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火

作者:赤川次郎

  1
  对于小偷们来说,偶然遇到的竟是两名刑警,算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
  “——刚才是什么声音?”
  警视厅搜查第一科的刑警片山义太郎停下脚步。
  “好像是打破玻璃的声音。”山仓答腔。“——这是超级市场哦。”
  两人仰头望向那座暗了下来的大楼。
  ——午夜十二时过后了。
  片山和他的后辈山仓正在回家的路上。他们联手破了一宗大案,跑去庆祝回来。
  为了走捷径,他们穿过四层楼的超级市场大楼后面,然后仿佛听到玻璃打破的声响。
  在寂静的深夜中,那个声音听得很清楚。
  “不可能是……”两人止步,抬眼望了大楼的窗户一会。
  然后一应该谁也不在的窗口,有光线一闪一闪地晃动着。
  “片山兄,看到了吗?”
  “也许是保安员在巡视哪。”
  片山说出一个梦幻似的希望。可是,又传来玻璃破裂的声响。
  “——好像不是咧。”他叹息。
  “我联络总部一下。”
  山仓从口袋掏出手提电话,打一一o通报总部——廿六岁的他,是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
  见到山仓的快速行动,片山之辈会觉得“我老了”。
  “——进去看看吧。”山仓说。
  “太危险了。人马马上就赶到的。”
  “可是,万一他们加害保安员,怎办?”
  的确。最近的歹徒都很凶狠,动不动就拿枪出来,不仅要钱,必要时也开枪杀人。
  “好吧。小心啦。对方可能有武器。”
  “我知道。”
  两人往便门的方向接近。
  然后——黑暗中,突然有个男人走出来。
  他发现片山他们,吓得止步。
  是把风的。片山他们凭直觉把头垂下。
  对方拔枪。可是由于惊慌之故,手枪在拔出的当儿飞掉了。
  山仓冲上前去,用头去撞男人的腹部。男人被撞跌在地。
  “ok。扣上手铐吧!”
  “让我来。”
  片山把男人拖到便门旁边的水管处,用手铐铐住那人的手腕。
  那时候,山仓已经走进里边去了。
  哎……这人是初生之犊不畏虎!
  其中一道门。有光线射出来。
  “——快点。”声音说。“只要现款哦!”
  “ok。全部放进来了。”
  “检查绳子。看看绑紧没有。”
  ——看样子,有人被绑住了。
  里头的人走近门口时,刚才在外面把风的男人大声喊:“快跑!警察!”
  意想不到的事。
  “跑哇!”
  光线消失了。片山朝着黑暗中的人影大声吼。“警察!停步!”
  他的吼声似乎有点空虚。
  山仓往天空开了一枪。他不清楚有多少个歹徒。
  跌跌撞懂之中,片山身子失去平衡,双手乱挥,手里的枪无意中碰到什么。
  希望不是山仓就好了。总之,必须先救里面那个被绑的人才行。
  于是他喊,“山仓,不要追了!”
  他摸索着走进门内,找到灯掣。开了灯。发现保险库开着,里头几乎空无一物。
  穿着制服的保安员,双手被绑在桌脚上。
  “我是警察!你没事吧?”
  片山急忙替保安员松了绑。
  “获救了!”
  “我们刚巧路过。”片山把保安员扶起来。“歹徒有几个?”
  “四个。一个在外面把风。”
  “那家伙捉到了。”片山点点头。
  “片山兄!”山仓气喘喘地跑回来。“跑掉了两个——不过,刚刚听到警笛声了。”
  “两个?那么。还有一个在里面。”
  “哦——不是被片山兄击晕了么?”
  “啊?”
  他们出到走廊一看,有个穿运动外套的年轻男子,变成“大”字晕倒在那里。
  看样子,在黑暗中击中的是这家伙。
  “我把他绑起来。”
  说着,山仓把那男子拖进眼前的小房间里。
  是个收藏杂货的小储物室。
  山仓用手铐把那小伙子绑在钢架的骨架上。
  “到外面等巡逻车好吗?”
