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船客

作者:程小青

  一、奇怪的报告
  那是一个深秋天气的星期六下午。春江轮船已定在这晚上一点钟驶往香港。到了黄昏十点钟光景,船上热闹异常,男男女女的乘客fll都陆续地上船,舱面上挤满了乘客,船员,送客的人,和许多搬运行李的脚夫。这些送客的人们即使不是新婚夫妇或是相知的密友,可是都照例地临别依依,不到开船的时刻,谁也不肯早一刻分手。但是那无情的汽笛不时发出那吁吁刺耳又刺心的锐声,一再地警告这些送客者们:“船将开了,快分手罢。”同时它又似乎残酷地放意要扰乱这班送客者们喝喝的谈话。下层的货舱中和舱门口,脚夫们的声音更是喧闹。原来开船的时间将到,码头上还堆积着许多货物,时间既是很短促了,脚夫们便不得不拚命地搬运。
  坐舱买办吴子秀早已上了船,正在账房中忙着查核帐目。吴子秀在春江船上已经做了七年买办,手里已着实有些积蓄。他的年纪虽还三十二岁,经验倒很丰富,办事也非常谨慎精细。他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人,五官不很匀整,面色略带黝黑,看起来会超过他的年龄;这就是海上生活的特别标识。他有一个啥好,就是无论在办公或休息的时间,嘴里始终衔着一支雪茄,习惯久了,就是和人家谈话,他的那只高价的蜜蜡镶金的雪茄烟嘴,也绝不例外地要失在齿缝之中,不肯仍然放下。
  这时候他正和一个营货舱的人前南地谈着。舱门口忽有一个容立色花级夹饱和直贡呢马褂的男人,站住了向里面张望。这人戴着一副眼镜,嘴chún上留着些短须,躯干高大,年纪约在四十左右,手中还执着一项黑呢的铜盆帽子。那人向舱内接连望了几里,态度上显然有些异样。吴子若仍和那肯般的谈着,还没有注意,但船中另有一个专任伺候买办的茶房胡四,却已一眼瞧见。他急忙走到舱门口来,向着这个穿黑衣的人仔细端相。
  那人倒先发问;“这里可是账房?”
  胡四靠着买办臂膀下的势力,态度上素来是傲慢惯的。他就冷冷地答话。
  “你要找谁?”
  黑衣人道:“我要见见你们的买办。”
  胡四又挺着胸膛,反问道:“什么事?”
  这黑衣人似乎受了胡四的传染,气派倒也不弱。他也大声回答。
  “我找他自然有事,用不到你管。你去请他出来就是!”
  都市社会里的佣仆,都有一种精灵知趣的适应本领。胡四当然也不会缺乏这种本领。他一见这来客的势头不大对路,早把自己的气焰压低了几分;这对他眼见对方的喉咙一响,他的挺硬的腰价也马上会软化下来。他正待回身通报,但来客的语声早已惊动了舱里面的吴子秀。
  日升便从舱中发问:“什么事?”
  胡四乘势答道:“有一位先生要见你。
  那黑衣人已自动地跨进舱来,走到吴子秀的近前,微微点了一点头,便摸出一张名片来。吴于秀接过一瞧,片上印着“恒裕庄经理唐宝楚”字样。吴子秀分明不认识他,他抬起头来向那来客上下打量了一会。
  “唐先生,有什么见教?”
  他问这句话时,那支装在蜜蜡烟嘴里的雪茄仍照例衔着,神态上似乎随意得很。但这个叫唐宝楚的来客却容色严重,好像正要开什么重要的谈判的样子。
  他答道:“我有一句话要和你密谈。这里可方便?”他的眼光向着旁边的茶房和一个管舱的瞧了一瞧。这管舱的非常知趣,不待吴子秀的吩咐,便自己退了出去。只有胡四仍旧留着。
  吴子秀不禁改容说:“唐先生,你到底有什么事?这是我心腹的仆人,你有话尽说不妨。
  唐宝楚虽还镇静,但脸上的肌肉也明明紧张。他点了点头,便把右手伸到衣袋里去。一会儿他的手伸出来了,那只手忽已握着拳头,拳头中好像藏着什么东西。
  吴子秀愕异地问道:“究竟是什么事?”
