啊。”
  女孩似乎有点犹豫的样子,最后好像下定决心似地抬头望着片山,“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什么事?”
  “如果方便的话,我的下铺可以和您的上铺交换吗?”
  “换床位?”
  “是的,我喜欢上铺。”
  “那就换吧。唉呀,许多人都是因为讨厌上铺所以要换到下铺来,你却和别人相反……”
  “我比较喜欢高的地方。”女孩愉快地说:“您想要说只有傻瓜和猫才喜欢高的地方吧!”
  片山终于忍俊不住了。
  “好啦,和你换吧。其实,我也想换到下铺来,这样刚好。”
  “啊!太棒了,谢谢您。”
  “请你等一下。”
  片山爬梯子到上面,将自己的领带,书等拿下来。
  “好了,请便。要我帮你把行李放到上面吗?”片山问道。
  “不用了,我没有行李。”女孩子摇摇头说。
  “一个也没有?”
  “是的,只有这个提包。”
  “到东京吗?”
  “是的。”
  “那么……晚安。”
  “晚安。”
  女孩很有礼貌地点个头,脱下鞋子爬上梯子。她身子轻巧得令片山瞠目惊视,觉得她上梯子有如脚上装了弹簧一般,到上铺的动作也很快。不,那种动作简直可用飞快来形容。
  “啊!是身体轻的缘故吧!”片山不禁自语道。好像是,啊,对了,令人想到猫的动作就是这样。
  躺在下铺安静下来之后,片山觉得很舒服,如此一来就可以入睡了。那个女孩,与其说是个美人,不如说她实在是个很可爱的女孩。虽然只谈了几句话,但是,她一笑就出现酒涡,大大的眼睛,蕴含着光辉。或许是因为年轻的缘故吧。
  片山把灯熄掉,太费心去想她的事情,又会让自己睡不着吧!果然,一闭上眼睛,便马上想到那女孩是从哪里上来的?这班车理应一直到大阪都不停的……。
  第二天早上,片山一醒来,车已快到丰桥站了。
  “唉呀……”
  虽说是睡眠不足,但在卧铺车上可以睡得如此熟,这对片山来说是破天荒的事。
  他想,换到下铺来,对自己真是帮了个大忙,至于昨晚的那个女孩……当他向上一望时,才发现上已不见她的踪影,连她的鞋子也不见:是已经起床了呢?还是下车了?
  片山有些失望地去洗把脸,回来时,恰巧遇见列车长。
  “早安。”
  真是少见而和蔼可亲的列车长。
  “这卧铺的女孩已经下车了吧?”
  觉得什么话都不讲也不好,于是就如此说,列车长有点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个卧铺吗?不,这里除了您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从长畸站开始就是如此。”
  “那真奇怪呀,昨晚,半夜的时侯来了一位年轻的女孩耶。”
  “大约是什么时候?”
  “我想大约……是一点钟的时候。”
  “那可奇怪啦,车子在这个时间哪里也没停,不可能有人上车。”
  “可是,她确实上车了,她还说喜欢上铺,和我换了床位呢。”
  “那么,八成是无票乘客吧。”列车长略微苦笑道。
  “无票乘客?”
  “可能是藏在厕所或哪里,到了半夜才出来睡觉。因为下铺容易被发现,所以就睡上铺嘛,八成是趁天还没亮的时就起来溜掉了。”
  那位可爱的女孩会是无票乘客吗?片山着实无法相信。然而并不值得为这件事和列车长争论。
  “你要当心点!就是因为有像这种可恶的家伙,所以国铁的赤字才不会减少。”
  “是……。”
  片山也身为公仆,不想对这个话题太过深入,到餐车衣吃早餐时,片山还是不知不觉地将目光移向擦身而过的女孩,或是坐在别桌的女孩。
  片山不认为那女孩是无票乘客。做这种事的女人,她会特意地向其他乘客打招呼吗?而且,若说她喜欢唾上铺,其他空着的床位多得是,没什么必要特意到片山的卧铺来,请求更换。
  片山想一定是列车长弄错了。
  火车按照预定的时问十一点半抵达东京车站,片山手拿着旅行提包走向出口处,方才那位列车长站在门口。
  “谢谢。”
  他很有礼貌地点点头说:“啊,对了,刚才说的无票乘客……。”
  “找到了吗?”
  “没有,一直很留心去注意,但是还是没找到。”他摇摇头说:“八成是在名古屋附近下车了。”
  “或许吧,那么,谢谢你。”
  片山正要走时,列车长神情愉快地说:“不过,因为你的提醒,我找到了其他的无票乘客。”
  “啊,逮到了吗?”
  “没有,门一开,他就夺门飞奔而去了。”列车长笑着说。
  “你不去追他吗?”片山觉得不可思议地问。
  “抓不到的。”列车长说:“因为它是一只猫。”
  “猫?”