  “就这么办。”
  片山他们从便门出到外面。
  这时传来警笛声。山仓奔上前去迎接巡逻车。
  片山对后面跟着来的保安员说。“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还以为活不成了。”
  保安员顶多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吓得脸也青了。
  片山突然想到刚才那名绑在水管上的歹徒,于是走上前去,准备解开手铐带他走——
  “——片山兄。要不要帮忙?”
  “山仓!叫救护车!”
  “啊?”
  “他被刺了!”
  男人软绵绵地瘫坐在地。手腕依然被铐在水管上。
  “好过分的家伙!”山仓倒抽一口凉气。“因他不能解开手铐——”
  “大概是杀人灭口吧。已经……死了。”片山站起来,摇摇头。
  “把里头的家伙带出来。”
  “是。”
  山仓从便门走了进去。片山解开那名被刺杀的男了的手铐。
  “片山兄!”是山仓的喊声。
  “怎么啦?”
  片山连忙冲进去,顿时愕然。
  火焰从那间小小的储物室喷出来。
  山仓的衣服也熏焦了,跑过来说,“来不及了。”
  他喘气。“里面有太多纸张,火势太猛……”
  “那歹徒呢?”
  “在火堆里。”山仓蹲坐下去。“——没得救了!”
  火警钟声响起,自动洒水系统开动。
  仿如细雾般的水,洒在片山和山仓的头顶上……
  
  2
  “这是没法子的事呀。”晴美说。
  “喵。”福尔摩斯也罕有地(?)发出安慰的叫声。
  “可不是?福尔摩斯。是歹徒太过分了。”
  “可是……好大胆的家伙。他明知还有一个伙伴躲在里面,知道我们要把他带出来,于是在储物室中纵火……”
  “山仓先生一定耿耿于怀了。”
  “对呀……因为是他替那人扣上手铐的。”
  “话是这么说——”
  “道理上是讲得过去的。不过,那人被手铐扣住了,所以无法逃生。”
  尽管唉叹连连,片山的晚饭却吃得很多。
  “结果,歹徒呢?”
  “一瞬之差,被他跑掉了。那一带入夜后很少行人经过,所以找不到目击者。”片山摇头。“这是抢劫案,不属于我们这一科负责。怎地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片山为别的案件奔波。现在才回家吃晚饭。
  “——咦?”晴美说。“听那脚步声。是不是石津?”
  对晴美一片痴心的石津刑警。走路时发出的脚步声很惊人。
  “是吗?好像金刚猩猩似的。”
  “晤。又好像不是他……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喵。”福尔摩斯坐起身来。
  “晴美小姐!你在吗?”肯定是石津的声音。
  “来啦来啦。等等。”晴美跟上拖鞋,打开玄关的门。“怎么啦?——咦。他是谁?”
  石津本人已相当重了。而他肩上还扛着一个人,重上加重。难怪脚步声大得惊人。
  “他是山仓。”
  “山仓?”片山吓得站起采。“他怎么啦?”
  “烂醉如泥。我和他一起喝酒。”石津继续扛着山仓走进来。“把他摆在哪儿好?”
  “哎。等等。”晴美把山仓的鞋子脱掉。“来。让他到屋里躺下。”
  “打搅啦!”
  石津走进屋里时,福尔摩斯在他脚畔“喵”了一声。
  “哗!”石津吓得飞起——可是扛着山仓的关系,跳不起来。只是使山仓的头摆动了一下。碰到餐柜。
  “石津!小心点。里头的餐具碰坏啦。”
  晴美也为现实问题担心起来。
  “对不起,我太失态了。”天亮之后,山仓觉得很不好意思。
  “——没法子的事。来。吃一点吧。”
  跟片山一起吃早饭时,山仓一口气吃了三碗饭。不像是昨晚喝闷酒的人。
  片山不由得感叹,“为何到我们家的客人都很会吃?”
  “片山兄。”山仓说。“今天是茂田的丧礼。”
  “茂田?哦,那个被火烧死的……”
  “他是我害死的。”山仓又沮丧起来。
  “是纵火的歹徒的错。山仓先生无须太过怪责自己。”晴美说。
  “嗯……可是茂田哲二才二十岁——一想到就很难受。”
  “这样想是很伟大,但不能一直懊恼下去呀。”
  “嗯。所以我想出席今天的丧礼。在心里面忏悔一番。”
  “喂,别来这一套。”片山叱责。
  “我一个人去就好!当然……有人陪着去也无妨。”他希望有人陪他一块儿去。
  晴美微笑。“好吧。我和福尔摩斯陪你。”
  “谢谢!”山仓双手就地鞠躬。“我可以再添一碗饭吗?”