  那来客摇摇头,答道;“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我仔细一想,觉得不能不让你知道。
  他把握着的拳头张开,掌心中便显出一个小小的纸团。吴子秀仿佛受了直觉的冲动,突然现出疑愕的态度。他忽缩住了手,不敢接受,他的身子也好像退后了些。
  唐宝楚扬一扬右手,又略略颤动地说:“我现在告诉你这纸团的来历。它的内容如何,你不妨自己去瞧。约摸在一刻钟前,我提了皮包上船,梯头上上落的人非常拥挤。我忽觉有个人在我的右手的手掌中一塞,我自然而然地把手握拢了,就握着了这个纸团。我回头瞧时,但见人头济济.已辨不出是什么人授给我的。
  唐宝楚略顿一顿,又向吴子秀瞧瞧。吴子秀脸上诧异的神气的确又有了进步,他的一双小眼扩张得几乎要破裂了。
  唐宝楚继续道:“这一着当然很使我诧异。我起初还以为有什么熟识的人和我开玩笑,但到了舱里,把这纸团展开来一瞧,才觉这不是玩笑的事。我本来已经定了舱位,但为谨慎起见,已决定改乘下一班部动身。我的行李已叫跟来的人重新搬下船去,准备就往轮船公司里去退票。不过这个纸团却关系全船的安危,我觉得不应当默默地带着回去。”他又把他的右手举一举。“现在我特地把这东西交给你,我的责任也可以算告卸了。这件事究竟如何处理,请你自己斟酌一下罢。
  他走前一步,就把掌中的那个纸团放在帐房舱中的小桌子上,乘势点了点头,回身退出舱去。
  这一篇演辞式的报告,竟使这位坐舱买办听得发呆。他的脸上的血色已完全消失,他的手依旧缩着,身子有些发抖,两只眼睛睁睁地瞧着帐桌上的纸团,仿佛这小小弹丸似的东西,竟像一个猛烈的炸弹,动一动就会有性命的危险。
  那茶房胡四仍站在旁边,好久要想卖力,却找不到机会。这时他想要走近前去,像要自告奋勇地取视这个纸团。可是他一伸手,给子秀的眼角一瞥,又终于缩住了,似乎他也不敢鲁莽。
  一会儿,吴子秀定了定神,便放大胆子,伸出一只右手,迅疾地取起那个纸团,用足气力地把它展开来。他的眼光瞧瞧纸上,又瞧瞧舱板,末后又瞧到纸上。忽而他的牙齿一松,那只润泽而黄熟的蜜蜡雪茄烟嘴,连着半支烧着的雪茄,突的落在船板上面。清脆地一声,那烟嘴已碎做两段!可是吴子秀似乎仍不觉得。他的呆木的眼光已.被那一张团给的神秘纸儿所吸住,再也不能够移动。这种景状吓坏了旁边的胡四。他疑心他的主人已经发疯哩!
  
  二 警耗
  这一件案子,我当时也曾亲身经历的,我为着略略变更我记叙的体裁起见,故而顺序上稍有移动。
  这件事的发生在我结婚以后,所以我已经和霍桑分居。这天傍晚,我因闲着无事,特地到霍桑寓里去找他闲谈,不料他不在寓中。据他的旧仆施桂说,他是往警察总署汪银林探长那边去的。他临行时曾关照过,如果有人找他,可以用电话通知,他马上就能回来,我就打了一个电话给他,接着我点着了一支纸烟,坐在他的办公室中等他。
  我的纸烟刚才吸了两口,电话忽又响动。我接了一听,却是太平轮船公司里打来的,据说有一件万分紧急的事,请霍桑立刻到黄浦码头春江轮船上去,和吴子秀买办接洽。那打电话的人还再三叮嘱,不可有一分钟的耽搁,只是不肯说明事情的内容。
  事情真是太凑巧,我这一次造访,恰巧又遭遇这一个尴尬的难题。因为那边的事情显然是非常紧急的,霍桑却一时又不能回来,真有些左右两难。施桂从旁建议,不如我先替他去接洽一下,等他一回来后再赶去。我想了一想,接受了施桂的主意,便急急出门,赶向黄浦码头去。
  我走上春江轮船的时候,已近十一点钟,船上正十二分喧闹。但这样的喧闹原是轮船将开时应有的景况,并不见有什么特殊的现象。我找到了买办的舱中,看见吴子秀已急得不成样子,他的眼球的神经仿佛已失了活动的可能,瞧人时呆瞪瞪地非常可怕。当我踏进去时,他正在舱中乱走,两只手忽而在背后反握,忽而搔头摸耳,骤然间看见了他,也许要把他当做一个疯人。
  这时舱中另有一个紫色方脸的年老人,正襟危坐地等候着,神气上还比较镇静些。他见我走了进去,忙立起身来招呼。
  “唉,你就是霍桑先生?”他随手小心地关上了舱门。
  我一壁取出自己的名片,一壁答道:“鄙人是包朗,是霍桑先生的同伴。霍先生不在家,我特地来代表他的。我已经吩咐他的仆人,等地一回寓,立刻就赶来。……访问有什么见教?