  “对,是只雪白的猫,一定是一直躲在座位底下。”
  片山突然想起昨晚曾因那女孩的身手轻巧而联想到猫的事情。那么,她是猫的化身吗?
  “绝不可能了!”
  片山点点头,走上月台,妹妹晴美说会来接他,所以他环视一下月台,视线止住了,他戚觉到在拥向楼梯的人潮背影中,好像看见了那女孩深蓝的洋装。总觉得那忽隐忽现的身影,就是那女孩没错,他凝神思索着,突然有人拍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回头望。
  “哥,你回来了。”是晴美。“怎么啦,这么张惶失措的表情,连的脸都忘记了吗?”
  “不……。猫……。”
  “什么?”
  “你想猫会穿洋装吗?不可能吧!”
  片山一本正经地说。
  
  第一章 白色猫
  “确定是这个车站?”
  出了剪票口,片山环顾车站说,晴美重看一次便条。
  “我想是这里没错……。”她很有自信地黠头说。
  “便条不会有错吗?”
  “不会错的。自己家的车站怎么会弄错呢。”
  “石津这家伙是很有可能发生这种事的。”
  “哥哥你不是……。”
  晴美尽管想露出生气的样子,瞪着的眼却是在笑。“你若说他的坏话,可是会得到反效果的喔?”
  “什么话嘛?”
  “即使假装不懂也不行。石津搬到大公寓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吧。”
  片山耸耸肩说:“他要搬到2dk的房子,或是凡尔赛宫,都是他的自由。可是,他是单身,那故意想要付高额的房租,我看一定是想拐弯抹角表示要和你结婚的意思!”
  “瞧,你还是心里不痛抉吗。”
  “我可不是老顽固。可是……。”
  “只是不许我和警察结婚,对不对。安心吧!我还没有结婚的心情。”
  “我并不是说一定要怎么样才可以……。”
  片山一边说,一边放心地微笑环顾四周。“这个社区这么大,到底是在那儿呢?”
  “我也不知道呀。”
  片山兄妹应目黑暑一位年轻刑警石津再三邀请而来这里,而石津非常喜欢晴美。因为早到的缘故,石津还未来接,并且连石津所说的“开发了西多摩一部分广大绿地的中型现代化都市”的新市区社区群,根本就没看见。
  车站前是一片可以郊游的树林及丘陵,前面有一条大马路开得还挺宽开。因为来往车辆的数目在见惯市区交速阻塞的人眼里,这条马路着实闲散得近乎寂聊。
  “可是,空气不是相当清新吗。”
  晴美大大地深呼吸一口气。“天空也没被污染。”
  “干净过头得喉咙都要痛起来。”
  片山孩嗽地说。“反正已经习惯废气。”
  “都市的人真是可怜。”
  “说的也是,啊,已经一点钟了。石津这家伙,不是说要来接我们吗?”
  “是呀,我想他是不会弄错的……。啊!那辆车是不是?”
  晴美目光朝向远方说着。一辆鲜红的国产跑车,从丘陵问蜿蜒的马路直驱而来。片山笑道:“你啊,还是给我去检查一下视力比较好,竟然能把一部新车看成石津的破车,实在太夸张了!”
  “他说过要换车呀。”
  正说着的当儿,红色跑车已绕到车站前,而且停在他们两人的面前。
  “唉呀!迟到了,对不起。”
  从驾驶座上出现了石津和蔼可亲的笑容。
  “瞧!果然!”晴美对片山说。
  “你还选了一部相当鲜艳的车。”片山吃惊地说,“如果警察一职被开除,是不是打算到消防署去呢?”
  “不是啦,因为想请晴美坐,所以选了部适合晴美的车。”
  “真漂亮!我们走吧。”
  “是,请上车。请坐后座……。”
  “哥,你坐后座。我要坐驾驶座旁。”
  片山依言一个人坐后面,心里却老大不痛快。
  “今天怎么样?福尔摩斯呢?”石津问道。
  “放心,留它在家看家。”
  “这样啊。”
  石津个儿虽大,却有惧猫症。他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发动车子。
  “大概要走很久吧?”
  “不,五,六分锺的路程。”
  “哪里有社区啊?什么也没看见嘛。”片山插嘴说。
  “就要看见了,因为车站附近是未开发地。”
  “我刚才还想是不是要坐登山铁路呢。”
  片山望着车窗外的风景,马路是从丘陵问的溪谷穿越出来的,离马路远处的树丛里,有几问旧房子。
  “那种地方也有房子呀。”
  “什么?啊,那里吗。小虽小,也是个村庄喔。”
  “村庄?”
  “是的。不过,我也不很清楚,好像本来要被开..(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毛猫怪谈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