  “随便你。”
  片山仿佛觉得家里多了一个“石津”,感觉顿时沉重起来。当然是为了荷包会变轻的关系。
  看样子。山仓跟石津很相似,属于那种一旦受到冲击就胃口大开的类型。世界上有这种类型的人。乃是片山的重大发现。
  “是不是这里?”
  晴美悄悄窥望玄关内。
  的确。门上挂着“茂田”的名牌。可是不似举行丧礼的样子。
  “晴美小姐……是我搞错了吗?”山仓说。
  这是一间相当残旧的房子。玄关的格子门户,今时今日已很难见到了。
  “你好——有人在家吗?”
  晴美喊了几遍。没有回音。
  “没法子。回去吧。”晴美说。
  福尔摩斯似乎在意什么的样子。推动着格子门,发现其中一条方木折断了。于是用身体把它推开。钻了进去。
  “咦,福尔摩斯——喂!”
  见到福尔摩斯径自跑了进去。晴美说:“好像有事,山仓先生。”
  “晤。”
  “必要时。作好辞职的心理准备哦。”
  “啊?”
  福尔摩斯从里头冲出来,尖叫着。
  “山仓先生!把这道门拆下来!”
  “是!”
  山仓困惑着,然后不顾一切地把格子木门用力拆下来。
  “进去吧!”晴美飞身冲进去。
  他们跟在福尔摩斯后面。然后见到走廊尽头的浴室地面上,有个女孩倒在那里。
  “她割脉了!”
  晴美抱起那个穿黑色丧服的女孩。把耳朵贴紧她的胸口。
  “——没事。快叫救护车!”
  “是!”
  山仓正要冲出去时,那少女说了一句:“哥哥……”
  “——她好像是茂田哲二的妹妹。”
  “哥哥……”
  少女睁开眼睛一十七八岁左右,圆圆的白脸上渗出红晕。
  “这里是……天国吗?”她问。
  “你还在浴室里。”
  晴美用手帕将少女割得不太深、只有少许血水淌出的手腕绑紧。
  “好痛……”少女皱眉。
  “痛吗?因为你活着,所以才痛。痛是一件好事。”晴美这样说。“——山仓先生。把她抱到那边去吧。”
  “是。”
  “山仓……”少女突然沉吟一下。“那么……是你杀了我哥哥的!”
  突然,她以想象不到的速度站起来,抓起割脉的剃刀。向山仓走去。
  “你是我哥哥的仇人!”
  “住手!危险!”
  山仓转身就跑。少女吧嗒吧嗒地追上去。
  晴美哑然注视眼前的闹剧。福尔摩斯只是“喵”了一声而已,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慢着!你!”
  山仓转了一圈,回到浴室附近。少女挥动着剃刀穷追不舍。
  “没法子啦,福尔摩斯。”
  “喵。”
  晴美站起来,挡在少女前面。“请等一等。”
  “让开!”
  少女挺上前。晴美往旁边一闪,举起拳头,向少女的下巴一击。
  少女仰面倒地昏死过去
  “呜呼……”山仓擦擦汗。“不过……也不是没道理。这等于是我杀了她哥哥的……”
  “那么,你想被她杀了,一命偿一命?”
  “不……还是不要的好。”山仓想了一下说。
  
  3
  “在外面把风的人叫加藤正夫。”山仓说。“听说今年廿四岁。”
  “嗯哼。”
  “茂田哲二是廿岁——那么年轻,干嘛做这种事来缩短自己的寿命呢?”
  山仓叹息——他本身才廿六岁,也很年轻就是了。
  片山飞快地望他一眼。“其他的同党知道是谁了吗?”
  “很遗憾,还查不到。”
  “交给民事组的人办吧。我们有我们的工作。”片山望望车窗外。“——喂,这条路不是回警视厅的吧?”
  “噢,是吗?搞错了。”山仓摆动驾驶盘。“这里是哪里呢?”
  很有方向感的山仓不可能会迷..(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纵火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