  那年老的也给我一张名片,唤做戈明寿,是太平轮船公司的副经理。
  戈明寿转身向吴子秀招招手,说道:“子秀兄,我们坐下来谈。这位包朗先生是和霍桑先生齐名的一个大侦探。他一定也能够给我们解决这个难题。
  我自忖我何曾是侦探?加上了那“大”字的形容,更是太滑稽,使我有些儿汗毛凛凛。但在这紧急的关头,我当然不便分辩或是说什么谦逊的废话,只余默认了。我们既已坐定,吴子秀便把先前得到那一个纸团的情形说给我听,那就是我在上一节所纪的事实。接着他很郑重地开了一张小帐桌的抽屉,将那张纸递给我瞧。纸上的字是用铅笔写的,字迹很小。我把纸地凑在电灯光中细瞧。
  纸上写着道:
  “准在大钱口发动,两枪为号,到中舱面集合。”
  纸本并不具名,纸的左下角上只有两个交叉的乘法符号。我仔细瞧了一遍,抬起头来瞧那吴子秀和戈明寿。他们都一眼不霎地注视着我发怔,尤其是吴子秀惊惶得嘴chún都变了青黑。我把纸小心地放在小帐桌上。那成了两段的蜜蜡雪茄烟嘴,还躺在桌子上面,在电灯光下霎眼。
  我缓缓地说道;“这一张纸果真很奇怪。猜测它的语气,好像是什么海盗的秘密通信。他们的目的像是要设计劫船。你们的见解可也相同?
  吴子秀颤栗地应道:“正是,正是——一这样明白的口气,除了这个秘谋以外,还有什么?
  戈明寿也接口说:“包先生,你总也知道。近来这班海盗非常猖獗,劫船案层出不穷。上星期五,广新船方才脱险回来,损失竟在一百万以上。你想可怕不可怕?
  我点点头。这确是事实。那时候劫船的案子果真连二接三地不时发生,并且一经发作,不但损失可惊,有时船客们还有被架或性命的危险。莫怪这两个负责人急得丧了魂魄一般。
  我又说:“这件事假使实在,的确非常严重。但我们第一步必须查明这秘密的纸团怎么会落到那个唐宝楚的手中去。这唐宝楚的来历,也得先查一个明白才是。
  吴子秀应道:“这一着我倒推想得出。我看这一定是出于投信人的错误。这纸团所以误落在唐宝楚手里,定是那个通消息的党徒一时慌张,在人群中偶然误认;或是唐宝楚的衣服和他们的同党相像,或是那真的同党恰在唐宝楚的身旁,那通消息的党徒匆匆忙忙,就塞错了一只手。
  我道:“这设想确有可能。但唐宝楚是什么样人,你们也已查明白吗?
  吴子秀道:“我们刚才已经打过电话到恒裕庄去,他确是这钱庄的经理。据伙友们说,他当真定意今夜趁我们的船往香港去,所以这个人的来历已不用怀疑。
  “那末现在最急切的,就是怎样设法破获这一班党匪。是不是?”
  “是啊。此刻已是十一点过了,再隔两个钟头就要开船。船期是不能延误的,所以这件事必须在开船以前解决妥当…。包先生,总要请你想一个法子才好。”
  我寻思了一下,反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报告警署,立刻派人上船来搜一搜?”
  吴子秀连连摇着头。“不行,不行,这法子我们也早想到,但有许多问题。
  “什么问题?”
  “第一,请了警探们上船搜查,未免大动干戈。这消息传了出去,对于本船的营业和信用都有关系。第二,老实说,我们也怕结怨仇。所以最好想一个打草惊蛇的方法,以便两不损害。
  那老头儿戈明寿也接嘴说:“还有一层,这件事究竟还不能说定是实在的。万一并无其事,或是出于误会,我们却这样子郑重其事,也会闹笑话。
  吴子秀又接着说:“对,对,这还会影响我的位子。包先生,你要明白,我因着这种种缘故,只和戈先生一个人谈起,还不敢贸贸然把这消息报告船主们。
  这几层理由果然都是很充分的,但对于我却是一..(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海船客第[2]节